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组长接着介绍那名男警察:“他叫白一刀,是我们局里白处长的儿子……”

白一刀皱了皱眉毛道:“老寥,介绍我就介绍我,提我爸干嘛!我平时在你眼里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官二代吗?”

寥组长笑笑:“没有没有,我就是顺口一说。”

白一刀上下打量我,笑道:“厅长特别派来的顾问,蛮年轻的嘛,初次见面!”说着伸出了一只手。

我下意识伸手去握,却被白一刀一把攥住,突然间意识到上当了!

白一刀攥得很紧,力气大得惊人,差点没把我手骨捏碎,我费了死劲才将手抽出来,脸色肯定也不会太好看。

罗薇薇看见这一幕,噗嗤一声乐了。寥组长皱了下眉,连忙打圆场:“一刀,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试试宋顾问的手劲罢了,多有得罪!”白一刀笑眯眯的,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

我心里一阵恼火,不禁暗暗咬牙,心说:小子你给我等着!

寥组长说道:“几位进来坐吧,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就把这次的案件大致介绍一下。来,倒几杯咖啡过来。”

我们在圆桌旁边坐下,其它警察看我们的眼神都有点不太当回事,尤其是白一刀,一直在跟罗薇薇咬耳朵,眼睛时不时朝我们瞥一眼,大概又在编排我们什么话。

“妈的,简直目中无人,看我待会不收拾那小子!”黄小桃低声说道:“宋阳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我可没那么娇贵。”嘴上这样说,可我仍然在下面揉着被握疼的手掌。

王大力望了一眼罗薇薇,厌恶的道:“切,目中无人,白长这么好看了,完全不如小桃姐姐平易近人。”

黄小桃道:“别拿我跟那种女人比!”

“对对,连给小桃姐姐提鞋都不配。”王大力连连点头。

寥组长叫人把窗帘拉上,打开投影机,开始讲解案情。武曲市刑警大队的设备真不赖,程厅长就是从这里升上去的,这里可以算是他的‘娘家’,难怪特别照顾。

这次的死者是一家三口,一对夫妻以及男主人的母亲,男主人是一名批发供销商,平时对母亲特别孝顺,母亲已经有八十岁,腿有毛病,常年坐在轮椅上。夫妻两人关系非常和睦,别说打架,吵架的事情也从来没发生过,两人有一名十二岁的女儿在外面读书,因此侥幸逃过一劫。

这一家三口住在一栋老房子里,三天前的夜里,邻居听见他家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然后是摔东西的声音。

这名邻居是老太太的牌友,准备过去劝一劝,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门。结果突然就看见老太太坐着轮椅从二楼窗户上摔下来了,当场毙命,身上满是碎玻璃片,两个眼窝里还插着一双红筷子。

邻居意识到事情不好,赶紧叫来保安把门撞开,大家进屋一看,发现屋里到处是鲜血,‘简直就是用血把房子涂了一遍’,这是邻居的原话。

妻子倒在地上,浑身都是鲜血,被砍得血肉模糊,不成人形。半张脸都削了下来,被皮肉连着挂在脖子上,身旁放着一把剁肉刀。

而丈夫死得更惨,他已经身首异处,脑袋掉进了洗脸池里,两眼瞪得很大,流得满池子都是血……

和三个月前的案子一样,案发当时完全是密室状态,不可能有人从外面闯入。警方初步断定,夫妻俩突然神智失常,妻子把筷子插进老太太的眼睛,将她从楼上推了下来,随后夫妻俩持刀对砍。丈夫以为妻子死了,自己去厨房准备洗一洗伤口,被妻子从后面突然偷袭,一刀剁掉脑袋,然后妻子也因为失血过多,没走几步就坐在地上死了。

专案组把小区的保安,尤其是发现尸体的邻居仔细询问了一遍,没有什么疑点。

技术组的人也化验了他们当晚吃的食物,同样没发现什么可疑药物。

整个案子目前处于胶着状态,毫无进展。

听完之后,我问道:“死亡顺序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罗薇薇冷冷的翘起了一只大白腿:“是我判断出来的,这不显而易见吗?丈夫平时孝敬母亲,总不可能是他把筷子插进母亲的眼睛里吧?而且筷子上还有妻子的指纹;还有,丈夫总不会杀了妻子,然后把自己的脑袋剁下来了吧?这点常识都没有还当顾问。”说着,她冷笑一声。

寥组长问道:“宋顾问看出什么来了吗?”

“寥组长,你还是喊我宋阳吧,我觉得案情经过需要重新还原一下,你们走错方向了。”我说道。

“放肆!”罗薇薇一拍桌子:“我当法医也有五六年了,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哼,待会让我看看这位宋大神探是不是能让死者开口说话。”

“可以,我会让你看到的!”我毫不示弱地说道,其它警察都是一种看热闹的眼神,甚至带着些嘲笑的意思。

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和动物一样都有领地意识,我自打进了这个屋就隐隐感觉到,这些警察不欢迎我们这几个‘外来的和尚’。

我又问:“死者解剖了吗?”

“没有!”罗薇薇拉长声调,懒洋洋地说道:“正准备解剖呢,程厅长突然打来电话,叫我不要动尸体,留给他派来的特别顾问。”

黄小桃问道:“死者的女儿知道这件事吗?”

寥组长摇摇头:“亲戚朋友们都瞒着呢,她还在外面念书,根本不知情。这小姑娘也是可怜,一下子失去了父母和奶奶,唉!”

寥组长长叹一声,看他的年龄,大概也是有儿女的人,多少有些感同身受。

黄小桃又问道:“死者的人际关系调查了吗?有没有和谁结过仇?”

“查了,没什么值得注意的线索,详细的口供我待会拿给你们过目。”寥组长道。

我们也没什么要问的了,寥组长便宣布会议结束,我们这支特别小组就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调查,其它人全力协助。他笑道:“从现在开始,我这个组长就算是让贤了,本案全权交给黄警督来处理。”

“黄警督?”王大力诧异地看向黄小桃:“你不是警司吗?”

黄小桃得意地一挺胸脯:“连破两桩特大案件,我已经晋升为三级警督,当然局里的正式文件还批下来。”说完笑着拍拍我:“宋大神,再保佑我升几级呗!”

“多烧香,多上贡,心诚则灵。”我配合的笑了。

“没问题,中午我请你们去武曲市最有名的宾满楼吃烤鸭!”黄小桃说道。

一级警司到三级警督虽然只是升了一级,但听上去威风多了,当年爷爷只用了几年时间就让孙老虎从一个普通的刑警中队长升到局长,看来也并非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突然间有个野心,何不来个警监养成计划,让黄小桃一步步升为警监,那么职位至少是处级以上,以后没事就跟警监出去喝个茶吃个饭,真是倍有面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