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具尸体,我得出一个结论:“这场命案里,死的总共有四个人。”

在场的人微微有些吃惊,黄小桃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

罗薇薇到底是法医,第一个反应过来道:“你该不是想说,她怀孕了吧?”

我指了指死者露在体外的子宫:“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罗薇薇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但从她的眼神我能看出来,她正摆出一个十分不屑的模样:“显而易见?我看你是在信口雌黄,你连解剖都没做就妄下结论,最起码也要作一下分泌物的化验,法医是科学,科学可不是靠猜的。”

“罗小姐,你有多依赖仪器?《洗冤集录》记载:‘怀胎一月如白露;二月如桃花;三月男女分’,从这子宫上的桃花瓣形状判断,死者怀孕已经有两个月了。”我说道。

罗薇薇皱着眉,嘀咕道:“我才不信什么《洗冤集录》,不过是平头百姓看的小说罢了。”

我笑了,平头百姓看的小说?这法医真会给我扣帽子,当下说道:“你想做什么化验,请便吧。”

罗薇薇瞪了我一眼,当即拿出一只棉签,取了一些子宫分泌物,拿去痕鉴科做化验。

她前脚刚走,王大力就拿着三件外套进来了,问道:“那美女法医怎么气冲冲地出去了……哎呀妈呀!”

当他瞅见铁床上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时,吓得惊叫出来,赶紧把脑袋转过去。

“怂!”黄小桃嫌弃地说道。

我叫王大力帮忙给我们披上外套,一下子感觉暖和许多,王大力不敢再看尸体,眼睛瞅着别处道:“阳子,你还需要什么东西,我现在出去买。”

“去帮我抓一味药,叫木蝴蝶,再买一瓶亚麻子油或者橄榄油,买两口不锈钢锅,一大一小。”我吩咐道。

“你要炒菜?”王大力有些纳闷。

我笑骂道:“混蛋,别在尸体前面说这种话行不行?你小心晚上睡觉有什么东西找你去。”

王大力吓得哆嗦起来,双掌合十,连忙向死者连说了几句“对不起”,然后问我:“木蝴蝶是个啥玩意,药店有卖吗?附近不知道哪里有中药铺子。”

“木蝴蝶也叫玉蝴蝶、千层纸,用不着去中药铺子,你去超市卖养生茶的地方就能买到,帮我抓四两,你尽管挑好的买。”我吩咐道。

“这还用得你说,我走了。”王大力一溜小跑。

“等一下!”我叫住他,然后掀开第二具、第三具尸体上面的白被单察看了一下,男性死者果然是身首异处,身上有多处刀伤,腹部淌出长长一截肠子,手掌僵硬呈拳状,似乎也是生前死死地攥过一把刀。我抓着他的手臂活动了几下,对于接下来该怎么验已经胸有成竹。

老年女性死者的情况稍微没那么惨,她身上的碎玻璃片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只有一些划伤和扎伤,都不是太深,两个眼窝里的眼球已经被破坏,周围凝固着黑红的鲜血,看上去就像两个深邃的黑洞。

我把手掌垫在尸体下面摸了摸,发现致命伤为脊椎断裂和后颅骨破裂。

我对王大力说道:“再买一些裤子上用的松紧带,一根结实的木棍,一些大号缝衣针,一块磁铁,几个强力粘胶挂钩。”

“好嘞!”

王大力答应一声去了。

我回到第一具尸体前,黄小桃歪着脑袋研究死者的子宫,说道:“宋阳,你怎么看出来她怀孕的,什么‘二月似桃花’,这有什么科学道理在里面吗?”

“你数数这个桃花有几瓣。”我把手一指。

“五瓣。”黄小桃答道。

“什么颜色?”

“粉红色。”

“后面是不是有一根若隐若现的花茎?”

黄小桃仔细看看:“真的哎!”

我对她解释道,子宫上面浮现出的这个桃花形状其实是一个婴儿的雏形,五瓣正是它的四肢和脑袋,那根‘花茎’便是脐带。

黄小桃恍然大悟,唏嘘道:“太残忍了,两个月大的婴儿,就这样跟妈妈一起命赴黄泉了。”

我叹了口气:“是啊!”

还好只是两个月,这时的婴儿还不能算是一个人,如果到了‘五月筋骨成’的时候,才真正算的上是一尸两命。

而且那种死者怨气极重,验尸之后仵作必须用艾叶在自己身上反复熏烤,否则会把未能投胎的婴儿怨气带出来。

如果家里有孕妇,必会被殃及到,生下怪异的化生婴!

这种化生婴往往都是四手四脚或者拥有两个脑袋,那不是连体婴,而是医学上所说的嵌合体,两副身体嵌合在一起,就好像有另一个婴儿强行借腹投胎一样。

祖宗流传下来的许多禁忌,背后都有其深意,虽然它们渐渐成了一种看起来毫无意义的仪式,但爷爷当年教导我说,切不可把它们单纯理解成封建迷信,否则必会遭殃,这类禁忌我一般都会牢牢恪守。

我叫王援朝把手提袋里的‘听骨木’递给我。

我接过‘听骨木’逐一听了一遍死者的骨音,判断死亡时间为四十小时左右,虽然死亡报告上写得很清楚,但必要的流程我还是要走一遍的,以防有什么遗漏。

这时罗薇薇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告,我问她:“化验结果出来了吗?”

她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承认这次让你蒙对了,死者确实怀孕两个月。”围观的警察们发出一阵窃窃私语声,看我的眼神也变得和之前有些不同了。

蒙对了?真可笑。

我说道:“那我就再蒙一件事,死亡顺序是丈夫杀了母亲,然后杀了妻子,最后丈夫自杀!”

罗薇薇哼了一声:“宋顾问,你是在开玩笑吗?丈夫平日里明明很孝顺,怎么可能杀母亲,哪怕当时他处在精神失常的状态下。”

我回敬道:“罗小姐,你的法医资格证是买来的吗?验尸还要考虑死者之间的亲情?”

罗薇薇眼神变得有些尴尬,尖着嗓子道:“口说无凭,有本事你证明给我看啊!”

我对王援朝道:“王叔,帮我去痕鉴科取一台紫外线灯过来。”

王援朝答应一声去了,我拿起男性死者的左手,在指腹上轻轻挤压了几下,指尖处顿时冒出一些细小的东西来。以我的眼力自然看得清楚,但其它人就看不见了。

王援朝取了一部紫外线灯过来,黄小桃打趣道:“真新鲜啊,现在连你也用上先进仪器了?”

我笑道:“中西合璧嘛!”

仵作也是一门古代科学,会根据每个时代的实际情况发生一些变化。就拿这紫外线灯来说,古人也用紫外线验尸,但在当年的技术水平下,想得到紫外线很费劲,要把尸体搬到太阳下面,再用涂了特殊药水的纱布来过滤阳光。

现在有这玩意就方便多了,我何必舍近求远?

我拿着紫外线灯在死者的手指上扫了一下,紫外线灯能让一些微小物体清晰呈现出来,比如毛发、皮屑,罗薇薇看清之后,突然瞪大眼睛,脑门上沁出一层冷汗。

我冷笑着望向她:“看见没有,死者手指上是什么东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