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程厅长手里的卷宗,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庆功宴已经结束了。

警察们都已经回了家,服务生正在那里收拾一桌子碗筷,只有王大力趴在座位上哼哼唧唧,看样子喝了不少。

我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打开卷宗仔细研究起来!

这是程厅长所说的第一起案子,发生在附近的武曲市,时间为三个月前,死掉的一家四口里,男主人是一名总经理,在一家很大的跨国公司工作,年龄三十六岁,可谓青年才俊。另外三人分别是他的妻子和儿女,其中女儿才满一岁,一家人原本关系和睦,夫妻恩爱,却在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不知为何突然激烈争吵起来。

期间有一名同事打电话过来,男主人粗暴地讲了几句话就把手机扔在一旁,却没有挂断。那名同事被吓坏了,因为男主人出身书香门第,平时很有涵养,从来都不会说‘他妈的’这样的粗话。

同事通过电话听到夫妻俩用极其恶毒的语言咒骂对方,十岁大的儿子也在不停地尖叫摔东西,女儿一直在哭,场面异常可怕!

据他事后反应,一家人当时如同被厉鬼附身一般,完全性情大变,他没能听到最后,因为手机在夫妻两人的推搡中被踩坏了。

邻居也听到了他家传来的动静,有一位大爷敲了两次门,第一次没人理他,第二次敲门之后不久就平静了下来,大爷以为没事就走了,其实那时一家人已经死了……

死亡过程是这样的,儿子抓着妹妹的双腿把她摔死在地板上,妻子用酒瓶砸死了儿子,然后丈夫用刀捅死了妻子,捅了三刀,全部在要害上。

最后丈夫跪在一家人的尸体里面,用同一把刀割喉自杀!

整个现场完全是封闭的,不可能有外人闯入,现场找到血迹、指纹、毛发也全部属于这家人。

家里雇了一名保姆,当时她做完晚饭先回去了,警方起初重点怀疑这名保姆。可是在审训中,保姆拼命辩称自己是无辜的,法医没有从死者身上查到任何可疑的药物,警方最后使用了测谎仪,结果保姆顺利通过,证明她的确没有作案嫌疑。

虽然卷宗写的很平常,但阅读这段文字的时候,还是让我感到脖子后面一阵阵的冒冷气,这案子实在太诡异,太离奇了!

黄小桃突然拍了下我,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一直坐在旁边,和我一起读卷宗,我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

“怎么样啊,宋阳,有把握吗?”黄小桃问道。

“你要听实话吗?”我苦笑一声。

“当然!”黄小桃道。

“完全没有把握,甚至可以说越看越糊涂。”我答道。

“那你还一口答应下来?”黄小桃瞪着一双杏眼说道。

我笑道:“有信心和有把握是两码事,这份卷宗是警方根据自己的调查写的,我想如果让我亲自去一趟凶案现场,说不定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黄小桃叹息了一声:“不过这次你要只身去武曲市,不知道那边的警察肯不肯配合你?”

“谁说我只身去了,你跟我一起去。”我说道。

“拜托,程厅长给的那份特别调查令上只写了你一个人的名字。武曲市有自己的公安系统,孙老虎抠门得厉害,平时总是报怨我一顿吃两碗饭,他能答应我出这趟差吗?”黄小桃不忿道。

正说话间,突然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黄小桃背后:“谁在背后议论我!”

黄小桃吓得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下来,连忙毕恭毕敬地站到一旁说道:“局长,我和宋阳在聊案子呢。”

“行了行了,别搞这一出,你们背后管我叫什么我还不清楚,坐吧!”孙老虎说完,在黄小桃那张椅子上坐下,黄小桃没有去搬椅子,仍然站在一旁。

孙老虎拍拍我道:“大侄子,这案子有信心破吗?”

“八成的把握吧。”我想了想说道。

“你尽力而为吧,不必担心我的脸面,我是相信你们宋家人手段的……”孙老虎道。

我问道:“孙叔叔,阿姨现在还好吗?”

“好,听说生了个大胖小子。”

“听说?”

孙老虎哈哈大笑:“我早就离婚了,唉,我们当警察的都是三天两头不着家,注定了是孤家寡人的命。还是你爷爷比较有远见,说什么也不许你当警察!”

他又说道:“大侄子,破这案子需要什么帮助你尽管开口,不说有求必应,但凡我能办到的一定会帮你。”

“我想带几个人一起去武曲市。”我说道。

“行,你说!”孙老虎点了点头。

“黄小桃、王援朝……”我朝一旁睡得跟死猪一样的王大力看了一眼:“还有我这位同学王大力。”

黄小桃微微吃惊,孙老虎则爽快地答应了:“行!你们这趟去办案,一切费用算公费。”

“另外,我打算今晚就动身!”我说道。

“用不着这么着急吧?明早再走呗,我叫人开车送你们去!”孙老虎纳闷的道。

“程厅长不是说三天前发生了同样的案子吗?对于命案来说三天时间已经够久了,晚一秒就少一分希望,所以我想今晚就走!”此刻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孙老虎笑着拍了拍我:“你真是太积极了,跟你爷爷一样,一听说有命案比谁都积极!”

我一阵惊讶:“你以前不是常跟我发牢骚,请我爷爷比请神还难吗?”

“那是普通的案子,遇到那种特别离奇诡异的案件,他一秒钟都等不了,能拽着我一口气跑到命案现场,你俩爷孙俩这股劲头太像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呐!”说罢,孙老虎又大笑起来,然后说道:“小桃,你去把王援朝叫过来,带上宋阳和这位小同学,即刻动身,等你们破案归来,我孙老虎亲自为你们接风洗尘!”

黄小桃毕恭毕敬地敬了一个礼:“是,局长!”

孙老虎先回去了,不一会儿,王援朝赶来了,我以为他没喝酒,结果一张嘴满是酒气,而且好像比王大力喝得还多,这人酒量不小啊!

黄小桃简短说明了一下情况,叫王援朝把烂醉如泥的王大力搀到外面,开车的重任就落在黄小桃身上。

去停车场取车的时候她问我:“你干嘛指名要带王援朝啊?王援朝能力确实挺强的,可这人脾气有点古怪,是个刺头儿,你大概不知道他三年前打断了武警干部一条腿的事情吧?”

“卧槽,这大叔还有这黑历史?”我瞪大了双眼。

“不然你以为呢,三十多岁被下放来当小警察,论资历早该升任军官了,你可以想象他脾气有多差。老实说,刚开始把他塞进刑警队的时候我都有点不情愿,林队却说要给他找点事情干,不然他每天就知道喝酒旷工,谁都管不了他,也不敢管他。”说完,黄小桃叹了口气。

“怕他一言不合就揍你?”我问道。

黄小桃瞪我一眼:“滚!”

我看中的自然是王援朝的能力,以及战斗力,纵身跃过高楼擒获凶手,这种胆色不是谁都具备的,我觉得王援朝绝对是块被埋没的金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