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安皇苏靖一改往日的温和作风,用铁血手腕铲除了朝中奸佞之臣。

事后,甄远道所率兵士不服,逼宫求皇上饶恕甄大将军,却被从天牢放出来的镇国公强势打压。

这时所有人才知道,原来镇国公下狱,是皇上和镇国公的合谋,为的是麻痹甄家,以便一网打尽。

因为徐家根深叶茂,朝中,地方接连出了许多事情,不过,都被苏靖铁腕镇压。

这件事后,朝中众人对皇上多了几分忌惮,他们都已经清楚,皇上并非他们所认识的那般,温润雅致,他的手段和冷漠,肖似开国帝皇。

徐家,甄家倒台之后,苏靖重新整肃朝堂,短短几年,北安已是日新月异。

只是,朝堂上日渐老辣的帝王和日渐成熟的太子,心心念念的除却了天下百姓,还有一个人,他们等了几年,都没等到她的归来。

而此时的凤凰山上,几年前还尚显稚嫩的男子已经长成了青年模样,只是和当年的肆意不同,他的行事愈发一板一眼,循规蹈矩,不肯逾矩半步。

这份刻板,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照顾床上的女子时,每日清晨为她净面绾发,为她描眉,装扮,一日三餐都是按着时辰来的,晚上为他洗脚,每隔两日为她洗澡。

日复一日的日子,因为他的刻板变得愈发漫长,可是他却不曾懈怠半分,每日重复着之前的日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女,面色渐渐恢复了红润,看着她慢慢长成倾城模样。

“你还要折腾他们到什么时候?明明一碗药就能好,你折磨了他四年了。”

看着之前神采飞扬的少年变成了如此循规蹈矩的模样,素来疼爱慕容恺的阿蛇终于忍不住找到太皇太后问道。

“你觉得老三这幅样子,能不能掌管宗族事务?”太皇太后没回答阿蛇的话,只是轻声问道。

聪明,机敏,谋略手段一点不差,现在更是循规蹈矩,一切都按着规矩来,刻板地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

这样的人,掌管宗族事务最合适,可是这样的慕容恺,却让她心疼,如果不是阿蛮,他不会变成这幅样子呀,这样的自己,他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谁都是有得有失的,他选择了阿蛮,就要失去随性自由,做大周最严正的礼亲王,皇室这些孩子,性子多样,只有他能遵循礼法。”

“可是……”

“他虽然循规蹈矩,却得了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这样的结果,于他,不亏。”

“可是,这是他想要的吗?”阿蛇依然在为慕容恺鸣不平,老神在在的太皇太后却笑了。

“这是他的选择,在带着阿蛮来到凤凰山的时候,他自己选的路。”

“你说……”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