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体质特殊,只能通过血液来摄取营养,他的‘劣迹’被信奉天主的修女们发现之后,视他为魔鬼的孩子!

院长为了能让他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两人之间可能达成了某种默契,只要白夜老老实实地不咬人,院长就一直偷偷用动物的血液喂他,虽然不如人血美味,但总不至于饿死。

白夜长大之后逃出了孤儿院,潜伏了几年之后开始向妓-女复仇!我想他心里对院长并没有多少感激,反倒是心怀怨恨,怨恨他把自己生到这个世界上,怨恨他给自己造成的悲惨童年,然而院长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却始终怀有一种深深的愧疚……

这份愧疚使他成为白夜的帮凶,并替他擦屁股,目的就是为了白夜不被警方逮捕。

这些都只是我的推测,但我相信真相也不离十,听我说完之后,黄小桃生气的说道:“无论这对父子出于什么理由,总之我们一定要将他们抓拿归案!”

不一会儿,王援朝把我要的东西买回来了,我找了一个脸盆,用剪刀剪开乌贼的墨囊,把墨汁滴到里面,然后把亚麻油倒进去搅拌,让两者充分混合。

王大力好奇地问道:“桌子上不是有墨水吗?为什么还要特意买一只乌贼来取墨。”

我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乌贼墨是一味古老的中药,叫做腹中墨,《本草纲目》里面有记载,这腹中墨有两个特性,第一是轻,不会破坏灰烬的形状;第二是里面含磷,能发光!”

“发光?”王大力瞪大了眼睛。

我找小周借了一个吸管,吸了一点点混合好的墨鱼汁,然后叫他准备好一部照相机,把曝光率调到最高,最后命令警察们把现场所有灯都关掉。

灯关了之后,窗外还有一些微弱的光透进来,我又叫人把窗帘也拉上,整个屋子顿时如同暗室。

“好黑啊,要不要给你打个手电?”黄小桃问道。

“不需要,我能看见!”我发动‘洞幽之瞳’,屋里一切尽收眼底。

小周说道:“可我看不见啊。”

我把小周拉到一个位置,叫他举好照相机,待会我喊拍的时候就按下快门。

然后我把吸管里的墨鱼汁滴到灰烬上面,等了大概十秒钟,灰烬上面缓缓浮现出一些发光的笔迹,众人一阵惊呼,我说道:“快拍,它只能维持一小会儿!”

小周按下快门,拍好之后我叫人把灯打开。

小周用的是数码相机,他检查了一下照片,效果很好,于是叫技术组的人传到电脑上,将这些碎片用Ps复原。在众人急切的注视下,最终碎片被复原成一行字,那是一个地址——‘南蔷路48号’!

黄小桃激动地说道:“这可能是今晚他们作案的地点,小徐,你带几个人留下来守着,其它人跟我走!”

我们一行人火速赶到南蔷路48号,这是一个居民楼,黄小桃准备挨家挨户询问,我说这样不行,会惊到凶手,于是叫小周把紫外线灯拿出来。

我把紫外线灯交到王大力手里,教他怎么用,然后让他高高举起来。而我则从手提袋里取出红伞,撑开,慢慢旋转到一个角度,透过伞纸的光线在地面照出一片凌乱的脚印。

“这伞不是只能验尸吗?”黄小桃好奇的问道。

“何止验尸,功能多着呢!”我答道。

“太方便了,什么时候我们技术组一人配一把就好了。”小周十分羡慕地说道。

我心想这恐怕不行,打造这把伞可费时间了,而且里面有些配方是宋家绝学,我是不能透露的。

居民楼人流量大,地上脚印杂乱,黄小桃望着那些脚印发起愁来:“哪一个是凶手的?”

我看了看,指着其中一个说道:“这个,左脚重右脚轻,显然是院长留下的!”

我们跟随这串脚印一直来到四楼,脚印消失在一扇房门前。我正准备开锁,黄小桃竟然一脚把门给踹开了,拔出枪带头冲了进去,其它人紧紧跟上!

众人搜索了一遍屋子,突然屋里传来黄小桃的尖叫声,然后是一阵呼啦啦的声音。只见无数黑色的蝙蝠从门里飞了出来,把我和王大力吓了一跳。

“宋阳,我们来晚一步!”黄小桃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我走进卧室,发现床上躺着一具女尸,身上穿一件碎花洋裙,皮肤惨白如纸,脖子上有两个血牙印,与之前那名死者的死状如出一辙。

屋顶上悬挂着不少蝙蝠,虽然刚刚被警察的闯入惊走了不少,但剩下的数量仍然很可观。

那些蝙蝠好像地狱的使者,黑压压一片,时不时蠕动一下,一双双小眼睛发出诡异的绿光,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吓得两腿发软。

我顿时有些灰心,如果能早点发现院长是帮凶,这女孩可能就不会死了。

但尸体还是要验的,我对黄小桃说道:“我和王大力留在这里验尸,你把所有人带上,去附近搜索。”

“你俩在这里可以吗?”黄小桃不放心地问道。

“没事,凶手不会回来的。”我答道。

“但这些蝙蝠……”黄小桃朝屋顶看了一眼。

“这些都是普通的蝙蝠,伤不了人。”我不屑一顾的说道。

“好吧,我叫王援朝留下来保护你们。”

说完,黄小桃便带着其它警员出去了,技术组的人开始取证。我撸起袖子,戴上手套,检查了一下尸体的瞳孔,又听了听尸体的骨音,判断死亡时间大约为两小时左右。

虽然知道这次可能没什么重要线索,但验还是得验,我叫王大力从袋子里取宣纸和山茶油,仍然采用‘油纸覆验法’来提取手印。

王大力说道:“为什么不直接用你那把神伞?”

“验尸、取证要因地制宜,并不是说一种方法每次都管用。”我解释道。

结果这一验,还真让我验出一些线索来,这一次出现在宣纸上的手印竟然带有模糊的指纹。

小周赶紧过来拍照:“这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做的!”

“不!”我比对了一下那个手印道:“确实是白夜干的,他这段时间摄取了过量的血蛋白,所以皮肤又开始分泌油脂了,这一点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王大力说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凶手吸血其实是为了治好自己的怪病?”

我想了想:“这种可能也是有的,不过他现在既然可以分泌油脂,那么我们就换种更简单的方法吧。”

我叫王大力打起紫外线灯,然后撑开红伞轻轻旋转起来,我是在用紫外线灯模拟太阳光。

头顶上的蝙蝠受到紫外线的刺激,纷纷呼扇起翅膀,从敞开的窗户飞了出去,屋里的人发出一阵尖叫。

我走到客厅,红伞投下的那道幽幽血光所到之处,门框、桌子,还有一个水杯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指纹。

小周准备跟过来,我对他说道:“你留下来,验一下水杯里剩下的水,看看有没有Dna!”

“哦……好的!”小周点头。

我一直往外走,发现楼梯扶手上也有相同的指纹,而且竟然是往上去的,王大力瞠目结舌地说道:“凶手没有下楼,他……他还在这栋楼里。”

正在门边抽烟的王援朝一听,立即熄掉烟头,按住了腰间的92式手枪,用一种等待命令的眼神看着我。

机不可失,我当即作了一个决定:“我们三人上去抓他!”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