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结束后,我说想去看看尸体,寥组长正要开口,白一刀却突然道:“组长,我带这几位贵客去吧。”

“行!”寥组长小声交代他一句:“不许惹事!”虽然声音很小,却没有逃过我的耳朵。

白一刀,罗薇薇还有几名警察当下带我们出了刑警队,我问道:“停尸房不在这里吗?”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白一刀说道。

我们走到了停车场,我心想尸体总不可能扔在露天吧?白一刀显然在骗我们,我倒要看看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果然白一刀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十分傲慢地扬起下巴道:“我看过几位的资料,听说你们中间有一位曾经是武警的总教头,小弟正好也练过几天,我们切磋切磋怎么样?”

我一阵冷笑,白一刀这个官二代,摆明了要给我们来个下马威,到底是谁给谁下马威还说不准呢。

我朝王援朝看去,他冷冰冰的嘴角突然咧起一丝微笑:“好!”

“爽快!那咱们就玩两下热热身子,还请王教头手下留情。”白一刀扭着脖子,把手腕扭得喀喀作响,上前几步,拉开一个架势:“请!”

王援朝也走了出来,不过什么架势也不摆,而是掏出一根烟点上。

黄小桃吩咐道:“王援朝,别把他打坏了。”

对面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笑,一名警察道:“他能把白哥打坏?我们白哥可是蝉联三年的散打冠军。”

“好汉不提当年勇,都是过去的事了。”白一刀笑道:“王教头,献丑了!”

说完,白一刀便一个箭步上前,招式有如猛虎一般,一拳直奔王援朝的面门袭来。这时王援朝还在低头点烟,我心想这他妈不是偷袭吗?白一刀这小子太阴险了。

王大力甚至吓得叫出声来:“小心!”

结果王援朝头都不抬,轻描淡写的就避开了这一拳,顺势用肩膀撞了撞他。

白一刀虽然马步扎得极为稳健,却被王援朝这一顶连退了好几步,要不是有人扶住,险些就倒在地上,可以说是狼狈至极。

我们这边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王援朝这战斗力,吊打白一刀完全不在话下。

“一刀!”罗薇薇担心地喊出来,我突然明白了,原来这俩是一对,难怪这么对脾气,一样的目中无人。

我虽然对武学一窍不通,但武侠小说还是看过的,王援朝刚才用的这一招大概就是铁山靠。他撞倒白一刀之后,嘴上的烟刚刚点着,畅快地吸了一口,好像没事人似地站着,摆摆头活动了一下脖子。

白一刀推开从后面扶住他的人,气得龇牙咧嘴,把外套脱下来扔在地上,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他几步上前,一记鞭腿就朝王援朝扫过来。

那一腿来势迅猛,发出呼呼风响,而且是照着王援朝的脑袋踹的,我心想这孙子太阴损了,一上来就用这种杀人招术!

王援朝向后撤了一步,很随意地让过这一脚。

白一刀前脚落地,后脚紧跟过来,丝毫不拖泥带水,直奔王援朝的心口。王援朝把身子一侧再次避开了,然后捏着香烟深吸一口,把烟扔掉,这才拉开一个架势。

两人飞快地交起手来,看得人眼花缭乱,我虽然不是内行,但也看出一些门道来。每次白一刀挥拳,王援朝就朝他胳膊根打一拳,叫他这一拳打不出来;白一刀踢腿,王援朝就朝他大腿根踢一脚,叫他这一脚踢不出来。

两个人,一个上蹿下跳,却拳拳落空;一个纹丝不动,却招招凌厉,就好像老师在教训徒弟!

对面几个不懂行的警察一开始瞎起哄,后来也集体噤声了,傻瓜都能看出来,白一刀完全是被吊打,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场上只剩下我们这一边的喝彩叫好声。

事后我才听王援朝说起,原来他用的正是截拳道,也就是李小龙创立的拳术,‘截拳道’这三个字听着很酷,很多人却不了解它的意思。‘截’就是拦截的意思,在对手连拳头都没举起来的时候,一拳击中关节,把对手招式化解于无形,是一种以攻代守的拳法!

白一刀使用的是军警格斗式,王援朝可是武警的总教头,对这套拳法比吃饭睡觉还熟悉,白一刀完全是在班门弄斧。

一方面,白一刀稍有动作,王援朝就知道他要用哪一招,应付起来毫不费力。

另一方面,王援朝知道如果用相同的招式对拼,可能会缠斗得比较久,之前白一刀欺负我,王援朝有意要替我出出这口恶气,所以才用截拳道来教训这小子!

截拳道的招式可以说完克军警格斗术,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截拳道的前身咏春拳在七八十年代便被列为‘禁拳’。

两人交手到最后,白一刀已经气喘吁吁,力不从心,王援朝却气定神闲,镇定自若。

两人突然同时伸出拳头,拳锋在半空中对碰了一下,发出惊心动魄的一声震响!

白一刀被打得缩回手,拼命甩着手腕,这时他身上已经被踢得到处是鞋印。再看王援朝,自始至终白一刀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一下。

“卧槽,太牛逼了!”王大力叫了起来:“王大叔简直就是豹子头林冲。”

王援朝笑了笑,转身往回走,这时白一刀突然从后面冲过来,我一阵大惊,这小子竟然玩阴的!

“小心后面!”我叫道。

白一刀已经红了眼,跳起来,想从后面勒死王援朝。

王援朝直接一记回旋踢,把白一刀踢出一米多远,一屁股墩坐到地上,我仿佛听见屁股摔裂的声音。

警察们赶紧冲上去,白一刀坐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他骂道:“你们出手伤人,我要告诉我爸,叫你们全部吃不了兜着走!”

王援朝一脸不在乎,慢吞吞地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点上。

“你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吗?”王大力说道:“自己找碴被人揍了还要找老爸,你老爸好像不在,要不要现场认一个,我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你这个要求。”

“兔崽子,我弄死你!”白一刀恶狠狠地说道,站起来对身边几人道:“他们出手伤人,你们都看见了,薇薇,你都看见了吧?”

警察们犹豫了一下,纷纷点头,我心想这帮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白一刀自以为找回几分脸面,整整衣领,得意洋洋地说道:“等着瞧吧,我管你们是厅长派来的,还是部长派来的,有你们好看的!”

我冷笑一声:“亏你还是个警察,人证是靠不住的,关键还是得靠物证。”

说完,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刚白一刀向我们挑衅的那段话,我用手机一字不落地全部录了下来。这也是从秦法医那里学到的人生经验,对付这种小人,留下物证比什么都好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