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说,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后,生下了该隐和亚伯两个儿子。

该隐专门负责种蔬菜,亚伯负责放养牲畜。

有一次两兄弟向上帝献祭时,该隐只拿出了一些新鲜蔬菜作为祭品,亚伯却拿出了美味的羊羔。上帝更喜欢亚伯的祭品,导致该隐心生嫉妒,最终用石头砸死了弟弟亚伯。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上帝的眼睛,上帝唤该隐到自己身前,询问亚伯去了哪里?

该隐谎称不知道,上帝生气了,便降下诅咒,让该隐的子子孙孙都被流放,永远无法行走在光明之中!

有些神学家认为,从此以后该隐便被赶出了伊甸园,成为了靠吸食人血为生的怪物。他的后代也一直生活在幽灵古堡里,每次出现,都会在欧洲刮起一阵恐怖的吸血鬼传说。

王大力说道:“卧槽,阳子,你连《圣经》都读过?”

我摇摇头:“《圣经》我没读过,我是从别的书上看到这段传说的。”

黄小桃冷笑道:“有意思,供奉上帝的地方竟然出了一个吸血鬼,真是太讽刺了。”

大妈说道:“警官小姐,不能这样说,有光明就有黑暗,上帝和魔鬼就如同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何况那孩子已经在院长的教育下洗心革面了。”

“那小子才没洗心革面呢,他前几天才把一个女人的血全部吸干了……”

王大力嘴快地说了出来,黄小桃瞪了他一眼,大妈惊愕地问道:“这是真的吗?”

黄小桃只好支支吾吾:“这案子我们目前还在调查中,凶手是谁还没有定论。”

大妈用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喃喃道:“愿主宽恕他的罪恶。”

大妈领我们来到一间办公室前,敲敲门,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请进!”

大妈推开门道:“院长,这几位是刑警队的人,他们是来调查一些事情的。”

屋里正对门有一个办公桌,一个年龄大约五六十岁,两鬓斑白,戴着眼镜的男人正坐在那里噼里啪啦的打字。办公桌上摆了不少书,大多数都是《圣经》之类的。

院长站起来招呼道:“屋子乱得很,各位随便坐,任嬷嬷,你去倒几杯茶来招呼客人。”

王大力不知道听着了什么,小声嘀咕了一句:“容嬷嬷?”

我用手肘捅了一下他,示意他别乱说话,嬷嬷是对修女的称呼,跟《还珠格格》里的嬷嬷是两码事。

黄小桃简短地说明来意,院长点头道:“你说的这孩子我确实有印象!他叫白夜,其实这名字还是我给他起的,白是他的肤色,夜是说明他喜欢生活在黑暗之中。白夜的身世挺可怜的,据说他的母亲是一名妓-女,但是他当时太小,不记得自己母亲的长相和名字了,因为职业原因,他母亲把他遗弃了,很长一段时间白夜都落落寡欢,很少与其它孩子交流。”

“妓-女?”黄小桃微微吃惊。

看来白夜专挑妓-女下手,也是有原因的。

“院长,你知道白夜后来去了哪里吗?”我问道。

院长摇摇头:“不清楚,他逃跑之后,一直音信全无,当时我很担心他,还四处派人去找。”

我问道:“从这里出去的孤儿以后要怎么生活?”

院长答道:“我们会教给他们一些基本知识,相当于九年制义务教育,让他们成人之后可以有一技之长可以养活自己,当然,也有一部分孤儿长大以后愿意留下来侍奉天主。”

我看见院长办公室的摆设很简陋,赞叹了一句:“您兴办这样的孤儿院,真是造福社会!”

院长笑道:“过奖过奖,实不相瞒,我小时候也是一名孤儿,我本人就是蒙受了主的恩惠才活下来的,我愿意倾我一生回报天主!孤儿院刚刚兴办的几年确实挺艰难的,后来渐渐好很多,有政府拨款,社会各界的资助,还有一些从孤儿院出去的孩子偶尔回来帮忙。”

我们道过谢,茶也没喝就准备告辞了,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问院长道:“对了,最近你见过白夜吗?”

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发动‘洞幽之瞳’观察院长的反应,院长微微一惊,然后平静地回答:“没有!”

“好的,谢谢!”我点了点头。

出门之后,黄小桃问我:“你怎么猜到孤儿院会有线索的?”

“也不是猜到的,只是在押宝而已。”我说道。

“押宝?”黄小桃有些疑惑。

“白夜相貌古怪,又有吸血怪癖,谁家生出这样的孩子,父母不吓坏才怪。所以我猜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父母带他去各大医院求医问药,另一种就是干脆被父母遗弃。”我缓缓地解释道。

“所以你就想,医院那边要是没有线索,孤儿院就一定会有线索?”黄小桃灵机一动。

“是啊!”

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我反复思考院长刚刚的反应,人在撒谎的时候会有一些不易察觉的举动,心理学上叫作微反应,比如眉毛跳动、视线不集中、嘴唇绷紧。

刚刚我问院长那句话的时候,他确实有一些反常表现,我拿不准是撒谎还是被我突然变色的瞳孔吓到了,因为这招我以前一次也没用过。

黄小桃见我定定的望着孤儿院,问道:“宋阳,你怎么了?”

“来,我们做个小测试。”

说完,我突然发动‘洞幽之瞳’,我的瞳孔把两人吓了一跳,王大力问道:“阳子,你的眼睛怎么又变色了,你是不是会什么妖法啊。”

“大力,你这星期打飞机了吗?”我劈头就问。

王大力错愕地瞪大眼睛:“问这个干嘛?”

“有还是没有?”我逼问道。

“没有!我怎么可能干那种下流的事情。”

我收起‘洞幽之瞳’道:“你撒谎了。”

王大力涨红了脸,打飞机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在黄小桃面前说这个未免太丢人,他哭丧着脸道:“宋阳,你耍我啊,好端端的干嘛要揭我的短!”

“对不住,我回头请你吃冰淇淋。”

我解释道,我刚刚是在测试人撒谎时的微反应,王大力反应夸张,院长神情平静,可是他俩竟然有相同的几种动作——鼻孔放大、瞳孔收缩、耳朵微微发红,这些反应都是转瞬即逝,但却逃不过我的‘洞幽之瞳’。

通过这个测试,我非常肯定,院长撒谎了,他最近绝对见过白夜!

黄小桃大惊失色:“我就说嘛,越是道貌岸然的人越不可信!宋阳,我们要不要杀回去,找他问个清楚?”

“我觉得意义不大,他既然隐瞒就是不想说,而且我们也没有搜查证。我建议派几名警员在这里监视他,暂时不要打草惊蛇为好。”我想了想说道。

“行,就这样办!”黄小桃突然问道:“对了,你们刚才说的‘打飞机’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不禁考虑该怎么回答,黄小桃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让我有点小小吃惊,但也不奇怪,没交过男朋友的女生可能平时听不到这个词。

“一款游戏,一款最新的手机游戏!”王大力赶紧解释道:“我们男生都爱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