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钢琴案结束后一周,黄小桃兴冲冲的打电话告诉我,部门为她记了一等功,还有一笔丰厚的奖金。

黄小桃交上去的报告里,处处没忘赞扬我神乎其技的验尸绝学,所以我也有一笔奖金可拿。因为我不属于警察,所以她给我申请了一个特别顾问的头衔,听上去好像还挺有范儿的。

随后,一万八千块的巨款打到我卡上,对我一个穷学生而言,确实是笔巨款。我跟王大力对半分了,他受之有愧的说道:“阳子,我也没出什么力,拿这么多奖金不好吧?”

“反正是意外之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对了,我先去取一千把老幺的报酬给他。”我说道。

“不不不,他的报酬我来掏吧!你立了这么大的功,结果拿的钱还没我多,怎么也说不过去,你别跟我争了,我现在就去取钱。”

王大力这样坚持,我就没说什么了,不一会儿,王大力便回来说:“老幺骂你不厚道。”

我笑着问道:“怎么了,拿到钱还不开心?”

“他说早知道就跟着你一起干了,还能多分点。”王大力道。

“这小子真贪,破案又不是奔着这点奖金……”我一阵无语。

九千块不算多,但这笔钱足够我去买一些以后可能要用到的材料,省得用的时候又抓瞎。

我买了一堆中药材,找化工系的老师借了一间试验室,花了一天的功夫熬制了一些秘方,这么算下来,我破这个案子好像没啥收入。

但帐可不能这么算,破案是我的爱好!

能用自己的平生所学为死者洗冤,同时又积累了实战经验,我感觉很充实。

两天后的深夜,黄小桃突然打来电话问道:“宋阳,你现在能来一趟吗?有一个非常诡异的案子,我们无能为力,迫切需要你的帮忙。”

“现在?现在是十一点啊,学校外面早就没车了。”我没想到黄小桃会这么急。

“不要紧,我马上派一个警察去学校接你,半小时后在校门口等着。”说完,黄小桃就挂断了电话。

我洗了把冷水脸,让脑袋清醒一下,推了推被子里的王大力,叫他起床。

推了一会发现手感不对,揭开被子一看,下面竟然是个枕头。我骂了一句,这小子一有钱就开始得瑟,肯定又跑出去通宵打英雄联盟了。

我穿好衣服,把一些可能要用到的东西装进一个手提袋里,溜出宿舍楼。

来到校外,果然在王大力经常光顾的网吧找到了这小子,他戴着耳机正在跟妹子聊天,聊得眉开眼笑的,一脸猥琐相,面前放了一大堆吃剩的烤串签子还有饮料瓶。

我拍拍他,王大力一看见是我,摘下耳机惊讶地说道:“阳子,你怎么出来了,是不是睡不着过来上网啊?来,赶紧开台机子,我教你玩德玛西亚大宝剑。”

“玩你个大头鬼,辅导员查房了!”我严肃地说道。

“什么?现在都快十二点了,他疯了吗?”王大力大吃一惊。

“所以才叫突击检查,你赶紧跟我回去,我听说这次被查到恐怕就毕不了业了……”

王大力赶紧结帐下机,跟着我回去,一路上都在嘀咕怎么跟辅导员解释。当我们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那里,车门旁边靠着一个大叔,嘴里的烟头在夜色中忽明忽暗。

这八成就是来接我的警察,我一把拽住王大力说道:“上车!”

“上什么车?我们不是回宿舍吗?”王大力一头雾水。

“骗你的啦,又有案子了,我不这么说你舍得出来?”

“卧槽,不带这么欺负老实人的,刚才没跟妹子说一声我就跑了,不行我得解释一下。”说着,他掏出手机登陆qq。

我俩来到那辆车前,发现这位警察大叔看上去四十岁出头,嘴上衔着一根烟头,身材结实得像一名拳击运动员!面容冰冷如刀削,下巴上都是没刮干净的胡茬,但眼神却锐利的可怕,一看就是手里沾过血的。

假如我不是事先知道他的身份,大概会把他当作深夜出来溜达的黑社会扛把子。

王大力一看见这大叔,就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地躲到我身后。

“你就是宋阳?”大叔开口问道,他的嗓音低沉沙哑。

“是的。”我轻轻答道。

我不太敢看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像刀子一样,我估计心理素质稍差一点的嫌疑犯被这双眼睛盯上几秒,肯定马上就把什么都招了。

“黄组长叫我来接你,上车吧。”说完,大叔把烟头一弹,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火星,然后伸手拉开车门。

我正要上车,王大力突然拽住我的胳膊,小声道:“阳子,这大叔真的是警察吗?我怎么感觉他一点也不像啊,你看看他的警官证再上车,可千万别是来报复咱们的杀人犯。”

我笑了:“咱俩就破过一个案子,那个邓超不过一大学生,能找什么同伙来报复咱们。你想多了,上车吧。”

王大力犹犹豫豫地跟我坐进车后厢,大叔从后视镜里扫了我们一眼,沉默地发动汽车。

我问道:“怎么称呼?”

“姓王。”

“王警官,这次发生的是什么案子,能大概和我说说吗?”我问道。

“对,大晚上的把我们叫去,一定是特大案件。”王大力好奇心十足的道。

大叔淡淡地回答:“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之后的路上,他一句话都没说,我心想这人未免太沉默寡言了吧?不止王大力怀疑,有一瞬间连我都开始怀疑这大叔的身份,真的不太像人民警察。

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一条街上,沿街都是一些已经关门的店铺,卷闸门上密密麻麻地贴满小广告,我看见一些‘成人保健’、‘"qingquyongpin"’之类的店铺招牌,街面上到处是垃圾,下水道里污水横流,这条街给人的第一印象又脏又乱。

车拐进一个巷子里,朝巷子深处望去,有不少小宾馆的招牌亮着灯。一间挂着‘悦来宾馆’的招牌下面停了几辆警车,警灯闪烁,聚集了不少人。

“你来过这儿吗?”王大力推了下我问道。

我摇头说没有,虽然我在这里念书,但很少出门溜达,对这一块比较陌生。

“我听说这一带好像是……”王大力压低声音道:“红灯区!”

“你怎么知道的,该不会是你来过吧?”我怀疑地看他一眼。

“我靠,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是跟我们住一层楼的孙胖子说的,那小子有多不正经你还不知道?”

“那种人我从来不跟他说话!”我苦笑道。

王大力一说红灯区我就想起来了,南江市确实有一片三不管地带,因为靠近汽车站,鱼龙混杂,所以治安特别差。经常有流氓在这里打架斗殴,打死人的事情也发生过,还有一些骗子以高薪职位为诱饵,把一些外地女孩骗到这里当小姐。

大叔把车停下,我们下车后,黄小桃就迎面跑过来:“宋阳,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我简直快束手无策了。”

“到底怎么了?”我问道。

“有人在宾馆床下发现了一具女尸!”黄小桃解释道:“她的死法有点一言难尽。”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