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儿惊得身子僵直,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久久不知该如何回应。

偏生乔明邺像是未有察觉般,目光灼灼盯着她,另一只手将夏婉儿的腰间锢得紧紧的,彻底断离了她逃离的心思。

夏婉儿宛如他的猎物般,在他的压迫下,大气不敢喘一声,无奈之下只能别过头,羞愤道:“你,你,你怎可顾左右而言他?方才在说的,是你连累冉沁涉险的事情。”

虽是有理有据,但她不知为何,底气不足,甚至连古腔都被逼出来了也未能有所察觉。

乔明邺挑眉,愈发贴近她的脸,眸光追寻着她嫣粉的唇一瓣,神色晦涩,低声道:“夫人也道是方才了,而此刻,为夫想同夫人聊点别的,有何不妥?”

“自然不妥,你我……”夏婉儿支支吾吾,愣是想不出能拿什么话来堵住他的口。

他身上温热的气息仿佛都要将周身的气息点燃了般,叫她招架不住。

小眼神来回瞥了好几遭,在触及乔明邺的视线之后又如惊弓之鸟迅速逃走。

“你我刚领了证不久,要不是那日你偷偷逃跑,这个话题也不至于到现在才聊。大家都说新婚甜如蜜,难道夫人你就不想尝尝——”乔明邺缓缓说着,又将夏婉儿的手贴近了自己几分。

“你住嘴!”夏婉儿听得面红耳赤,心脏狂跳不止,想去堵住他的嘴,但是使了好大的劲也没从乔明邺的手中挣脱开来。

难道这才是乔明邺真正的一面吗?

那些粉丝是不是瞎啊,为什么要把冷不可攀、不近女色这种人设往他身上按!

“你就那么想堵住我的嘴啊?”乔明邺看到她因为挣扎而泛红的手腕,松了松对她的禁锢。

夏婉儿将他眼底的失落看在眼里,乍一听他的话,下意识竟是想反驳他。但是他们两个现在这个情况确实太怪异了,彼此认识都没有多长时间,怎可这么快就……

尤其是她还没有定过心下来,去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况且还有慕容桥这个魔鬼虎视眈眈。

所以她抿了抿唇,点头“嗯”了一声。

“想让我住嘴也不是不可以。”乔明邺煞有其事道。

夏婉儿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头望去,便见他唇角一弯,迅速低下头来。

章节目录

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