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外面传来一阵骚动,我以为是宾馆负责人被带来了,王大力伸了伸脖子道:“扫黄大队把黑胖子和那个妹子带走了。”

黄小桃说道:“死者衣着这么暴露,应该是和凶手发生过关系吧?”

“不能光猜想,我来确认一下。”说完,我深吸了一口气。

我可是处男啊,叫我看一个死了七天的尸体的那地方,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抵触的。可黄小桃这个专案组里没有配备法医,意味着要由我来替代法医的全部职能,完全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节奏!

见我在那里犹豫,黄小桃说道:“让小周看吧,他比较有经验。”

小周拼命摆手:“我是学刑侦鉴定的,不验尸,不验尸!”

“好了,我来看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完,将死者的双腿分开,周围的人纷纷退避三舍,我弯下腰,鼓起勇气用手指分开那里。

具体的视觉、触觉以及嗅觉体验我不想描述,总之看过一眼之后,以后对aV再也没有向往了,比去专门的机构戒撸还有奇效……

我叫王大力拿个手电筒给我,我一手举着手电筒,打开‘洞幽之瞳’仔细审视双腿内侧,点点头道:“确实发生过男女关系。”

我叫小周拿根几根棉签给我,然后从袋子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拧开之后,将几根棉签并在一起在上面沾了一些药粉,黄小桃问道:“这是什么?”

“我自己磨得药粉,原料是紫苏、辛夷花、黄皮、柴胡、葛根等。”

黄小桃摇头说:“中药我一窍不通,你就直接说效果吧。”

“这药粉能让身体里淤积的体-液排出来!”

说完我把几根棉签深深地插进了死者的那地方,周围的人同时发出一阵恶心的低呼,尤其是王大力,更是叫道:“阳子,你是不是处男啊,怎么能面不改色地干这种事!”

“别废话!”我白了他一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干这种事情我自己也有心理阴影好不好。

等待会把棉签拔出来的,会更加‘精彩’!

这时宾馆负责人被带来了,黄小桃说道:“我去问话,宋阳,你继续在这里验尸……”

“行!”我答道。

黄小桃把负责人带到另一个房间去问话了,倒不是要对他们动用私刑,主要是怕在走廊里太吵打搅到我,因为我验尸的时候务必要绝对安静。

我拿了一个镊子,仔细看了下死者脖颈部位的牙印,伤口周围已经有点发黑,大概是细菌感染,人的口腔其实也寄生了许多细菌。

王大力问道:“阳子,你觉得这案子是吸血鬼干的吗?”

“不可能,我百分之百断定是个人!”我说道。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是之前接我的那个大叔,他见黄小桃不在,问道:“组长呢?”

“问话去了,你有话跟我说。”我答道。

他毫不拖泥带水的道:“我调查到死者身份了,是一名妓-女,就在附近一家洗头房上班,失踪已经有一周时间。这一行流动性比较大,再一个不是正规经营,所以店主一直没报案。”

我点点头:“死者具体信息呢?”

“马丽珍,现年二十三岁,农村户口,进城务工已经有五年了。”

“nb啊!”王大力说道:“十八岁就当鸡!”

在我的瞪视之下,他吐吐舌头,慢慢把脑袋埋了下去。

时间差不多了,我准备拔出那把棉签,提醒周围的人待会要‘高能’,非战斗人员赶紧撤离,王大力立刻表示:“没问题,我现在的心理素质跟铁打的一样。”

“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说完,我拔出棉签,一股乳白色的粘稠液体从那里喷了出来,而且还是一股一股地往外喷。

在场的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当即就有几个人撑不住了,王大力捂着嘴冲到厕所去吐了,不过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他捂着嘴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最后找到一个纸篓吐起来,屋里的气味那叫一个酸爽,我都闻见王大力晚上吃的韭菜鸡蛋饼的味道了。

就连小周都脸色发青有些绷不住,但还是忍住了,只有大叔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我对他不禁暗暗佩服!

我把那棉签拿在眼前审视,并嗅了嗅,上面只有分泌物,却没有精-液。

我得出结论:“凶手与死者发生过男女行为,但是没有直接接触。”

“也许是戴套了……”小周推测道。

我仔细闻了闻,几种气味在我的鼻腔里被一样一样解析出来,分泌物、白带、血液残留、尿液以及大量子宫内的腐烂尸液,唯独没有滑润剂之类的气味。

“凶手没戴套。”我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他阳痿吗?”小周纳闷道。

我朝死者身上望了一眼,凶手的汗腺不分泌,男女行为也不射,这些反常的现象指向一个结论:“凶手有病!几乎没有体-液分泌!”

小周问道:“这对破案有什么帮助吗?”

“大有帮助,凶手不能排汗,也就不能晒太阳,他平时很可能把自己裹得很严,戴着墨镜和口罩,如同吸血鬼一样活在这个城市里。再一个,你在现场有没有找到体毛?”我飞快的说道。

“只有死者一个人的。”小周答道。

“是!凶手由于异常的体-液分泌,毛囊可能早已经萎缩,他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毛发!”我说道。

“这……”小周脸色大变:“这还是个人吗?”

“当然是人,一个走在人群中会被一眼认出来的人,这个特征查起来应该很容易吧。”我笑道。

这时黄小桃进来敲了下门:“都在啊,过来一下,有重大发现!”

我摘掉橡胶手套,手上已经被焐出一层冷汗,顺手从袋子里取了一盒薄荷糖。一直在有尸体的房间呆着,鼻子很难受,出门之后我往嘴里塞了颗薄荷糖,那股清凉的味道让人感觉浑身舒畅。

我问王大力要不要来一颗?

他刚吐过,脸色非常难看,拼命摇头道:“卧槽你心态太好了吧,刚验完尸就吃东西,我现在什么都吃不下。”

“刚刚谁说自己的心态跟铁打的一样?”

“哎哟,你就别讽刺我了行吧!”王大力都快哭了。

我感觉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上一次又有所提升。

我们来到一个房间,床上坐着一个穿服务生衣服的小伙,垂头丧气的,黄小桃厉声说道:“就是这家伙在房间里装的摄相头,胆子太小了,我一咋呼就什么都招了。”

那名服务生胆怯地问道:“我会被判刑吗?”

“废话,偷窥他人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第……”黄小桃一时想不起来,尴尬地挠了挠头。

“第42条。”旁边的大叔面无表情地说道。

“对,第42条,有人起诉你就等着被拘留、罚款吧!当然我们警方也有提起公诉的权力,总之看你的表现了。”

服务生激动的站起来说道:“我真的是出于个人爱好,自己拍着玩的,绝对没有散布出去,也没拿它来勒索过别人。”

“你这叫什么个人爱好,没事下点aV不好吗?”我说道。

“那不一样,aV都是演出来的,偷窥更刺激、带劲,我每天睡觉之前要是不看一会就浑身难受……”服务生越说越起劲,突然意识到所有人都在虎视眈眈地瞪着他,赶紧把脑袋低了下去。

“墙纸是你糊上的?”我问道。

“是,我检查房间的时候发现墙上有个洞,要是被老板发现,把整个片墙纸撕下来重贴,我装的东西就曝光了,所以我就自己给糊上了……”服务生解释道。

“七天前那个房间里死了一个人,你没看见吗?”我问道。

“大哥,我在好几个房间都装了摄像头,每天能拍下几百小时的视频,我哪可能一下看完。就是休息的时候才有时间筛选一下,我每周轮休都好忙的。”服务生说道。

“你这生活真是太多姿多彩了!”我讥讽道。

“我最反感这种人,找不到女朋友就拍别人来解馋,真恶心!”黄小桃厌恶地说道,可能是身为女性,而且是美女,对这种偷拍的陋行有种本能上的抵制,她踢了服务生一脚道:“去,把你拍到的东西拿来给我们看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