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力叫道:“阳子,你疯啦!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把黄小桃叫回来支援!”

“不行!”我说道:“凶手在楼上看得一清二楚,万一大批警察涌进来,他肯定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可能会采取极端行动。”

“无非是跳楼自杀,这种人渣死不足惜。”王大力道。

“不,我是说,挟持这里的居民作人质!”我说道。

王大力一时语塞,半晌才底气不足的道:“我们三个能行吗?”

“能行,王警官的身手我很放心,而且你手上也有对付他的武器。”我说道。

“我手上不就一盏破灯……”王大力朝手中的紫外线灯看了一眼,突然惊呼道:“对啊,紫外线,他害怕阳光,阳子你他娘的太聪明了。”

“那我们走吧!”

尽管我这样说,但我还是给黄小桃打了个电话,叫她赶回来,但不要大批人马同时行动,以免打草惊蛇。

黄小桃叮嘱我道:“王援朝经验丰富,身手也不错,你们跟在他后面,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如果罪犯挟持人质的话,不要激怒他,我们马上赶回来。”

“我知道了!”

我们三人朝楼上走去,我走在最前面,把伞倾斜一个角度对准楼梯扶手,好让王大力手中的紫外线光束能够透过伞纸照到楼梯扶手,王援朝则一言不发地按着枪跟在后面。

这栋楼不高,只有六层,所以并没有安装电梯。

白夜的指纹是模糊一团的,很好辨识,每到一层我都很担心,生怕指纹出现在某一户人家的门外,那样事情就麻烦了。

但一直到六楼,指纹仍然没有消失,我看见通往天台的门虚掩着,外面是一片黑漆漆的夜空。

我挥了挥手:“把灯关了,不要惊动白夜!”

王大力关了灯,王援朝拔出枪做出战术动作走在前面,轻轻推开门,我俩则跟在他后面。

天台并非一览无余,有许多大水箱和管道,居民楼为了保障供水顺畅,会把自来水用泵抽到顶部贮藏起来。我们三人一步步向前推进,王大力在后面死死地揪着我的衣服,耳畔是呼啸的夜风,气温十分寒冷。

王援朝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不时用老鹰一样的眼神搜索着四周!

走着走着,我突然听见一阵异动,抬头一看,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人站在水箱顶部,整个身体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唯有手和脚是尸体一样的惨白颜色,我惊叫一声:“他在上面!”

话音未落,王援朝猛得回身朝上面开了一枪,我不知道有没有打中。

黑衣男扑到王援朝身上,凭借着下落的势头把他撂翻在地,两人扭打在一起,黑衣男从后面抱住王援朝,张嘴就朝他的脖子上咬下去。

他张开嘴的瞬间我吓出一身白毛汗,因为他的的一对虎牙又尖又长,好像野兽一般。我一直以来坚持的观点都开始动摇了,难道白夜真的是一个吸血鬼!

眼看着王援朝要被咬,我不顾一切,就用手里的伞朝黑衣男脸上招呼过去。

一声闷响,黑衣男被打翻在地,他迅速稳住身子,猫着腰藏进了黑暗之中。王援朝向那个方向连开了几枪,子弹打中水管,迸射出一串火花!

王援朝的脑门上被磕出了血,不过他好像完全不在乎。正准备朝那个方向追过去,忽然从另一个方向飞过来一样东西,猝不及防地打在他背上,一股腥臭味顿时弥漫开来。

我看着地上的东西,原来是一个灌满黄鳝血的气球。

夜空中瞬间传来一阵呼啦啦的声音,大片蝙蝠朝着这里飞过来,黄鳝血激起了它们的野性,一双双小眼睛发出萤萤的绿光,我惊声喊道:“快,把衣服脱了!”

王援朝迅速脱了外套往远处扔去,外套分散了一部分蝙蝠,但我们周围的地上也溅射了不少黄鳝血。蝙蝠就跟疯了一样往我们身上乱扑乱撞,那毛绒绒、带着热量的身子撞到脸上、嘴唇上别提有多恶心了。

“大力,开灯!”我一边用伞驱赶蝙蝠一边大喊,回头一看,气得差点吐血。王大力趴在地上抱着脑袋,瑟瑟发抖地说道:“别过来,别过来!”

乱飞的蝙蝠完全干扰了我们的视线,这时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黑衣男又杀回来了!

他那张白惨惨的脸慢慢从一个水箱上面升起来,冷冷的视线越过大片乱飞的蝙蝠投向我们,沾着鲜血的嘴唇上浮现出一抹冷笑,用阴沉的嗓音说道:“区区凡人,也想杀我吗?”

白夜的精神已经完全错乱了,我就地一滚,抄起紫外线灯,朝他的脸上一照。

满天蝙蝠发出凄厉的怪叫,纷纷四散逃逸,有几只撞到墙上和地上,竟然一头撞死了。黑衣男没料到我会来这一手,发出一声惨叫,连忙用手护住脸,看来紫外线对他的伤害巨大,我看见他的皮肤瞬间被灼出了水泡。

黑衣男迅速从水箱另一侧跑掉,王援朝便追赶过去,几声枪响震碎夜空,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我以为凶手被打死了,长松口气,朝王大力踢一脚,气不打一处来:“怂货,快起来!”

“哦。”王大力畏畏缩缩的答道。

我们跑过去一看,只见王援朝两手握枪指着一个方向,而白夜怀里抱着一个人,用尖牙对准他的喉咙,那人竟然是孤儿院院长。

“别过来,他真的会杀我,你们别过来!”院长哆嗦地说道。

刚刚往我们身上扔黄鳝血的估计也是这老头,他不但助纣为虐,现在又自愿充当人质协助凶手脱身,真是一个糊涂透顶的爹!

“院长,你别装了,我们已经知道了!”我说道:“你是白夜的父亲对不对?”

院长错愕了一刹那,然后点点头道:“小子,你果然很聪明,那天你们来孤儿院调查的时候,我就感觉你很不一般。不错,小夜是我的私生子,当年我亏欠他们母子的,现在我打算加倍偿还!”

我没好气的说道:“你这算哪门子还债,你儿子杀人,你不阻止竟然还帮他?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你这种糊涂爹。”

“不!”院长大声叫道:“小辉没有错,他天性如此,杀人仅仅是为了获得赖以生存的血液,他的诞生,本身就是上帝降给我的惩罚,我心甘情愿接受一切。”

真是扭曲到极点的父爱!

“院长,别说了,我要你帮我堵住那个臭警察的枪,好让我逃跑!”白夜说道。

“行,小夜,你跑吧,跑得远远的,爹这条命不算什么。”院长叫道。

王援朝面无表情的把手指搭上了扳机,冷冷地说道:“宋阳,我把这两人一起杀了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无权决定别人的生死,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拖下去,拖到黄小桃赶到。

岂料这时白夜突然一推,院长竟然迎着王援朝的枪冲过来,王援朝当机立断,一枪射穿了他的腿,院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白夜趁这个机会,朝天台飞越而去,在我目瞪口呆地注视下,竟然直接跳楼了。

我震惊了,悍匪啊,宁死也不愿意投降!

这时王援朝也冲了上去,速度快得像一头猎豹,在我更加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竟然跟着跳了出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