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黄小桃把车先开到我们学校,然后我回宿舍取了些东西,上车之后黄小桃见我手里提个手提袋,好奇的问道:“你那把宝伞不带吗?”

“别提了,让我给弄坏了,这次不带了。”

抓捕白夜的时候,我一时情急用红伞抡了他一下,伞面可能碰到白夜的獠牙上了,磕坏了一小块,可把我给我心疼死了。

仵作是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断狱神篇》中也只提到了一种防身粉,危急关头可以往罪犯脸上撒,能致人晕迷,效果跟拍花子类似,十分下三滥,这纯属无奈之举。

当然我的先祖里并不是都像我一样手无缚脚之力,有几位是在六扇门当捕快的,个个身手不凡。捕快的招式以擒拿制敌为主,当年号称两广第一捕头的宋不平博采众家武学之长,写了一本《宋家擒龙十三手》,这本书我在爷爷的收藏里见过,然而我天生对钻研武功没兴趣。

说这么多,意思只有一个,我就是一个战五渣!

路上王大力躺在后座上哼哼唧唧,睡姿大大咧咧,还时不时伸腿踢脚,把王援朝给逼到角落里去了。王援朝拿着个扁扁的银质小酒壶,时不时抿上一口。

黄小桃从后视镜里看见了,怒道:“王援朝,你酒没喝够吗?还喝!”

王援朝的回答差点让我吐血,他淡淡地说道:“喝几口清醒一下。”

去武曲市有六百多公里的车程,我在副驾驶座上小睡了一会儿,醒来之后看见黄小桃困得直打哈欠,便说道:“要不你休息一会,我来开!”

“你有驾照?”黄小桃问道。

“没有,不过我学过。”我如实回答。

“哈哈,你车技行不行啊?”黄小桃有些质疑。

“反正不比你差。”我淡淡的道。

黄小桃于是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来,让出驾驶座道:“我眯一会,路上要是看见交警就把我喊醒,我们这一车两名刑警一名顾问,要是被拦下来扣分就太搞笑了……”

“行!”我点了点头。

开车是小时候姑姑教我的,她常年在外面跑生意,家里有好几辆车,镇上地方又大,我小时候经常开着玩。

我有好几年没摸方向盘了,试了几下,渐渐找回感觉,平稳地开起来。

大概凌晨四点钟的时候,路旁的建筑渐渐多起来,时不时能看见招牌上有‘武曲’两字,王大力嘟囔着:“我渴死了,把水递给我。”然后从后座上滚下来,发出一阵巨响,把打盹的王援朝和黄小桃惊醒了。

王大力爬起来惊叫道:“卧槽,我怎么在这里,是不是被人绑架了,救命……”

“闭嘴,怂货!”黄小桃没好气地说道。

王大力这才发现我们三人也在这里,我简短地说明了一下情况,王大力道:“我去,阳子,你这业务也太繁忙了,前一个案子刚破,又接一个案子,要不咱俩毕业后整个侦探事务所吧!保证生意兴隆。”

“少贫了吧,这次是临危受命,算是出差。”我说道。

“有津贴吗?”王大力两眼放光。

黄小桃骂道:“有你个大头鬼,不过你放心吧,孙老虎已经说了,所有费用一律报销,你记得要发-票就行了。”

王大力很高兴的点点头:“阳子,认识你这个哥们真是太好了,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多姿多彩起来,以后钓妹子都有吹嘘的资本了,哈哈哈哈!”

黄小桃嫌弃的道:“瞅你那点出息,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

“哎我说,这次不会有危险吧?可别像上次那样惊险了。”王大力不放心地问道。

我很烦他,说道:“你再回去躺一会吧,到了我叫你。”

王大力宿醉刚醒,一股酒劲上来,突然捂着嘴要吐,黄小桃慌张起来:“喂喂,你别吐我车上,我上礼拜刚洗的车!”

王大力硬着憋了回去:“没事,我先酝酿一下,待会下车再吐。”

五点多的时候,我看见附近有一家永和豆浆,于是把车停下,王大力就跟疯狗出笼一样,冲到路边就扶着一棵树吐起来,黄小桃脸颊抽搐地说道:“我真不想说认识他!”

“同感!”我笑道。

我们四人简单地吃了顿早餐,期间黄小桃给武曲市刑警大队打了个电话。吃完东西,便开车载着我们直奔刑警大队,我们走进这栋楼,一路打听,得知负责本案的寥组长正在二楼等着我们。

我们刚上二楼,就在走廊里听到一个很不友善的声音,是个女人,她大声发着牢骚:“简直是开玩笑,派个没毕业的大学生来协助我们,还不许我验尸,叫我把尸体留给那个学生,程厅长这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就是说嘛!”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附和道:“我听说那大学生祖上是干仵作的,会一点歪门邪道的小伎俩,在南江市走狗屎运破了两个案子,就被他们的局长吹上天了……”

“什么,仵作?”那女人说道:“这不是搞笑嘛,程厅长不知道被灌了什么汤,竟然相信这种偏方治大病的歪理,我好歹也是拿过博士学位的正经法医,这案子我们破不了,他一个仵作就能破得了?”

黄小桃对我微微一笑:“又有人瞧不起你的行业了。”

我压根没动气:“我都习惯了。”

黄小桃重重咳了一声,里面的声音突然收敛了,我们来到会议室前面,一名胖胖的中年警官迎上来,满脸堆笑地说道:“你们几位就是从南江市来的特别顾问吧,欢迎,欢迎呐!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寥,你们叫我老寥就行了。”

黄小桃替我们做了下简单介绍,我环顾屋里,有几名警察在那里或坐或站,其中有一个穿白大褂、身材高挑的女性,神情冷漠傲慢,长得倒还算相貌出众,她大概是法医。另外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警察,长得很帅,就是眉宇间透着几分邪气,看我们的眼神有些挑衅,我猜刚刚在背后议论我们的就是这俩王八蛋。

寥组长给我们把专案组的成员简单介绍了一下,到这两人的时候,大笑道:“这位是队里的法医罗薇薇,她可是咱们队里的一枝花。”

王大力一看见美女法医就来劲,贱兮兮地自我介绍,上前要和罗薇薇握手,罗薇薇抱着双手冷哼一声,根本就爱搭不理。

寥组长喝斥一声:“薇薇,你怎么能这样?”

我心想,这罗薇薇看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