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周突然提高音量道:“大家都听好了,这位宋大侦探刚刚说,如果他在尸体上验不出痕迹,就当众把整个烟灰缸吃下去,乖乖!这可是钢化玻璃的。”

正在现场忙活的警察立马过来凑热闹,王大力替我鸣不平:“别光说阳子,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小周环顾众人说道:“我输了就吃烟灰和烟头,都听到了吧?”

众人一阵起哄,不过看上去,明显都是支持小周的,毕竟小周是他们的组长。

对于验尸我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可是被无端挑衅也很不爽,心想莫装逼,待会有你好看的。

“行了,我先看看尸体,待会要验的时候再和你说。”我说道。

“好的!”小周笑道:“不过你可别拿自己的手印来充数。”

“放心,我才没那么蠢,为了脸面什么都不顾……”我再次冷笑。

小周听出这话里的讽刺意味,怒哼了一声:“那我待会再过来看你的把戏!”

他离开之后,黄小桃叹息连连:“宋阳,是我对不起你。”

“到底怎么了?”我问道。

黄小桃说小周是警察局里的海归人士,心高气傲,刚刚验过尸体之后向黄小桃汇报结果,黄小桃随口说了句“不要紧,等宋阳来了让他验”。哪知道这句无心之言,彻底触动了小周的自尊心!

小周追问黄小桃我是干什么的,黄小桃说我是仵作传人,小周顿时有种被污辱的感觉,所以我一进来就跟我杠上了,想给我来个下马威。

黄小桃摊了摊手:“是我这个组长没当好,没注意协调好大家的关系。”

“这不怪你,我觉得这位技术组组长人品有问题。”我答道。

“小桃姐姐,你和这位周警官谁的官大啊?”王大力问道。

“我俩是平级,不过我是摸爬滚打慢慢升上来的,他的警龄比我短很多,而且一进刑警队就是警司。”黄小桃苦笑道。

“凭什么啊?”王大力叫道。

“凭人家学历高啊,海归刑侦学博士,我这个警校毕业的哪能比的了?”黄小桃自嘲道。

王大力感慨:“卧槽,原来当警察也要看学历,不过他说他是李昌钰的弟子,好像挺nb的样子。”

我解释道:“你听错了,他只是听过李昌钰的课,要真是华人神探李昌钰的弟子,以他的性格,还不拽上天啦!”

李昌钰写的书我也拜读过,其实我在大学期间,几乎把整个图书馆里的法医学著作全都读了一遍,与《洗冤集录真本》里的知识相互印证,有了不少新的收获。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黄小桃担忧地说道:“宋阳,我刚刚听小周跟组员说,这尸体有些不正常的地方,可能被凶手事后处理过指纹,所以他才有把握跟你赌,你要是没把握的话我替你掩饰过去吧。”

我摆摆手:“除非凶手是鬼,否则一定会有线索!”

我从袋子里取出一根手掌长的黑色木棍,王大力问我这是干什么用的,我解释道:“这叫‘听骨木’,是柏树做的,用来听骨辩音。柏树厚实,传音效果很好,上次是我没准备,才把耳朵贴在尸体上直接听。”

后来证明我这东西准备对了,我把听骨木贴在尸体的胸腔、腹腔和背部,用手指敲打四肢听音,发现尸体死亡时间竟然有七天之久,这要是把耳朵直接贴上去就太恶心了。

七天?

也正是民间传说中死人的头七。

发现尸体的黑胖子说床垫震了一下,难道是这个原因?

当然我并没有深究这一点,仵作的职责只是发现证据,缉拿凶手,鬼魂的事情不在我的专业领域内。

死者因为鲜血大量流失,加上一直处在封闭的环境中,虽然死亡时间长达七天,竟然只有轻微的腐烂。

死者实际上没有被抽干全部血液,因为我听见她的胸腔里还有一些残留的血块,人被抽走百分之三十的血液便会休克,失去百分之五十的血液则全身循环系统瘫痪,立即死亡。

从死者的种种体征看,失血程度超过百分之七十以上,这么多血液足足可以装满好几个大可乐瓶,想到这,我不禁朝死者脖颈部的两个血洞看了一眼。

难道凶手真的是吸血鬼,把她的鲜血都给吸走了?

我叫王大力去拿把剪刀过来,我剪掉了死者的胸-罩和内裤,王大力看得目瞪口呆:“卧槽,你注意点影响,小桃姐姐还在场呢!”

“别废话!”我怒道。

黄小桃则抱着双手,表情平静,见惯了这种场面,她并没有太大反应,就王大力一个人大惊小怪的。

验尸还在乎男女,那不是搞笑吗?尸体在我眼中不过是件物品罢了。

黄小桃问道:“宋阳,你打算怎么验,还像上次那样用白醋蒸吗?”

我摇了摇头,且不说没这条件,我担心白醋蒸尸可能不会出现效果。另外现在是深夜,所以红伞我也没带。

验尸要因地制宜,这次我打算用一种新的手法!

我叫王大力把我的手提袋拿过来,我从里面取出一卷上好的宣纸,一瓶山茶油,王大力问我这是干嘛的,我解释道:“当然是验手印啊。”

我没有说指纹,是因为我隐隐觉得,这尸体上可能确实验不出指纹。

小周听见了,走过来说道:“哟!宋大侦探要开始验尸了,让我观摩观摩。”

我说道:“那你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吧!”

我让王大力把尸体翻过来,从死者脖子上的血洞来看,凶手是扒在她的后背上吸血的,所以后背必定会出现清晰的手印。

再一个,宣纸和山茶油都贵得要死,我不可能全身都验上一遍,四尺见方的特净宣纸一张要二十块,山茶油一百块一斤,这‘油纸覆验法’可能是大宋提刑官宋慈传下来的最奢侈的一种验尸手段了!

我把两张宣纸覆盖在死者的后背上,非常仔细地滴上几滴茶油,保证宣纸完全吸收。

被油浸湿的宣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透明的颜色,可以透视到下面的皮肤!然后我往上面再叠一层宣纸,直到第二张宣纸湿透为止。

“喂,你往尸体身上抹油,之后要怎么清洗……”小周说着说着,眼神突然直勾勾地望向尸体。

“你们看,好像有东西出现了!”黄小桃叫道。

“我怎么看不出来?”王大力眯着眼睛道,他近视镜一百多度,想看清一点点痕迹实在吃力得很。

被油浸湿的宣纸上已经开始出现手印的轮廓,但是很模糊,在普通人眼中只是一块比周围颜色稍微深一点的阴影,但在我的眼睛却看得格外分明!

甚至手印出现的位置,与我的猜测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接着覆盖上第三层宣纸,这一层宣纸渐渐也被油浸湿了,然后是第四层、第五层!

山茶油终于没有再渗透上来,最上面这一层宣纸保持着纸的原色,只有局部几个地方,有一层油印慢慢浮现上来,在纸上形成了两枚手掌的印迹。

“卧槽,太nb了!”王大力惊声尖叫道。

“宋阳,你是怎么办到的?”黄小桃说道。

“不……这不可能!”小周瞪大眼睛说道:“我明白了,你是个骗子,肯定在纸上做了手脚!”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