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想王大力这小子嘴怎么这么不牢靠,之前答应黄小桃要对外保密,怎么一转眼就到处乱说。

于是皱着眉头解释道:“什么连环杀人案,你别听大力胡说八道,就是一桩普通命案。”

老幺一脸的贼笑:“切,还跟我保密,你在我面前还有?”

“你能不能别提那件事了,对了,你偷拍的照片能删掉吗?太影响我的名声了。”我说道。

“那可不行,那么香艳的照片,删了我拿什么作手机屏保?宋阳,你的屁股咋那么白,天生的吗?”老幺挤眉弄眼的道。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老幺这人四年没交过女朋友,好像对女生完全不感兴趣,却经常对男生动手动脚,尤其是那些‘稍有几分姿色的’,大家早就怀疑他有那方面的爱好了。

性取向嘛,是个人的事情,我不会歧视。可关键是我又不是gay,一想到一个男生整天对着我的果照意淫,我就感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时王大力提醒道:“老幺,你的琴女被对面的盖伦大宝剑插死了。”

“卧槽,你就在旁边看,帮我玩一会啊!”老幺吼了一嗓子。

王大力幽怨地朝我看了一眼,只好乖乖坐下来替老幺玩。

老幺搔了搔头,雪花一样的头皮屑直往下掉,我赶紧后退一步。他说道:“行了,不调戏你了,快说找我有啥事?”

“大力都跟你说了吧?替我解锁一部手机。”我答道。

“小意思!”

那部手机就搁在电脑桌上,老幺拿在手上,瞥了一眼说道:“这还不简单,把手机格式化就行了……”

“不行,我得看里面的内容,所以才来找你。”我深吸一口气道。

“这手机是哪来的?”老幺把玩着手机问道。

“死者身上的。”我答道。

“死人身上的!”老幺惊叫一声,手机从手上掉了下来,然后又用双手接住,脸上随即又泛起一抹贱笑:“吓着没有,跟你逗着玩呢。”

卧槽,我刚刚被吓出一身冷汗,严肃的叫道:“你别闹了好不好?这手机之后还要交给警察当证物。”

“行行行,我这就帮你弄。”

老幺从柜子里取出一台笔记本,用数据线连上手机,然后打开几个软件,飞快地操作起来,不一会儿手机就解锁成功了。

老幺浏览着手机里的文件,说道:“东西太多了,你能看得完吗?”

“这你不用操心了,你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被删掉的文件,全部替我恢复。”我命令道。

“好嘞!”

老幺打开一个新的软件,点上根烟,一根烟抽完,文件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扫了一眼屏幕说道:“有四十多个文件,你自己看吧。”

然后起身让位置给我。

删掉的主要是一些拍坏的照片,下载的软件包,但其中还真有一件有价值的东西。

那是个文档,上面是一串数字和字母,像是网购的订单号。

“老幺,替我查下这个订单,看看买的是什么东西。”我指着文档说道。

“你起来!”

老幺只用了五分钟就把那张网购订单的信息找出来了,购物的人是邓超,买的东西是‘宠物益生菌片,人皮面具,干冰机,钢琴琴弦、剃须刀’。

我不禁冷笑起来,这份订单就是邓超的罪证!

这时王大力凑过来,说道:“阳子,这宠物益生菌片是干嘛的?”

老幺抬头看他,问道:“打完了?”

“没有,你的琴女刚刚又被盖伦干了。”王大力道。

“卧槽,你怎么这么挫,我来!”

老幺冲过去救场,我对王大力说道:“这是凶手用来加快尸体头颅腐烂的。”

王大力一脸懵逼的望着我:“这东西还有这效果?”

我启发他道:“寄生在肠道里面的益生菌是干什么的?”

“把食物分解成大便啊。”王大力答道。

“猫狗吃什么?”我继续问道。

“猫粮、狗粮……肉?啊,我明白了!”王大力连连点头。

肠道里面的益生菌之所以叫作益生菌,是因为它们与生物存在一种共生关系,但它们本质上其实是一种食腐细菌。人死后之所以会腐烂,就是因为益生菌没有食物可吃,就反过来吃人体组织!

我实在很佩服邓超的智商,竟然能想出这种绝招!把猫狗吃的强力益生菌化成药水抹在头颅上面,仅仅一晚上那颗头颅就已经严重腐烂,腐烂到法医都检验不出的地步。

这份订单上面还有一个最关键的线索,就是琴弦,之前我一直想不通满屋子琴弦乱飞是怎么做到的,现在我似乎有点眉目了。

“哎呀卧槽,险胜啊!”老幺终于打完了,凑过来问道:“怎么样啊,小宋宋,对你有帮助吗?”

“有有有,对了,你Ps用的怎么样?”我问他。

“用的怎么样?”老幺不屑一顾的笑了:“我自己Ps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拿去卖钱,你说我用的怎么样,这还是我高中时候干的壮举。”

“哎哟,不错哦!”说完,我把装在袋子里的上课笔记复印件递给他:“那麻烦你再帮我两个忙,我需要你用这上面的字迹帮我Ps一封信,要达到以假换真的效果,信的内容我待会口述给你。”

“两个忙,另外一个呢?”老幺问道。

“帮我去各大与学校有关的论坛、贴吧、微信群宣传今天早上发生的命案,重点要提到我如何机智地协助警方,总之今天把我变成校内的网红!”我说道。

老幺猥琐地笑了:“看不出,你小子还挺闷骚的,靠颜值吃饭不好吗?怎么开始走实力派路线了?”

“别问了,你能帮我做到吗?”我说道。

“小意思!”老幺吐了口烟圈说道。

王大力说道:“喂,你这样不好吧,小桃姐姐不是说不允许对外界透露吗?”

“没事,我只透露一小部分,不会有影响的,而且这也是为了能够破案,她会体谅的。”我解释道。

老幺说道:“小宋宋,平时不来看我,一来就让我帮三个忙,你说你要怎么谢你?”

“呃!”我一阵为难:“只要你别说以身相许,什么都行,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吃饭多没意思,不行,这忙我不帮了,又没好处。”老幺连连摇头。

“那我给你报酬吧,这总行了吧!”我实在想不出办法来了。

“多少?”老幺眼睛一亮。

“三千块怎么样?”我试探性的问道。

老幺顿时眉开眼笑:“行!我正打算买个新的显卡。”

王大力道:“出手这么阔绰,平时还跟我哭穷,出去吃饭老跟我aa制,点两个肉菜都不舍得。”

“卧槽,我生活费多少你还不知道?”我苦笑了一声。

我家条件虽然富裕,可我姑姑不知道从哪里看了一篇破鸡汤文,说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我每月就只有一千五的生活费,日子过得很紧张。

答应老幺的这笔报酬之后再想办法吧!估计还得厚着脸皮问家里要。

老幺坐在电脑前一边忙活一边说道:“没钱不要紧,拿别的东西换,比如再让我拍几张果照,我老看那一张都烦了。”

我一头冷汗,问道:“你小子真是gay啊?”

“不是,你们都误会我了,其实我不是gay……”他转过头,贱兮兮地冲我一挑眉毛:“我只是对你有兴趣罢了。”

我瞬间有种想找块豆腐撞死的冲动,这时王大力尴尬地说道:“那个……你俩在这吧,我先回去!”

我狠狠瞪他一眼,这也太不讲义气了吧?

我一把拽住他:“别走,留下来陪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