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儿啊,以前朕说你意气用事没有做到知人善任,朕知道你不服,眼下这事,皇儿怎么看?”

单独面对着那既是父亲又是皇帝的人,宋瑞阳张张嘴却一时哑然。

朝臣们都已经退散,伺候的宫人也被遣了出去,空荡荡的大殿只有皇帝和太子两个人。

深秋的阳光穿过殿门铺了满地金黄,皇帝看看自己年轻的儿子,踩着那金光缓缓走下龙椅,慢慢来到太子面前站定。

“说说你心里怎么想的,让朕看看猜得可准。”皇帝嘴角噙着一丝浅浅的笑,宋瑞阳飞快地瞥一眼皇帝的眼睛,他觉得那里面是没有笑意的。

“儿臣……”,宋瑞阳只开了头便觉得难以为继,深呼吸了几次才重新接下去。

“周志远利用儿臣的信任为非作歹固然可恨,但如若不是儿臣识人不清,他又怎能有这样的机会?”

宋瑞阳一口气说完,却低着头没有看皇帝,双手在身侧用力捏成拳,只盯着皇帝的靴子看。

皇帝将宋瑞阳的反应尽收眼底,眸中有了一丝笑意闪过,面上神情一派轻松。

“唔,如今你还没大婚姓周的就敢如此放肆行事,可不像周大人的家风,好在及时发现事情还能挽回,皇儿准备如何收场?”

“父皇?……”

本以为会是一场暴风骤雨,至少会被斥责一番,现下皇帝这种淡然的反应大大出乎了宋瑞阳的意料。

而且在刚才的早朝上皇帝也压根没有提起一丁点这事,宋瑞阳以为这只是顾忌皇家脸面,现在看来,应该另有隐情才对。

“父皇明鉴,儿臣打算先不动周志远,但会让人细细暗访他所做的事情、收集证据,再一举拿下,到时任谁也无法开脱。”

宋瑞阳边斟酌着回话,边在心里飞快地复盘开凿运河整治漕运以来的桩桩件件事情。

“行了别猜了,这从头到尾的事情朕都知道,甚至比你知道的更多更清楚。”

皇帝不紧不慢地说着,示意宋瑞阳跟上他的步伐,一起往高高的殿门踱过去。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