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华皎皎,星辰寥寥,美丽的夜色下人间的波澜诡谲却从来不曾停歇。

听到陈妈妈敲门的暗号,公孙燕便支开了身边服侍的人,避着人将陈妈妈领到了书房。

就着昏黄如豆的一点灯火,公孙燕打开了这一卷写着异域符号的密件快速地查看起来。

“难怪不得!这两日太子一直心情不大好,像是心里搁着什么却又不肯说,原来姓周那小子的事情败露了。”

陈妈妈一惊,“主上的意思是,周志远已经没用了吗?那我们可要行动?”

公孙燕凝神想了一想,对着陈妈妈摆摆手,“他虽已败露,但太子却没有任何动作,我揣测太子会因为顾忌着自己的颜面不会公开处理至少也得有块遮羞布,只是姓周的再也不可能有以前那样的信任和机会了,这自己作死拦不住啊。”

陈妈妈迟疑拦一下,“那么,周家的小姐呢?还能成婚吗?”

突然听人提起周岚卿,公孙燕的眼皮几不可察的跳了一下,低低地说,“周家小姐……看造化吧,太子于情爱一事惯常不甚在意,我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陈妈妈走后公孙燕却想得更多,只是这些东西陈许二人还不够资格知道罢了。

今次的事情他在东宫和衙门竟是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以他对太子的了解定是已经着人去找周志远的证据了。

但这事已经过了两天,太子竟对自己这个最受信赖地幕僚都没有透露只言片语,更别提来找他商议。

是太子对自己也不信任了?还是只是出于谨慎要把事件知情的范围控制到最小?

要怎么样才能既摸清太子对自己的想法,又能趁早和周志远撇清关系,还要保下周岚卿和太子的婚事,这夜公孙燕注定辗转反侧不能成眠。

在这夜无法入眠的还有大梁太子宋瑞阳。

用了两天时间,皇帝派来协助的暗卫就把充足的证据摆到了太子面前,那种种欺上瞒下的拙劣把戏,轻易骗过了自诩为人中龙凤的宋瑞阳。

朝廷的意思,只是想打破漕帮对国内漕运的垄断,而周志远却借着手下不同的商行和漕运行,暗度陈仓将漕帮七八成的生意吞食到了自己一个人手下。

率江的漕运垄断由漕帮变成了周志远!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