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王大力回到命案发生的房间,我朝天花板上看看,隐约看见一些污渍,和我料想的一样!

因为床上还躺着死者,我不可能踩在尸体上,于是叫王大力去给我搬了个梯子过来。然后我从技术组的工具箱里拿了一瓶酒精和一根棉签。

不一会儿王大力便搬来梯子,我叫他把梯子架好,王大力不解地问我:“阳子,你要干嘛啊?”

“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踩着梯子上去,用蘸了酒精的棉签在天花板上的污渍轻轻擦了几下,酒精融化污渍,然后酒精挥发,污渍便留在了棉签上,这也是法医采集液体物证的方式。

我把棉签放在鼻子下面嗅嗅,然后叫王大力也闻闻,他摇头道:“我什么也没闻见啊。”

“不,这是黄鳝血,有人把它涂在天花板上用来吸引蝙蝠。”我朝天花板看看,又说道:“等等,这个形状应该是用水枪之类的东西喷射上去的……”

“宋阳,快过来!”黄小桃在另一个屋子里喊道。

我们回到那个房间,黄小桃有一些发现,她在另一个视频,也就是案发前一天同一个房间拍下的视频里发现了一段影像。一个戴着口罩打扮成清洁工模样的家伙鬼鬼祟祟地溜进来,在墙壁上钉了一根钉子,然后掏出一把水枪朝天花板射了些什么液体。

我把刚刚在天花板上发现的黄鳝血说了一遍,笑道:“蝙蝠天生嗜血,尤其喜欢腥味最重的黄鳝血,这就是蝙蝠被吸引过来的原因!”

“这足以证明,凶手是人,而不是什么吸血鬼。”

小周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说道:“也许吸血鬼能招蝙蝠的魔力是假的,但别的都是真的,现实跟传说总是有差距的。”

我算是看出来了,小周自始至终都认为是吸血鬼在作案,之前跟我打赌的时候也是,他既然非要如此坚持,我也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他是吸血鬼,那我们刚刚应该什么都看不到。”

“什么意思?”小周问道。

“吸血鬼不能照镜子、更不能被拍照,这个传说你该听说过吧?那么摄相头也应该拍不下他才对。”

小周支支吾吾:“这个传说也有可能是假的呢!”

王大力忍不住说道:“这也是假的,那也是假的,你看的书是假的吧?”

小周一阵羞愧,强词夺理道:“摄相头和镜子、照相机的原理不一样啊,也许摄相头能拍下来吸血鬼的影像呢。”

我说道:“假如他真是吸血鬼,那被他咬过的尸体恐怕就不会乖乖躺在那里让我们验了,可能早就变成僵尸跳起来袭击我们了,这个理由足够充分了吧。”

小周终于作出了让步:“好吧,我承认这次的凶手不是吸血鬼,但这个世界上是有吸血鬼存在的!”

死鸭子嘴硬,我心想,世上如果真有吸血鬼的话,照他们不老不死的德行,早就没有人类了。

黄小桃把那段影像倒了回去,重新看了两遍,皱着眉头道:“这画面不能放大吗?”

那名服务生怯怯地道:“这又不是高级摄像头,哪有那种功能。”

黄小桃问我:“宋阳,你有什么发现没?”

我盯着画面道:“这个清洁工应该是凶手的帮凶,年龄大龄四十五到五十岁,体重约80公斤,中等身材,看他的手法应该挺娴熟,往天花板上喷黄鳝血,大概是一开始就知道这里可能藏有摄相头。”

“这都能发现,这人也贼了吧!”黄小桃道。

大叔平静地在旁边猜测道:“可能是以前在宾馆工作过,像这种没有正规执照的小宾馆都会在镜子、电视后面安装摄相头。”

“另外他以前得过中风。”我说道。

众人大惊,黄小桃问道:“这是怎么看出来的?你的眼睛能透视吗?”

我笑道:“当然不能,线索就在这段视频里面,不信你们再看看!”

黄小桃把视频倒了回去,又重新看了两遍,她摇头道:“宋阳,我实在没你那个眼力,你提醒一下呗。”

大叔皱了皱眉头:“我发现他走路有点瘸,是这个吗?”

我伸出一根手指:“这是其一,光凭这一点我也不能断言,还有一点……”

我拿过遥控器,往后稍微退了一点。清洁工进门的时候,随手将扫把靠在了墙上,我指着他的手腕说道:“你们看,他左手的袖子没有遮住手腕。”

“然后呢?”黄小桃问道。

我又快进了一点,当大叔从右裤兜里掏出水枪的时候,按下了暂停:“再看右手,右手的袖子连手背都遮住了,这说明他的左右手不一样长!这是中风的后遗症。”

小周摇头道:“未必,也许只是这身衣服不合身,两边袖子长短不一。”

我说道:“这种事情未必不可能,但结合他走路时微瘸的动作,中风后遗症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一些?”

众人一阵信服,黄小桃佩服的说道:“确实,宋阳说的更有道理一些,不过你竟然连这些都懂,我越来越不相信你是一名普通大学生了……”

王大力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道:“阳子,你这眼睛咋长的,为什么我们都没看出来,你就能看出来。”

我谦虚地笑笑,其实知晓各种病理学特征也是仵作的基本常识。

知道这些特征,要找到这名帮凶就容易多了,很快黄小桃就调出了宾馆的入住记录。

这名清洁工叫做赵铁牛,是一个五十岁的农民,籍贯在本市周边的一个小村庄。

从我们掌握的线索看,赵铁牛用自己的身份证事先开了两天的房,然后扮成清洁工进来做了一些手脚。隔日凶手带着死者来开房,将其杀害,所以凶手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另外,当天走廊里的监控器被人扭了一个角度,马虎的宾馆工作人员完全没有发现,所以并没有拍到凶手的正脸,黄小桃怀疑这也是赵铁牛所为。

可是我却发现了一些疑点,对黄小桃说道:“这很奇怪啊,帮凶既然化装成清洁工溜进来,那是说明不愿意被看见脸,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份证开房呢?”

“你的意思是……”

“身份证应该是假的吧!”我说道。

“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条线索……”黄小桃对一名警员道:“小徐,你去户籍管理部门查一下这个赵铁牛。”

然后,黄小桃对我说道:“我叫王援朝送你和大力回学校吧。”

“王援朝?”我一阵纳闷。

原来她指的是那位沉默寡言的大叔,黄小桃笑道:“王警官以前是武警的总教头,后来因为负伤才调到刑警队的,别看他闷油瓶一个,但身手相当厉害!以后接你来现场我就派他去,你可是专案组里的一块宝,千万不能出了差池。”

“多谢你的美意。”然后我对大叔笑道:“王警官,有劳了。”

王援朝只是冷酷地点了下头。

王大力拍拍王援朝道:“我之前以为你就是个普通大叔呢,看不出来啊,总教头的功夫一定很牛逼吧?《水浒传》里的豹子头林冲,不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吗?”

小周说道:“黄组长,你是不是记错了,王教头不是因为不听命令,格杀了十六个毒枭,才被降级为警员的吗?”

王大力张了张嘴,慢慢把手从王援朝身上挪开,黄小桃瞪了小周一眼,一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表情:“小周,你不说话会死啊!”

王援朝淡淡地摆摆手:“都是往事了。”

我看向王援朝的眼神不禁多了几分敬畏,这大叔看着如同一座冰山,原来内心是一团烈火,看他那副阴郁的样子,搞不好还有暴力倾向。

我们回到命案现场,警员们将验过的尸体收拾起来之前,我照例给死者烧了些纸,念了一段往生咒。

黄小桃拍拍巴掌道:“行了,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大家各自回去休息,明天上午八点我们开个案情讨论大会,谁迟到扣奖金!”

我问道:“我也要来吗?”

“必须来!”

“那迟到扣奖金的规定不包括我吧?”我弱弱的问道。

黄小桃狠狠地捏了下粉嫩嫩的小拳头:“你试试!”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