“帮主,太…呃…那厮还是不见您。”

“他亲口说的?为什么不见?”

流月张嘴接住了抛起来的一颗花生米,嚼巴嚼巴才发问,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站在下首的大管事小心地瞥了一眼流月,没来由地放轻了声音,“下属没有见到他、也没见到周志远,是…是周家的门房通报的。”

流月推开花生米合上账本,站起来皱着眉头绕着管事走了两圈,管事觉得喉头有点发紧嘴里有点发干。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流月却突然挥挥手让他走了,大管事心里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带上了门方才敢用袖子擦了擦额角隐隐的汗渍。

“帮主,我瞧大管事很是紧张,估摸着是怕你责罚他”,漕帮的谋士黑木子嘿嘿地笑了起来。

流月瞪起眼睛奇道,“我责罚他做什么?那厮见不见我又不是他能左右的,我可是很随和亲切又心善的。”

黑木子和房里站着的两个丫鬟一起翻了个白眼,正想开口,流月突然抬手止住他,随即手臂用力在空中砍了一下。

“是我想错了!东宫进不去也不该跑周家嘛,而且管事去级别低了点,要是你去至少也得管家来回话。”

流月醒悟过后一迭声的吩咐事情,不给黑木子插话的机会,“你再帮我写个拜帖,我明天亲自跑一趟工部衙门找他去!”

“银馃金馃你们俩,给我备好出门的行头明天一早我就去”。

“帮主,要不…明天我先去一次替您约他,正式见面您再去?”

“是啊帮主,您堂堂漕帮帮主,怎么能亲自去约人?”金馃银馃对黑木子的提议点头如捣蒜一迭声的赞同。

“你们啊!当年漕帮归飞龙门的时候也得给太子几分尊重,何况飞龙门早没了,咱们现在和人家可没任何关系。”

流月斜眼瞧瞧两个丫鬟,“以后这话可别出去说,惹人笑话给我丢脸。”

金馃银馃扁扁嘴一脸不服,“帮主您人美心狠聪明能干,别人想见您还得看您心情,偏这个姓宋的不识抬举。”

流月扶住额角抽了抽嘴角,“你们是嫌我命长吧?姓宋的好歹也是太子,你们就敢这么说?再乱说就不准吃饭。”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