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诉他俩,从现在起就不要三人一起行动了,邓超很可能躲在暗处观察。

我让黄小桃先开车离开学校,然后找个地方把车停了再回来。我一个人去图书馆呆了一会儿,这里人多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等外面天黑了,晚饭也没顾上吃,便匆匆赶往废弃教学楼。

废弃教学楼周围的小树林,一到了晚上就显得阴森森的,走在路上我心里真有点毛毛,真害怕邓超突然从暗处跳出来,一刀把我宰了。

不怕贼来,就怕贼惦记,我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我一走进那栋教学楼,旁边突然有人拽了我一把,把我吓得差点心脏骤停,对方小声说道:“嗨,阳子,是我!”

“大力,你要吓死我啊。”我抚摸着胸口长舒了口气。

“路上有人跟踪吗?”黄小桃问道,原来他俩早就到了。

“没有。”我来的这一路上都在仔细听身后的脚步声,所以很确定。

王大力准备打开手电筒,被我拦住了:“不要开手电筒,会暴露目标的。对了,叫你买的东西买好了吗?”

“给,你要这些干嘛?”王大力递给我一个袋子。

“待会你就知道了。”我答道。

我们摸黑上了废弃教学楼,两人看不见路,一直揪着我的衣服,而我使用了‘洞幽之瞳’,夜视能力是普通人的十倍!

这可不是吹牛,我从人体解剖的书上看到,人的视网膜上分布着视锥细胞和视杆细胞,前者聚集在瞳孔中央,可以在白天看东西;后者分布在瞳孔四周,可以在晚上看东西,但视杆细胞很敏感,所以人在暗处呆久了突然来到强光下,眼睛会有种强烈的刺痛感。

我喝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明瞳散。又做过特殊的视觉训练,视杆细胞的数量是常人的十倍,还可以灵活自如地缩放瞳孔,因此黑暗中有一点微光就能看见物体。

上楼梯的时候,王大力问我:“宋阳,你夜视能力怎么这么好?”

“训练出来的。”我说道。

“什么,这也可以训练!怎么训练的?”王大力吃惊道。

“多吃胡萝卜。”我开玩笑的道。

我们来到三楼,我叫他俩在楼梯口守着,不要发出声音。这栋废弃教学楼只有一条楼梯,所以邓超要是上来杀我,肯定会从这里经过。

“我先过去了。”我说道。

“你小心啊!”黄小桃叮嘱道。

“没事。”

我来到第四音乐教室,门上用警戒线拦着,我钻了进去,尸体当然已经被弄走了,地板上还有一些暗沉的血迹。月光从窗外透进来,窗帘轻轻飘动,给人感觉特别冷清凄凉。

我从袋子里取出一小袋小麦粉,在钢琴脚边、门窗下面撒了薄薄一层,万一待会真有白衣女鬼出现,我好有个准备,小麦粉性温和,属阳性,能感知阴魂而不激怒对方。

爷爷教过我一些简单的应对鬼魂的手段,实际上在古代,驱鬼辟邪不是和尚道士的专业,每行每业都有一些类似手段,比如木匠会用厌胜法,石匠进山采石要烧甲马,屠夫杀生也会念一些超度的经文。整日和尸体打交道的仵作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到了近代,传统行业逐渐被新兴行业取代,这些秘术才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老实说,白天听王大力说起这段校园恐怖传说,现在我心里还真有点毛毛的,女鬼是今晚的一个极大的不确定因素!

我朝窗外一望,发现了问题所在,窗外是一条四岔路口,加上教学楼周围种了不少老槐树,这地方阴气重的很,难怪会闹鬼!

今晚月光很好,从外面可以一览无余地看见教室,但从教室往外看,因为有树叶遮挡就不是很清楚了。邓超如果来的话,他会先看见我。

所以我不能傻呆呆地站在这里,就拿出一把小刷子,装模作样地在那里调查,眼角始终盯着窗外。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这两个小时简直太漫长了,我等得都快不耐烦了!

就在这时,寂静的教室里传来沙沙的声音,我莫名感觉到背后一阵恶寒,慢慢转过脖子,发现一个穿着白色睡衣、披着长发的女人站在那里。

她的身体是半透明的,下半身几乎完全看不见,难怪有人说鬼是没有脚的。

她实际上是有脚的,因为小麦粉上印出一串很淡的脚印!

我保持着僵直的姿势站在那里,心脏狂跳不止,这种场面我还是头一次遇见。女鬼并没有看我,她转身用手指尖轻轻抚摸着钢琴边缘,她的皮肤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上面有一道道焦黑的裂痕,似乎她的整个身体都是用尸块拼凑而成的。

我试着喊了一声:“夏末?”

因为太过紧张,我的声音很低,还打着颤。

女鬼慢慢转过头,用一双没有瞳孔的白眼珠盯着我,我注意到她苍白的脸上也布满一道道鲜红的血痕。

我双掌合十,非常客气地说道:“夏末学姐,对不起啊,我今晚要借你的地盘抓个罪犯,这是学弟的一点心意,希望你笑纳。”

说完我从袋子里取出一沓黄纸,又拿出打火机准备点上。

可黄纸怎么点也点不着,刚烧着一个角马上又被阴风吹灭了,我听说黄纸点不着就意味着鬼不肯受你的‘贿赂’,顿时急得一头大汗。

最后我放弃了,一抬头发现女鬼不见了,这时王大力高亢的嗓音在走廊里回响起来:“鬼啊!有鬼啊!”

我叫了一声糟糕!

鬼和人一样都有地盘意识,被人擅闯地盘肯定不高兴,我别的都不担心,就担心女鬼半路跑出来赶我们走。

我立即冲出音乐教室,黄小桃举起枪对准我,而王大力被吓得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我连忙把手举了起来:“别开枪,是我!”

黄小桃看清我之后便把枪放下了。

“哎呀,你可来了,刚刚把我吓死了,有个穿白衣服的女鬼飘过去了。”王大力的声音好像哭一样凄惨。

“我也看见了!要不是亲眼看见我还真不敢相信。”黄小桃说道:“那女鬼就像风吹着一样,轻飘飘的,从我们面前飞过。”

“撤吧!”我说道。

“撤?”两人瞪大眼睛。

“我是说你俩撤,去一楼门口的教室埋伏,我继续留这里,有事就打电话,响一声就行了。”我吩咐道。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黄小桃说道:“要不我们三人都去第四音乐教室吧!”

“不行,邓超可能在窗外监视,你们绝对不能露脸,去一楼,赶紧的。”我焦急的说道。

两人下楼去了,我返回四号音乐教室,往窗外看去,窗外树影摇曳,昏黄的路灯下面,路面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突然看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一声不吭站在门外,一头长发披散着,把脸完全遮挡住了。

我吓出一身冷汗,恍过神发现它已经不见了。

我突然间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刚刚这个人影是实的,而且体形和夏末也有点不一样。

我差点叫出声来,王大力和黄小桃看见的‘女鬼’,和我此刻看见的女鬼,其实是邓超假扮的,他竟然用这种手段潜了进来。

这小子心机太深了!

而此时此刻,整层楼就只剩下我和他!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