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杀人凶手就在门外,手上可能还有凶器,我的冷汗瞬间就湿透了后背!

我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大脑快速思考着,假扮女鬼的邓超就在门外面等我,我如果伸出脑袋查看,他肯定会给我一刀。

但我留在这里也不保险,从门到这里不过几步距离,他完全可以在黄小桃冲上来之前杀了我,拼个鱼死网破。

窗户大开着,倒是可以跳下去,但这也太怂了,我今晚的目标是抓住他!

于是我把手插进口袋,拨通黄小桃的电话。

一边拨一边装作害怕的样子,大声说道:“夏末学姐,你可别吓唬我,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然后抬脚走两步,发出一点脚步声,悄悄绕到了钢琴后面。万一邓超冲过来,我起码可以利用巨大的钢琴同他周旋一下。

就在这时,邓超出现在门口,看见躲在钢琴后面的我,他露出一丝阴森的冷笑:“小子,还装什么装?”

我清楚地看见他的手上握着一把匕首,而且他的手和女人一样纤细白嫩。

“你是谁啊?为什么穿成这样。”我装糊涂,想勾引他说话,多争取点时间。

“还在跟老子装,那封信上写的到底是什么?”说着,他朝我走过来。

“那封信上说……”我朝钢琴另一侧退了几步:“说你是杀人凶手。”

“张凯这家伙果然不值得相信,我竟然还为杀了他愧疚了那么久。”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我紧张得手心冒汗,心脏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我说道:“这完全是你自找的,如果你不杀他,遗书怎么可能会落到我手里。”

“别说这些没用的,把信交给我!”他声嘶力竭的喊道。

“信不在我手上,我早就交给警察了。”我说道。

“你他妈的,敢耍我!”

邓超正要冲过来,黄小桃一脚踹开后门,双手端枪,眼神英武的厉喝道:“不许动,放下武器!”

邓超大惊失色,第一时间朝我冲过来,我猜他是打算挟持我作人质!

我立即朝教室后面跑去,邓超从另一侧追过来,这时黄小桃放了一枪,震耳欲袭的枪声在教室里回荡着。

这一枪什么也没打碎,据说警察的枪膛里会压一枚空包弹,用来鸣枪示警。但枪声确实起到了威慑的效果,邓超拔腿就跑,从正门跑了出去,假发套都掉了。

黄小桃立即沿着走廊追出去,我也紧跟着跑了出去,虽然走廊是死胡同,但两边密密麻麻的都是教室,很容易藏人。

当我跑到走廊上时,果然发现邓超不见了,黄小桃叫我跟上他,她踢开一间教室的门,举着枪朝里面比划了一下,我说道:“不在这里!”

我们连续搜了三个教室,突然听见开窗户的声音,我惊叫道:“不好,他要跳窗!”

我们急忙冲进一间教室,只见邓超踩着窗台上,正准备往下跳。

黄小桃站定,双手持枪,准备将他射杀。

就在这时,邓超突然惨叫一声,从窗台上摔了下来,用恐慌的声音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黄小桃立即上前,一脚把刀踢开,给邓超戴上手铐,把他的双手铐在背后,然后对我说道:“宋阳,你说的一点没错,这小子果然把手整形了。”

我长松口气,感觉全身都要瘫软了。

这时王大力才从外面跑进来,说道:“卧槽,牛逼啊,这么快就抓住了,我瞅瞅这小子长啥样。”

等他走过来,黄小桃冷不防地踩了他一脚,王大力发出嗷的一声惨叫,捂着脚跳起来。黄小桃恶狠狠地说道:“关键时刻居然停下来系鞋带,我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作猪队友!”

“鞋带突然松了,又不是我的错,阳子,你帮我说说话。”王大力委屈地说道,我只是投给他一道鄙视的目光。

黄小桃给总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准备将邓超押出去。

王大力趁机卖起乖来:“哟,你就是邓超啊?连杀两人,还扮鬼来吓我们,你挺牛逼的嘛,不过再牛逼也比不上咱阳哥牛逼,是吧阳子?”

谁都没理他,王大力尴尬地笑笑,邓超突然用阴森的眼光看着我:“张凯的信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信是假的,你到现在都没明白,我在设局抓你吗?”我冷笑道。

“不可能,那明明是张凯的字迹,而且我这么天才的杀人手法,如果你不是看了信,怎么可能会识破!”

原来到现在,邓超还自负的以为自己的头脑天下第一,所以才认定信是真的,害了他的正是那份自负!

我叹息一声:“信是我用张凯的上课笔记合成出来的,你说没人能看穿你的手法,我只想说,这次你不走运,遇到对手了。”

邓超突然大笑起来,那凄凉的笑声回荡在走廊里,听得人心惊胆寒,他说道:“宋阳,我记住你了,这次是我的输了,输得一败涂地、心服口服!”

“行了,老实点,跟我走!”黄小桃猛的推他一把。

我叫住他:“等等,你说你输了?”

“怎么,我都落到这副田地了,你难道还想说我赢了?”邓超冷笑连连。

“没人输,也没人赢,因为这不是游戏,你是在杀人!两个寒窗苦读的大学生因你而死,两个家庭因你永远陷入痛苦之中,你竟然拿输赢来衡量这件事。”我骂道。

邓超冷笑一声:“在我眼里,这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智商和胆量的较量!”

“真是内心扭曲,不可救药!”黄小桃蔑视地说道。

我们把他押到外面,不一会儿,警车就开来了,邓超被警察带走了。

“大案告破,行了,姐请你们好好吃顿夜宵。”黄小桃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太好了,我们去校外撸串喝啤酒,今晚不醉不……”王大力兴奋地手舞足蹈。

黄小桃狠狠瞪了他一眼,王大力咽下后面的话,把脑袋埋了下去,估计黄小桃还在记恨刚才他掉链子的事情。

我心里自然也是一块大石落地,这时身后的旧教学楼里传来一阵幽怨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风声,黄小桃幽幽地说:“对了,刚刚邓超看见什么东西,突然被吓回来了,难道他真的见到了夏末学姐。”

王大力打了个哆嗦,抱着臂膀说:“小桃姐姐,你别吓我啊!”

我朝走廊尽头望去,窗户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张海伦·凯勒的画像,那扇窗户没有关严,与窗框呈一个微小的夹角,正好反射出海伦·凯勒的脸。

原来这就是邓超所见,我笑道:“他是见到鬼了,心中的鬼!”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