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孤儿院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黄小桃把车开回市里,找了一家烤鱼店请我们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她一直在打电话,做专案组组长看起来挺忙的。

等她放下电话,我问道:“有什么进展吗?”

“目前没什么实质性进展,命案侦破的最佳时间是四十八小时之内,这具尸体发现的时间太晚了,我担心可能会是一场持久战!”黄小桃皱着眉头,有些闷闷不乐。

“要是再来一具尸体就好了……”王大力说道。

我俩瞪了他一眼,王大力尴尬地解释起来:“电影里面不都是这个套路,一个接一个死人,然后才抓住真凶。”

“乌鸦嘴!”黄小桃愤愤地骂道。

“不过,王大力说的未必没可能,这案子不是仇杀,更像是有针对性的连环杀人!七天时间,我担心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已经出现第二名遇害者了。”我说道。

“白夜报复自己的母亲遗弃自己,所以才专杀妓-女,这怎么有点像开膛手杰克?”黄小桃说道。

“是啊,我也有同感。”我点点头。

“那会不会跟开膛手杰克那案子一样,也侦破不了呢?”王大力道。

“你嘴里能吐出象牙吗?”黄小桃白了他一眼。

“行行,我不说了,吃东西还不行吗?”这时服务生把黄小桃点的奶昔端上来了,王大力一看见奶昔,可能是想起昨晚验尸时的情形,突然捂着嘴冲到卫生间去了。

“活宝一个!”黄小桃气得笑出来了。

吃完饭,黄小桃打算送我们回去,这时天已经黑了,而且警察局离我们学校也挺远的,我不想让她多跑一趟,让她先回去吧!我和王大力坐公交。

临走的时候,黄小桃说道:“目前手上的线索还要捋一捋,需要你帮助的时候我再打电话。”

“行!”我答道。

接下来两天都平安无事,这天晚上黄小桃突然打电话过来,语气格外严肃地说道:“宋阳,今晚可能又有人遇害了,你能来一趟吗?”

“发生什么了?”我问道。

“我让王援朝去接你们,在学校门口等他的车。”说完,黄小桃就挂断了电话。

王大力这时刚睡下,被我摇醒,很不情愿地说道:“怎么每次都是晚上啊,这娘们才是昼伏夜出的吸血鬼……”

“来不来,不来我自己去啦!”我说道。

“来来,等我穿衣服。”王大力一骨碌爬了起来。

我们溜出宿舍楼,在校门外等了一会儿,王援朝的车就开来了,上车后我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黄小桃说今晚‘可能’有人遇害。

王援朝淡淡地回答:“到了就知道了。”

车开着开着,我发现是往圣心孤儿院的方向去的,到地方之后,不少警车围在孤儿院外,那天见过的大妈也在。黄小桃正叉着腰在训斥两名警察:“你们怎么搞的,一个大活人都盯不住,害死了人谁负责!”

“出什么事了?”我上前问道。

黄小桃说他们这两天找遍市里的医院,找到了大概几十名符合特征的中风患者,但一一排除下来全无所获,于是就把范围扩大,结果在邻市一家专门治疗中风的医院找到了孤儿院院长的病历,一年前他曾在那里治疗过中风。

黄小桃立即警觉起来,院长极有可能就是那名帮凶!

所以她打电话命令负责盯梢的警察迅速把院长控制住,没成想院长早已从孤儿院的后门跑了,据孤儿院里的人反应,院长平时几乎不出门,所以很可能是出去协助凶手去了。

我说道:“先去院长办公室看看吧。”

“行!”黄小桃点了点头。

我们来到院长办公室,发现屋里亮着灯,办事不利的那名警察支支吾吾的辩解道:“我们从远处看这办公室亮着灯,以为他一直在里面,所以就大意了……”

黄小桃摇头叹息:“是我的错,我应该在孤儿院四周多布一些人手。”

我观察起这间屋子,桌上摊着一本《圣经》,还有一支钢笔,旁边的烟灰缸里有一些烧成灰的纸片,一名技术组的警员准备把它拿起来,我立刻叫道:“等等!”

这张纸片上可能有重要线索,已经烧成灰了,再一震恐怕就粉碎了,我对王大力说道:“你去买一只乌贼,一瓶亚麻油回来。”

“卧槽,这大晚上的叫我去哪买!”

王援朝道:“最近的大型超市在三公里外,我开车去吧。”

“行,交给你了。”我点了点头。

王援朝出门去了,屋子里没有别的可注意的线索,这时小周走过来悄悄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宋阳,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什么?”我问道。

“南江市是有吸血鬼存在的!”小周神神秘秘的道。

我差点吐血,这小子是榆木脑袋吗?怎么还在纠结这件事。

他见我不信,当即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发黄的卷宗,交到我手里。

黄小桃哭笑不得的说道:“小周,你这两天不好好分析视频,光去研究吸血鬼了?”

“我相信这是破案的重要线索。”小周自信满满地道。

黄小桃脸颊一阵抽搐,要不是因为两人是平级,她估计就破口大骂了。

我打开那封卷宗,上面记载的是十八年前的一桩离奇命案,死者是一名年龄三十七岁的妓-女,被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全身血液几乎被抽干。

卷宗里还有一张照片,是死者的。

尸体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趴在床上,皮肤苍白得像纸一样;另一张照片是头颈部的特写,她的脖颈上有一个牙印,但是很小,并没有本案中那么大的血洞。

看见这张照片,我的脑袋里嗡的一下,我迅速思考起来:“红裙子……妓-女……十八年前……孤儿……”

小周没有察觉到我的异常反应,问道:“怎么样,这份卷宗很重要吧,这证明南江市的吸血鬼早就存在!”

“对,是很重要,谢谢你!”我连连点头。

小周一脸懵逼,大概没想到我会感谢他,我对黄小桃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十八年前的这名死者,正是白夜的母亲!”

“你确定吗?”黄小桃道。

“非常确定,十八年前他杀死了自己的母亲,所以那天院长对我们撒谎了,白夜不是被遗弃的,而是杀人潜逃。”我飞快的说道。

“那院长为什么要包庇他呢?”黄小桃问道。

“我才不相信他是个圣人,这种杀人罪都能包庇,同时协助白夜作案。显然真相只有一个,院长正是他的亲生父亲!”我冷笑道。

在场众人都惊愕了一下,我有条不紊地分析起来,院长年轻的时候,并没有好好遵守教堂里的戒律,而是出去沾花惹草,认识了白夜的母亲。

两人之间到底是一场露水姻缘,还是暗生情愫就不得而知了,总之白夜的母亲后来怀了孕,并生下了他。

身为院长,他是绝对不能认这个儿子的,而白夜的母亲由于职业关系,也不可能好好尽到母亲的义务。一个被负心男抛弃的风尘女子,又生下这样一个怪胎,自然是满腔怨恨,白夜就成了她发泄怨恨的对象。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白夜,内心极度扭曲阴暗,而且憎恶自己的母亲。

于是有一天,他杀了自己的母亲,院长或许一直在暗中关注他,才在这个时候及时出现,并收留了他,使他躲过了牢狱之灾……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