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薇薇的额头流下一道冷汗,支支吾吾的答道:“好像是一些竹子上的毛刺。”

我关掉紫外线灯,道:“从这些毛刺扎进去的角度看,死者当时用力推过一种竹制棍状物,你要还是不信,大可以去比对一下那双红筷子,看看毛刺是不是从上面剥落的。”

“真的是丈夫杀了自己的母亲!”黄小桃惊讶道:“弑母!?这简直太凶残了!”

罗薇薇愤愤地说道:“就算这件事让你说中了又怎么样,最后一个死掉的肯定是妻子,因为……”

“因为你觉得,人不可能把自己的头砍下来是吧?”

在我咄咄逼人的视线下,罗薇薇有些动摇,我知道她开始怀疑自己先前的判断了。

但她最终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当然不可能了,脖子上有那么多神经和血管,砍到一半的时候人就死了,怎么可把头砍下来?这不是基本常识吗?”

我冷笑道:“那咱俩打个赌怎么样?”

罗薇薇慌乱起来:“赌……赌什么?”

她是女孩,我也不想搞得太过分,让她吃烟灰什么的,便说道:“你会开车吗?”

“会!”罗薇薇点头。

“如果我能证明死者是自杀的,我们在武曲市办案这几天,你就免费当我们的司机。”我说道。

“什么?”罗薇薇瞪大眼睛:“凭什么?”

“怎么,没信心了是吗?”我问道。

罗薇薇皱了皱眉,大概是在权衡得失:“那要是你输了呢?我可不需要你当我的司机!”

“你想要我也没驾照啊。”我笑道:“我输了随便怎么样吧。”

“好,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们四个去找一刀,为刚才的事情道歉!”罗薇薇想了想说道。

我本以为她会叫我们别再掺和这案子了,没想到罗薇薇竟然公开维护自己男朋友,这点倒是挺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她也有几分自知之明,知道这案子仅凭他们根本破不了。

我爽快地答应:“别说道歉了,下跪认错都没问题。”

黄小桃瞪大眼睛:“喂!”

罗薇薇很得意地抱着胳膊:“好,这可是你说的,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黄小桃小声抱怨:“宋阳,你打赌就打赌,干嘛把我们也搭进去,要下跪你自己下跪去!”

“放心吧,我会弄错吗?”我神秘的笑了笑。

“好吧,我相信你,你可别给咱们南江市警察丢脸哦!”黄小桃道。

“尽管放一百个心吧!”

罗薇薇见我没动,便催促道:“验啊,我们还等着看你有什么高招呢。”

“别急,等我的助手回来。”我淡淡的道。

等了二十多分钟,王大力才赶回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后面还背着两口锅,样子特别滑稽,兴冲冲地说道:“哎呀,阳子,这里的超市太难找了,给,你要的东西!”

“谢了!”我让王援朝帮我把强力胶挂钩在天花板上贴上一排。

罗薇薇叫道:“喂,你们别在这里乱搞啊。”

我看了她一眼:“要不要我验尸了?你放心吧,之后我会清理干净的。”

贴好之后,我把所有松紧带都系成圈,等距离挂在木棍上,再将木棍插进那排挂钩里,用手拽了拽,确定是否牢固。

所有警察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

“王叔,帮忙抬下尸体!”我命令道。

我和王援朝把那具男尸抬到挂钩正下方,摆成跪姿放在一张铁桌上,然后在死者的手臂套上松紧带,尸体就像被吊起来的提线木偶一样。

“这是……审尸术?”黄小桃问道。

“不,这次我要用的手段比审尸术还要高级。”我拿出缝衣针和磁铁,把针在磁铁上朝一个方向摩擦,直到它带有磁性,变成一枚磁针。

这个准备过程是比较漫长的,王大力又开始耍宝道:“阳子,我前两天听到一个笑话,可好笑了。”

“说来听听。”我问道。

“讲两个警察来到命案现场,年长的警察对年轻的说:‘小明,这案子和上个月发生的密室杀人案,还有码头碎尸案,还有上上个月的十字路口抛尸案有一个共同点。’年轻的警察就问:‘你是说,这些都是同一个人作的案?’年长的警察严肃地说:‘不,我是说,这几个案子我都破不了。’”

王大力说完,自己捶着腿大笑起来,我和黄小桃也撑不住乐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薇薇和那帮警察大概以为是在讽刺他们破案能力不行,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黄小桃笑着道:“你注意点场合好不好。”

王大力贱兮兮地看了一眼罗薇薇:“行行,我知道了。”

这时我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这次我要用的可以说是‘审尸术’的升级版——‘起尸术’,《断狱神篇》里记载了一种极其玄妙的手法,通过磁针刺穴让死去的尸体‘活’过来。

上次吸血鬼案我偶然间用到‘审尸术’,回去之后恶补了一下人体脉络的知识。

人体脉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曾有西医把尸体解剖,发现并不存在中国人所说的脉络,便武断地宣称脉络只是一个东方迷信。

但在中国数千年的医学史中,点穴、针灸确实有神奇的治愈效果,在中医理论里面,人体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通过一个穴道就可以左右某个器官、某个部位的功能,这是千百年来被反复验证的事实。

因此有种观点认为,人体中有许多小磁场,这些小磁场交汇的地方就形成了一道道生物磁脉,这便是《黄帝内经》中提到的十二条脉络的本质!

而所谓的‘起尸术’便是将磁针刺进一些特殊的穴道,将人体磁脉中残存的磁力释放出来,让肌肉重复死前的动作。

当然,被‘唤醒’的肌肉力量微小,仵作必须要借助外力,比如用这松紧带来分担尸体的体重,才能看见效果。

下针之前,我提醒王大力:“待会又有高能画面了,你要不要出去呆一会儿?”

王大力兴奋地直摇头:“不要紧,我能受得了,这可是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比恐怖片刺激多了。”

我一阵好笑,待会被吓到可别怨我。

我用手指丈量着死者的脊柱,将磁针分别刺入死者脊椎上的大椎、神道、灵台、中枢、悬枢、命门、腰阳关几个大穴,几乎没入半根针。

这些穴道在活人身上是万不敢轻易尝试的,轻则致瘫,重则致命!

但是在死人身上,不下这种‘猛药’是无法让他‘活’过来的。

所有针都刺完之后,尸体并没有反应,罗薇薇冷笑一声:“切,神神秘秘地搞了半天,一点效果也没有。”

“你别着急啊!”

我在尸体的肩膀上猛的一拍,此刻那具尸体居然缓缓的动了起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