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动了!”罗薇薇吓得捂住嘴,不断的向后退。

“诈尸啦!诈尸啦!”

“这怎么可能,明明连脑袋都没了。”

整个屋子里充斥着一片慌乱至极的尖叫声,有些警察被吓得手舞足蹈,拼命的往外面跑。

王大力大声呼救,狼狈地撞翻了一张椅子,差点摔到地上去。黄小桃的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嘴张得可以塞得核桃进去,即使面无表情的王援朝,我也注意到他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此刻,跪在桌子上的尸体正慢慢抬起右手,好像手里举着一把无形的刀,正在朝自己的脖子不断劈砍!

起初动作幅度不大,只有手腕在抖动,然后在松紧带的作用下,整条胳膊都动了起来,反复地劈砍自己的脖子。

人的肌肉是可以记忆动作的,就好像常年骑车的人不用去想也能蹬车一样,人体死亡瞬间,中枢神经坏死,体内磁场刹那间崩溃,但却会像录唱片一样,保存下一小段肌肉记忆。

当然,肌肉记忆是因人而异的,有些腐烂严重、或者脊柱断裂的尸体是无法对其施展‘起尸术’的。然而这具尸体死后肌肉僵硬,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张力,几乎是施展‘起尸术’的完美试验品!

这样想着,我心里竟然有一丝得意,就好像工匠完成了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我知道这种心理很变态,但当仵作的人,多多少少内心都与常人有些不同,不然也吃不了这碗饭!

我正打算向罗薇薇说明原理,回头一看,她人不在见了,门大开着,不少警察已经吓得逃之夭夭,在走廊里大呼小叫。

我问道:“罗薇薇出去了?”

王大力指指地面,我一看,差点没乐出来,罗薇薇竟然吓晕过去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翻着一对白眼,那股冷艳十足的范儿荡然无存。

“就这心理素质还当法医?”我鄙视地说道。

“就是啊……”黄小桃吓得脸色苍白,但并没有像他们那样失去理智:“宋阳,你让那尸体停下来吧,太恐怖了!”

“等下,我录下来,省得待会她不认帐。”

我用手机录下一小段,这要是上传到哪个灵异网站上,估计能吓坏一票人。

完事之后,我拔出尸体身上的一根磁针,然后尸体就像切断了电源一样,突然间不动了,只剩下一条胳膊还高高举在半空中。

“我的妈呀,太几把吓人了!”王大力松了口气:“宋阳你不带这么吓人的,早不告诉我。”

“我不是提醒你了嘛!”

“我哪知道是这种高能画面……”说着王大力打了个大喷嚏,我们三人都穿着外套,就他一个人穿着t恤衫,我说道:“你小心感冒了,去车上取件外套吧。”

“不要紧,我体质好。”王大力用手掌摩挲了一下肩膀。

我把罗薇薇弄醒,她受了惊吓,一醒过来拼命地在地上后退,慌乱地说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是我!”我安慰道。

罗薇薇的口罩歪在一旁,朝我身后的尸体瞥了一眼,嘴唇发抖地道:“你……你是不是会什么巫术?”

我笑了,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原理,最后道:“你要是不信的话,反正平时你经常能接触尸体,下次你也可以试试。”

“不不!”她拼命摆手:“我信,我信。”

“死者自己砍掉了自己的脑袋,你承认了吧?”我问道。

她点点头,然后露出狐疑的眼神:“可是不对啊,脖子上的神经很多,他用的只是普通的菜刀,不可能一刀把脖子切断,按理说砍到一半就会停下来。”

“你说的对,这也是我证明这件事的意义所在!”我环顾屋子里的众人,一字一顿地说道:“死者当时被人控制了身体。”

黄小桃大惊失色:“你的意思是,催眠?”

“不是催眠,我想是某种可以支配身体的邪术,使死者不由自主地做出这些事情。”说完我掀开白被单:“你们看男女死者死前的表情,是不是很痛苦?”

罗薇薇爬起来,凑过来道:“果然是这样,死者的表情确实痛苦万分。”

黄小桃朝门口看了一眼,经历了刚刚的一幕,不少警察都吓跑了,剩下的还有四五个人,她说道:“那我们是不是该检查一下证物?”

“不着急,我还有一样东西要验。”我问罗薇薇:“指纹你验了吗?”

罗薇薇点了点头:“痕鉴科的同事验过了,尸体的身上、衣物上只有他们自己的指纹,没有外人的。”

“那咱们再验一次,去给我拿个酒精灯过来。”我吩咐道。

罗薇薇答应一声去了,黄小桃笑道:“宋阳,你这招敲山震虎太厉害了,这妹子现在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谁叫她之前目中无人,吓吓她也好。”

我从袋子里拿出橄榄油、木蝴蝶以及锅,在锅里倒入许多油,然后放进木蝴蝶,王大力问道:“宋阳,你这炒菜顺序不对,油热了才能放菜。”

“你闭嘴!过来帮忙。”我说道。

“怎么帮?”王大力问道。

“给我端着锅。”我说道。

罗薇薇取来酒精灯,我将酒精灯放在锅下面加热。很快油烧热了,里面的木蝴蝶被煎得滋滋作响,油烟不断冒出来,全部附着到了锅壁。

大概有五六分钟,我见王大力手都累麻了,当下说了声可以了,把酒精灯熄灭。

我找来一把小刀刮出锅壁上的油灰,大概有二两左右。

黄小桃说道:“宋阳,看你验尸真是一种享受,每个步骤都好有意思。”

“站着看当然觉得有趣了。”我淡淡的道。

“你这人真没心没肺,我难道没帮忙吗?”

“你帮忙了吗?”

黄小桃支支吾吾:“刚刚我不是递东西给你了?”

“那也叫帮忙?”我情不自禁的笑了。

黄小桃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

我让王援朝把男尸抱回铁床上,然后将油灰轻轻地吹在尸体的胸口,王大力问道:“这是干嘛?”

“木蝴蝶和橄榄油都是质量很轻的东西,这两样东西煎出来的油灰比警方用的铝粉还要轻许多,可以测出一些不易察觉的东西。”我解释道。

因此整个过程我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口气把手上的油灰吹没了。

尸体的胸口覆上一层油灰后,我轻轻吹掉,并没有什么发现。

然后我在女尸的胸口以及腹部做了同样的事情,这一次当我把油灰从皮肤表面吹开之后,下面出现了一行脚印,是的,小脚印!

“这是……”黄小桃惊讶地说:“猫的脚印?”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