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袋子里抽出一沓宣纸塞到小周手里道:“自己检查去,看看我有没有做手脚!”

小周脸色很难看地瞪着我,对一名警员道:“赶紧的,把我的工具箱拿过来。”

他打开工具箱,取出一些仪器和试剂,开始扫描那几张纸。我懒得去理他,黄小桃叫技术组的一名警察过来拍照取证,我则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两个手印。

这两个手印在死者肩胛骨的部位,凶手只有死死的压着死者吸血,才会出现如此清晰的印痕!

我用手掌比了一下,这手印比我的大出一截,从形状大小判断是一个二十到三十岁的成年男性。

但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黄小桃也发现了:“宋阳,这手印上完全没有指纹啊!”

“你觉得原因会是什么呢?”我问道。

“大概是凶手把自己的指纹破坏掉了,或者戴了手套。”黄小桃猜测道。

我摇了摇头,指着几个地方说道:“你看看这手印,关节上的纹路都清清楚楚,这说明凶手作案的时候并没有戴手套。如果凶手自己破坏掉了指纹,那也会有凌乱的褶皱,但这手印却非常的清晰、干净……”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黄小桃可爱的托着小脑袋思考起来。

这时小周已经化验完我的宣纸,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好像一个紫茄子。

我的宣纸自然不会有问题,但这小子就是不肯承认,用气得发抖的声音说道:“这种土包子的手段怎么可能赢过我的美国设备!”

“死鸭子嘴硬!”我冷笑一声:“并非你输给我,也不是你的美国设备输给我的土方法,而是你输给了自己的自负。老祖宗留下的学问都没学全,就去学外国佬的鬼玩意了。”

“来来来,新鲜的烟灰,趁热吃。”王大力把床头柜上的烟灰缸拿过来,递给小周,小周气得不行,没有伸手接。

我拿过烟灰缸,递到他面前:“来吧,愿赌服输,你吃了我就告诉你,你没有验出来的原因。”

这时屋里的其它人都围过来看热闹,大部分都是小周的部下,小周恶狠狠地对他们吼道:“都走开,不许看!”然后从我手上抓过烟灰缸,往嘴里一倒,当然大部分都被倒在了地上,这种细节我也懒得指出来。

小周嘴上沾满烟灰,使劲嚼着嘴里的烟头,悲壮的表情中透着几分滑稽,我忍不住想笑,照顾他的脸面才强行忍住了。

王大力可不在乎这些,一边笑一边捶我的肩膀:“阳子,你看他的样子,烟头好吃吗?”

黄小桃也撑不住笑了,可能是怕伤到小周的自尊心,故意用手挡着嘴。

烟头当然不好吃,小周梗着脖子才吞咽下去,然后用袖子擦了擦嘴道:“你说吧,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道理来。”

“西方法医的书我都读过,你们检测指纹的原理无非是这些,人的汗腺会出沁出一层不易察觉的油脂,附着在物体表面上就会留下指纹,所以用铝粉或者紫外线灯照射就会呈现出来,但是这个凶手有些特殊……”我解释道。

“怎么特殊了?”小周忍不住好奇问道。

“他没有汗腺,或者说,他的汗腺不具备分泌功能。”我说道。

小周大惊:“人怎么会没有汗腺!”在场的其它人也愣了一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其实我还要谢谢你。”我说道。

“谢我?”小周有些愕然。

“黄小桃说你是美国留学归来的高材生,我相信你不会连简单的指纹都验不出来,这倒省去了我的不少步骤,直接就用了‘油纸覆验法’。”

“等等!”小周说道:“既然没有汗腺,那这两个手印是哪里来的?”

“这叫作‘印阳痕’,人在死亡的瞬间,肌体里的生物电流会从毛孔中散逸出去,此时如果有东西阻挡在皮肤表面,就会留下一个清晰的印痕,无论他有没有汗腺都一样!为什么人死之后会少二十一克的重量?有人说是灵魂的重量,实际上正是散逸出去的生物电流的总重量。”我飞快的解释道。

小周错愕地瞪大眼睛,良久才叹息道:“你果然很不一般,是我小看了老祖宗的学问,刚刚真是得罪了!”

这家伙认错态度倒是挺好的,不像秦法医,如同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我对他不禁有些好感,说道:“没事,你学了那么多年的科学知识,听说我是个仵作,不信任也是正常的,希望我们以后能好好合作。”

“我以后一定会虚心求教,不会再这么傲了。”小周犹豫着伸出一只手,我和他握了握。

我冲围观的警察摆摆手:“接着验吧!”

“还要验啊?”王大力问道。

这案子看上去不普通,我也顾不上宣纸和山茶油贵了,在王大力帮忙,在死者的手腕、腰部、大腿、脚踝四个部位各验了一次。

油纸覆压法是很耗时间的,全部验完花了近一个钟头,死者的手腕上有一道捆绑留下的痕迹,像是布匹或者丝绸留下的,脚踝上也有相同的捆绑痕迹,腰部侧面各有一对手印。

我们做这些的时候,小周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他已经完全被折服了。

我对他说道:“过来帮忙!”

“哦!”他跑过来问道:“怎么帮忙?”

“你和大力慢慢地把死者的胳膊抬起来。”我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两人抬胳膊的时候,我就用听骨木搭在死者的两侧肩膀轮流听音,同时叫周围的人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死者生前如果被固定成某个姿势,关节内侧会分泌一层关节润滑液,死亡后润滑液凝固,当还原这个姿势的时候,会听见一些极细微的异常声音。

这一招把死者还原成死前姿势的绝学,叫做‘审尸术’!是宋家的一位祖上大理寺卿宋天养所创,据说宋天养将‘审尸术’研究到最高境界的时候,能够通过磁针刺穴的手法,让死者自己摆出死前的姿势,场面异常诡异,据说曾经把一个官差活活吓疯。

这位祖上还曾经在公堂之上,让尸体自己‘活’过来,在数名疑犯里面指出凶手,凶手当场认罪伏法。

我们不断调整,最后终于发现了死者临死前的姿势。

两手高举过顶,好像受难的耶稣一样被挂在墙壁之上!任人宰割。

我仔细观察那块墙壁,按理说这里应该有挂钩之类的东西固定死者的双手,我用手指一扣,发现墙纸是新糊上的,后面的墙壁上果然有个洞眼。

“这里钉过钉子!有人事后把它糊上了。”我叫道。

我发动‘洞幽之瞳’把脸贴在墙纸上一寸都不放过,发现墙纸上有一道很细微的凸起,于是我把整片墙纸撕下来,后面竟然露出一截黑色的绝缘线。

安装电线时为了防火和安全的考虑,一般都会埋在墙脚,而且外面有一根塑料管保护起来,这根墙纸后面的电线显然是有人故意装上去的。

“找找它连到哪里。”我焦急的说道。

“过来帮忙!”

小周叫了几名技术组的警察,撕开墙纸,把电线一截截扯出来,最后在房间大灯的旁边发现了一部针孔摄相机,正对着下方的床位。

在场之人发出一阵惊呼,黄小桃说道:“竟然偷拍?太下流了!”

“不过这就意味着,咱们有重大线索了。”我说道。

黄小桃点点头,招呼一名警察道:“去把宾馆负责人带过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