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置好王大力后,黄小桃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宋阳,你快来停车场,出事了!”

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到停车场一看,差点没笑出来。

原来罗薇薇开着黄小桃那辆黑色宝马车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车门在柱子上擦掉了一块漆,车门紧挨着柱子,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看来罗薇薇这车技不咋样嘛!

黄小桃肉疼得大呼小叫,罗薇薇撇撇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车漆的钱我回头赔你就是了!”

黄小桃摆摆手道:“算了,我有车险,就是太麻烦,又得跟保险公司的人扯皮。”

黄小桃让我去帮忙把车弄出来,我说这个我也不太在行啊!最后还是王援朝上阵,三下五除二地把车开出来了,黄小桃啧啧称赞道:“老司机,不愧是老司机。”

“你知道老司机是啥意思吗?”我问她。

“不就是这个意思吗?”黄小桃疑惑的道。

我一阵无语,看样子黄小桃平时不怎么上网。

我有点后悔让罗薇薇做司机的决定,这姑娘死要面子,说只要上路就没问题了,最后还是让她来开,惊心动魄地出了停车场,上路之后倒还算平稳。

半小时后,我们来到命案现场,是一条古旧的老街,有许多店铺但都关门了。这里建筑很杂乱,头顶上晾着许多衣服,因为快到中午了,居民都在家里做饭,从窗户里传来炒菜的声音以及油烟味。

罗薇薇说这条街在武曲市有些年头了,以前都是卖杂货的,后来附近的综合性大超市越来越多,年轻一代都不愿光顾这里,就渐渐没落了……

罗薇薇领着我们来到一栋两层小楼前,外面拉着一道警戒线,门上贴着警方的封条,黄小桃道:“死者家里不是挺有钱的吗?怎么不住公寓楼。”

罗薇薇解释道:“死者的父亲以前是做字画生意的,这栋临街的房子以前是字画铺,是死者后来从父亲手里继承来的。”

我问黄小桃:“你没住过这种老房子吧?”

她摇了摇头:“没住过,肯定没公寓楼舒服吧,我从小就住公寓楼。”

我从小就住在宋家老宅,这种木结构的老房子冬暖夏凉,连空调都不需要,特别舒服。后来上大学我住宿舍楼好长一段时间都不适应。

我们撕掉封条走进屋里,一楼的格局很宽敞,像个大开间,看来以前确实是做店铺的。因为没有开灯,一楼显得有些阴气森森的,黄小桃道:“好像恐怖片的场景啊!”

罗薇薇嘲笑了一句:“胆子这么小还当警察?”

黄小桃瞪她一眼:“你不说话会死!刚才被吓晕过去的人是谁?”

“我刚刚只是不小心摔倒了而已。”罗薇薇狡辩道。

“是啊,都口吐白沫了,你赶紧去医院照个ct,看看是不是撞到脑子了。”黄小桃讥讽连连。

“你!”

我怕她们在这里吵起来,就对罗薇薇道:“罗小姐,你去帮我买一袋细筋面粉。”

她正跟黄小桃虎视眈眈,没好气地甩给我一句:“要那玩意干嘛?”

“快去!”我命令道。

罗薇薇很不情愿地出门去了,黄小桃叹息道:“人长得好看,就是脾气太差,估计是让她的官二代男朋友给宠坏了。”

“我觉得长相也一般吧,没你好看。”我答道。

我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黄小桃反应特别强烈,开心地拉着我的手:“宋阳,你真这么觉得?”

我羞愧地承认:“是……是啊!”

罗薇薇确实是个美女,可是我感觉她的漂亮很‘尖锐’,怎么说呢,就是尖下巴、吊眼角、柳叶眉,远不如黄小桃长得珠圆玉滑,讨人喜欢。

不过以气质来论,黄小桃很干练,洒脱,透着一股女警官的帅气和英姿。罗薇薇却透出一种娇生惯养的任性,刁蛮,完全是大小姐脾气。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黄小桃拿手肘捅捅我:“对了,认识你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呢。”

“呃……”我看了她一眼,脸颊突然一阵发烫:“长发萌妹!”

黄小桃意外地说道:“什么?正好跟我相反嘛,你该不会是不好意思说喜欢我这种类型,故意这么说的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矢口否认。

我们踩着嘎吱作响的木质楼梯上到二楼,从楼梯口,一眼就能看见命案发生的餐厅。

里面简直是一片狼籍,桌子掀翻在地,窗户打破了,地上到处是碗碟碎片和筷子,墙上溅了许多鲜血,几乎快看不出原本墙纸的颜色。地上还用白绳子圈出死者倒下的形状,加上厚厚的窗帘遮挡阳光,场面可想而知有多么阴森诡异。

我皱着眉头道:“这房子风水不好。”

黄小桃意外地问我:“哟,你还懂风水?”

“风水嘛,其实也没那么玄妙,我爷爷跟我说,其实就是屋子给人的第一印象舒不舒服。”我指点起来:“你看这间屋子的卧室跟餐厅门对着门,一点也没有;楼梯这么陡,老太太腿脚不好,上下肯定特别不方便;卧室和卫生间隔着这么远,中间还要走楼梯,冬天的晚上摸着黑上厕所肯定又冷又提心吊胆……”

“说得有道理,以后我买房子,还请宋大师帮忙看看。”黄小桃连连点头。

“不敢当不敢当。”我笑道。

这屋子只能说设计上有缺陷,但还不至于到给主人带来血光之灾,风水与命案应该没什么联系。

我们走进餐厅,这里和厨房是连成一体的,厨房里也很凌乱,满地都是碎瓷片,散落在地上的刀具已经被警方拿走了,料理台前用白线勾勒出了一个人形。

我静静观察了一会,试图在脑海中还原命案发生的整个过程,这案子从常理来说已经没必要侦破了,因为凶手已经死了,可我们要揭示的是它反常的一面,它背后的原因!

我拉开窗帘注意到对面有一栋空房子,然后又对着墙上的一个工艺品面具出神地看了半天,黄小桃说道:“是不是喜欢这东西啊,回头姐给你买一个?”

“不是,我在考虑一些其它的事情。”我答道。

“有什么头绪吗?”黄小桃问道。

我摇了摇头:“毫无头绪。”

“我也是看不出任何线索来,这案子太离奇了……”黄小桃说道。

然后她扭头问王援朝:“王援朝,你经验丰富,看出什么没有?”

王援朝面无表情地沉默了十秒钟,黄小桃叹息道:“好吧,谢谢你的宝贵意见。”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黄小桃道:“是罗小姐回来了吧?”

她刚准备下楼去接,我却拦住她,侧耳细听。

这脚步声不像是罗薇薇的,我瞬间警惕起来:“不对,是有别人进来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