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着。”徐贵妃见阿蛮的侍卫马上要触碰到几位夫人,赶紧开口。

这几个人刚才可是为了自己才诋毁阿蛮的,自己就这样任由他们将人带走,那以后,谁还敢为自己说话。

那几个侍卫却仿若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上前拖拽着几个夫人就走,而之前还犹豫的几个侍卫,此刻早已经下破了胆。

他们赶紧跪在轩儿和阿蛮面前,连声告罪。

轩儿看了阿蛮一眼,求情的话终究没说出口,阿蛮则好整以暇地吃着水果,仿若没听到他们的言语。

几个碎嘴的夫人和侍卫终究还是被带了下去,就在徐贵妃面前,堂而皇之地带走,徐贵妃因为羞恼,脸变得通红,她看着阿蛮,轻声说了一句:“公主,今日是除夕晚宴,不宜见血,更……”

“不管什么时候,对太子不敬,都是大罪,还有刚才,他们妄议公主,我只是把他们扔出去,已经是给足了贵妃面子。

别跟我说什么不敬尊长,你算我哪门子尊长?我是皇后娘娘所生的公主,你,说好听点,不过是个妾吧。

我念在你身怀有孕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可以踩着我玩。”

阿蛮一番话,让徐贵妃通红的面色变得苍白,寥寥几句,却仿佛是耳光,一下下落到徐贵妃的脸上。

“我自以为从不曾招惹过你,你如果如此不知轻重,屡次三番踩踏于我,我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阿蛮说完之后,继续吃水果,大殿中的气氛却已经是截然不同。

他们不敢再去给阿蛮添堵,也不敢再恭维徐贵妃,那几个被押下去的侍卫,就是殃及的池鱼,他们不想和他们一样,所以都乖觉地坐在那里,战战兢兢地等着皇上的到来。

和阿蛮的气定神闲不同,徐贵妃有些如坐针毡,刚才阿蛮的态度,让她很是害怕,她甚至觉得,阿蛮刚才的话,是在警告自己。

她甚至有些不确定,自己的计划,要不要继续实行了。

她是真的怕招惹了阿蛮公主,可是,如果自己退缩,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如果自己生的是公主?如果父亲对自己袖手旁观?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