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警官在电话里大笑道:“这么多年熬下来,论资历也该当个局长了!不过说句实话,如果没有你爷爷的帮助,我还真坐不到今天这个位置,我欠你们宋家一个人情,所以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开口就好。”

“孙叔叔,你这话说得太客气了,有机会我去看你。”我说道。

“好好,对了,我那宝贝女儿经常惦记你,问你怎么不来我家玩了。什么时候来提前说一声,我到学校接你去。”

我跟孙警官说了些话,便把电话还给林队,他简单地讲了几句,挂断电话。

屋里的气氛突然不一样了,林队、黄小桃、秦法医看我的眼神都变得不同了,秦法医支支吾吾说:“小……小伙子,你认识孙局长?”

我一阵好笑,刚刚不还一口一个‘小子’吗?怎么一转眼又变客气了。

我淡淡地说道:“认识啊,他还不是孙局长的时候就认识。”

林队咳嗽了一声,打起了圆场:“行了,老秦,你先回去吧。”

“等等!”我喊道,刚刚这样欺负我,不礼尚往来,岂不是太没礼貌:“秦法医,咱俩之间的赌约呢?”

秦法医满头大汗,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这个……小伙子,你看我都五十多,马上就要退休了,干了这么多年法医不容易,你稍微体谅一下我好不好?”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打这个赌,因为你年龄大好赖帐是吗?我就问你一件事情,假如我没破案子,你今天会不会把我送进监狱。”我不禁发出一声冷笑。

“不会,不会,得饶人处且饶人,我都这个岁数了,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说完,秦法医朝我和蔼的笑了笑,我心想真是够不要脸的。

林队说道:“老秦,愿赌服输,你这样出尔反尔,实在有损我们警队的形象。”

“林队……”秦法医愁眉不展地说道:“我一把年龄了,能力不足我承认,可是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你好意思说!”我骂道:“作为执法人员,没有功劳意味着什么,你差一点就让一个罪犯逍遥法外,也许五年后,十年后,又会有人因此送命,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秦法医一张老脸涨得紫红,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我继续骂道:“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我只希望你下次别来找我麻烦,我就是个普通人,为什么协助警方破案还要被起诉?我个人得失倒无所谓,试想这种事情要是传播开了,以后还有人敢和警方合作吗?到时候要制造多少冤假错案,想一想都觉得可怕。”

秦法医看向林队,一脸沮丧地说道:“林队,我马上写一张调离岗位的申请书。”

我冷笑一声,对林队说道:“林队长,我先走了。”

“慢走!”

出了办公室,黄小桃重重拍了我一下,差点没把我肩膀打脱臼,她连珠炮似地说道:“刚才这一幕简直太戏剧性了,宋阳你好帅气啊,你看见秦法医那张脸没,快憋成茄子了。你小子太阴险了,认识孙老虎也不告诉我,害我还替你捏一把汗,切,真是白白浪费感情。”

“你之前也没问我啊!”我揉着肩膀埋怨道。

“啥,这种事情还要我主动问你才说!”她激动的说道:“今天真是太解气了,这个秦法医平时就倚老卖老、专横跋扈,早看他不顺眼了,你真是替咱们刑警队除了一害。”

我笑道:“看来我还做了一件好事。”

“何止是好事,大好事!走走,请你吃饭,请你吃顿好的!”

“还是算了,老是你请我,你那点工资够不够啊,等下次吧。”我摆摆手道。

“那下次把王大力叫上一起。”黄小桃说道。

我们走出警察局,黄小桃准备送我回学校,我说坐公交车更快,她好奇地问道:“对了,我问你件事你实话实说。”

“你问吧!”我答道。

“我总觉得你小子深藏不露,又会破案,又认识孙老虎,你给我老实招来,你到底是什么来头?”黄小桃逼问道。

我哭笑不得地说道:“我真的就是一个学生。”

黄小桃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我只能稍微透露一些:“认识孙老虎是很早以前的事,其实他跟我爷爷有点交情……”

“你爷爷?”黄小桃想了想:“他是何方神圣啊。”

“也是普通人。”

“你在骗我吧?”

“我骗你干嘛,行了,我走了。”我微微一笑。

“等等!”黄小桃突然伸出一只手,我愣了一下,伸手同她握了握。黄小桃郑重其事地说道:“感谢你这次向警方提供的大力协助,希望我们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我也希望!”我笑道。

对我而言,这个案子也是我迈出的重要一步,甚至可以说意义非凡。

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与黄小桃第二次的合作楔机,竟然很快就来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