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于是吩咐下去:“走访医院的人,顺便调查一下这种奇特的吸血病例。”

“等等!我待会想去南江市的各大孤儿院看一看。”我补充道。

“宋阳,你又有什么发现?”黄小桃实在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孤儿院。

“不,这只是我的推测,要是实在抽不出人手的话,我就一个人去,不过你得给我开一份办案证明。”我对黄小桃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说完,黄小桃叫大家各自去调查。

我和王大力当下上了黄小桃的车,黄小桃在gPs上查找了一下道:“最近的一家孤儿院是慈爱福利院,我们就去那里看看吧。”

“行!那我先睡一会,实在困得不行了。”说完我就把副驾驶座放倒,打起盹来,很快就睡着了。

没一会儿就被黄小桃摇醒:“快起来,我们到了。”

我看见窗外有一栋爬满绿藤的白色建筑,院门上挂着‘慈爱福利院’的牌子,我打了个哈欠,小睡一觉确实很解乏,感觉精神好一些了。

黄小桃抽出一张湿巾给我擦脸,我道了声‘谢谢’。

我一边擦着脸一边说道:“你们当警察真辛苦啊,经常没觉睡,你的皮肤怎么还能保持的这么好?”

黄小桃拉开储物箱,里面有好多面膜:“有觉睡的时候,就贴满补水面膜喽!”

“我靠,还是进口面膜,你怎么感觉你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你家里到底是干嘛的?”看着那些几百块钱一张的面膜,我彻底傻了眼。

黄小桃调皮一笑:“保密!我们查案子去吧,大力……”

后座上传来一阵打鼾的声音,我俩回头一看,王大力躺在后座上睡得正香,黄小桃准备把他摇醒,我摆摆手:“算了,我俩下去查吧,查到查不到还不一定呢。”

我们走进福利院,向负责人询问这里有没有收留过一名全身皮肤惨白,害怕太阳,没有体毛的小孩。负责人领着我们去医务所找到一本厚厚的病历档案,翻阅了一下,最终确定没有收留过这样的孩子,我们道过谢便离开了。

黄小桃不解的问我:“你来孤儿院调查的理由是什么?”

我答道:“暂时不能透露,南江市的孤儿院大概就几所,等全部跑一遍我再告诉你。”

“要是没有发现呢?”黄小桃问道。

“请你吃饭吧!”我说道。

黄小桃冷笑:“你一个穷学生还请我?”

“能请美女警花吃饭是我的荣幸。”我淡淡的翘了翘嘴角。

我们紧接着跑了三家孤儿院,黄小桃有车很方便,要是我和王大力来走访的话,这一天时间就全搭进去了。

这三家也是全无所获,中午黄小桃把车停在一家快餐店前面,要了两份套餐,点餐的时候王大力突然一骨碌坐起来:“我要炸鸡翅,可乐要大份的,记得放冰块。”

黄小桃瞪他一眼:“你怎么一到吃饭时间就醒了?”

王大力嘿嘿笑道:“我的生物钟就是这样,不管前一天晚上多晚睡觉,只要到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准醒,是不是很厉害?”

“简直是猪一样的生活!”黄小桃给了他一记白眼,然后叫服务生加一份套餐。

我们吃完东西,黄小桃在gPs上搜索着道:“宋阳,南江市的孤儿院就剩下最后一家了,如果还找不到,晚饭该你请了。”

“行!”我点了点头。

“不过,街边的大排档可满足不了我,你就准备好钱包大出血吧。”黄小桃坏笑连连。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最后一家孤儿院,圣心孤儿院。这家孤儿院的地理位置比较偏,远远能看见一座教堂式的建筑屹立在一片白桦林中,静谧幽深,建筑的尖顶上竖着一根白色的十字架。

“这不是一座教堂吗?”王大力说道。

“我记得这家孤儿院是南江市的基督教徒捐赠的,所以建造成了这样。”黄小桃解释道。

我们推门进入这所孤儿院,院子里很安静,道旁的白桦树落了许多树叶。

门房里坐着一位大妈,正在织毛衣,看见我们进来便问我们找谁,黄小桃说明来意,大妈猛然叫道:“啊,你说的这个小孩我有点印象!”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是找对了!

大妈说那孩子是二十年前收养的,当时他才七岁,因为他样貌古怪,害怕阳光,当时几名修女、牧师和院长激烈争论过,认为他可能是魔鬼的孩子,有人建议干脆把他遗弃掉。但善良的院长坚决反对,他说就算是魔鬼的孩子,上帝的光辉也能够将他感化,便收留了下来。

这孩子平时很少吃东西,牛奶、肉、花生之类的食物碰都不碰,从小面黄肌瘦,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状态,有一次他因为营养不良晕倒了,修女便给他打了一记营养针,结果差点害死他,他全身起了一层水泡,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哀号,把所有人都吓坏了。

这孩子身上有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息,有一次大妈巡夜的时候发现鸡圈里面的鸡全部死了,以为是黄鼠狼进来了,结果看见这孩子蹲在鸡圈里,满嘴是血,两眼放着幽光,把她吓得魂不附体!

因为这件事,这孩子被关了三天禁闭,但他天生性格孤僻,禁闭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惩罚效果,他反而更喜欢呆在小黑屋中。

后来他还咬伤过一名修女,咬在脖子上,差点没要了那名修女的命,大家觉得再也忍耐不下去了,以罢-工威胁,叫院长把这孩子赶走。有人甚至说这孩子是该隐的后代,应该让阳光把他杀死。

院长坚决不同意,他说这孩子性格可怜,被赶出去恐怕一天都活不了,他还说上帝放逐该隐时曾说过‘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如果这孩子真是该隐的后代,杀死他肯定会遭祸的!

于是院长把这孩子带到赎罪室里,教育了一整天,用《圣经》来感化他。

院长是个慈悲心肠的人,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眼中的圣人,这孩子真的被感化了,从此没有再咬过人,当然大家也处处提防着他,不让他和其它小朋友走得太近……

直到他十八岁的时候,自己逃出了孤儿院,后来就再没有音讯了,对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来说,这场噩梦总算是结束了。

听完大妈的叙述,我无比确定,这人便是我们要找的凶手!

“他叫什么,有详细资料吗?”黄小桃急切的问道。

“这些我不清楚,我带你们去见院长吧。”大妈说道。

“好,麻烦你了!”黄小桃点点头。

路上王大力好奇地问我:“该隐的后代是什么意思?”

“该隐是《圣经》里的人物,也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始祖,后来的什么吸血鬼伯爵,吸血鬼女王,都属于该隐一族。”我解释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