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想死法能有什么一言难尽的,难不成是看不出来?

想到这里我突然激动起来,莫非是‘江北残刀’又出现了!

“快带我去!”我叫道。

“行,你跟我来。”黄小桃点了点头。

我们坐电梯来到宾馆四楼,走廊里站着几名警察,那里蹲着一个穿着大裤衩的黑胖子,脚上穿着宾馆里的一次性拖鞋,光着膀子,脖子上挂着一条又粗又长的大金链子。他旁边是个披着毯子的少女,也蹲在地上,两手抱在脑袋,一头长发遮挡在胸前。

这场面,要是再添一个扛着摄相机的记者,就跟新闻里的扫黄打非现场一样了。

警察正在问他们话,黑胖子愁眉苦脸地说道:“警官同志,我都说了,我跟她是真心相爱,好比那梁山伯与祝英台,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光说没用,把身份证、驾照拿出来看看!”警察说道。

“说了没带嘛!”

“你骗谁呢,没有身份证你怎么住的宾馆?”警察冷笑连连。

王大力惊讶的拽了抓我:“我去,阳子,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来到扫黄现场了?”

黄小桃说,原来就是这两人发现尸体的,他们晚上来宾馆开房间,正在办事,突然床垫猛得抖动了一下,揭开一看,下面竟然躺着一具女尸!把他俩吓得魂飞魄散,马上就报警了。

警察一来,发现这两人好像是嫖客和妓-女,要他们出示证件死活不肯给,所以就这样一直僵着,已经通知扫黄大队派人过来接手了。

我笑道:“这胖子真是倒霉催的,出来寻欢作乐还遇上这种事,我估计他已经留下心理阴影了,大概几个月硬不起来。”

黄小桃忍俊不禁的笑了:“谁说不是呢,好好在家呆着能摊上这种事?”

听黄小桃刚刚说的话,我已经断定凶手不是‘江北残刀’,因为这个嚣张的家伙,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藏尸’两个字。他不但不藏,还会光明正大把尸体摆出来,挑衅警方!

黑胖子还在那跟警察扯皮,我们从他旁边经过,来到发现尸体的房间里。

现场有几名警员在忙活,黄小桃说他们从家具和墙壁采集到十几组指纹样本,不过意义都不大,因为这里是宾馆,每天都有人入住。

我往床上瞥了一眼,整张床垫被掀开了,女尸就藏在这下面。

那具女尸身材纤细,留着时髦的长发,身上只穿了胸-罩和内裤。皮肤煞白煞白的,那根本就不是自然的皮肤白,而是一种白纸一样的颜色。

她死状狰狞,眼睛瞪得老大,两只手好像鸡爪一样僵硬着,种种特征都暗示着她临死前所遭受的痛苦。

一见这阵势,王大力噌一下就躲我后面,黄小桃鄙视地说道:“你带这怂包来干嘛?表演系鞋带缓和气氛吗?”

显然上次抓捕罪犯时王大力停下来系鞋带的事迹,黄小桃还记忆犹新。

王大力辩解道:“我是阳子的得力助手,他离不开我!”

“对对!”我无奈点头,然后问黄小桃:“尸体动过没有?”

“刚刚技术组的小周用紫外线灯照了一下,想看看有没有指纹,其他没动。”黄小桃道。

“找到指纹了吗?”我问道。

黄小桃正要回答,一个戴着黑框眼镜,梳着油头的年轻警官走过来,他长得斯斯文文的,就是眉宇间透着一股傲气:“尸体身上没有任何指纹、指甲里也没有皮屑残留。”

黄小桃介绍道:“这位就是小周,是技术组的高手,破过不少凶杀案。”

小周得意的点了下头,然后把目光转向我:“你就是宋阳,听黄组长说你会用一种闻所未闻的古代手法验尸,我正想见识一下!”

“过奖了。”我答道。

小周突然冷笑一声:“不过我敢打赌,你什么也验不出来,因为这案子根本就不是人做的。”

他的挑衅让我有点不快,警察也是人,也分各种各样的类型,小周显然属于那种争强好胜型的,我挑了挑眉毛道:“你就这么确定?”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来,拿两副手套给他们。”小周不屑的招招手道。

一名警员送过来两副橡胶手套,我和王大力戴上,我走到尸体旁边,黄小桃准备拿个灯给我照一下,我说不用。

尸体的脖子上有一个恐怖的牙印,牙印上露出两个黑色的大血洞。

我用手指扒了一下,发现这两个洞很深,这说明咬伤死者的牙齿很长很长,一直刺穿了脖子。

“翻过来!”我命令道。

当把尸体侧翻过来后,我发现尸体的胸口及腹部竟然没有形成血荫,血荫是古代仵作的叫法,用在现代则叫做尸斑。

既然没有血荫,那就意味着死者全身上下的鲜血都被吸干了,难怪脸会这么白!

王大力吓得用手捂住嘴:“我的天,这不是人干的,是吸血鬼干的!”说完他就连连呕吐。

“没验尸之前,不要先入为主。”我说道。

这时小周走过来,说道:“宋大侦探,我刚刚用紫外线灯和激光频谱仪照过,死者的皮肤上、衣物上没有半个指纹,我看你也别白费力气了……”

我听这话里带刺,觉得有点不痛快:“那只是你没发现罢了,不代表没有。”

“你的事迹我听说过,上次你用一把红伞验出尸体身上的痕迹,让秦法医无话可说,后来灰溜溜地写了份申请被调走了。恕我直言,秦法医的专业水准本来就水得可以,只不过仗着资历深,才在警察队伍里倚老卖老,实在是丢我们刑警队的脸。”小周说道。

黄小桃在旁边苦笑,小周一上来就这样针对我,似乎有什么隐情,我当下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比秦法医强喽?”

“实不相瞒,我在美国留过学,进修的就是痕迹鉴定,甚至听过神探李昌钰讲的课!我用的仪器也是美国进口的,普天之下就没有我验不出的痕迹,如果验不出来,那只有一种可能,它不存在!”小周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朝尸体看了一眼,世上没有哪具死尸不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就是‘江北残刀’留下的尸体也不例外,小周这话说得未免太满。

我感觉这人有点得瑟,打算杀杀他的锐气!

“你就那么迷信美国人的科学?验尸要讲手段,就好像看病一样,最贵的药就是最好的药吗?尸体只要被人碰过,就一定会有痕迹存在。”我说道。

小周突然笑了:“动嘴皮子谁不会,你倒是验给我看看!”

“我要是验出来怎么办?要不要打个赌。”我冷笑一声。

“好啊!”小周爽快地答应了,环顾四周,突然用手一指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道:“假如你验出来,我就把那里面的东西吃下去,要是你没验出来……”

“要是我没验出来,我连烟灰缸一起吃了!”我叫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