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示意他俩别发出太大动静,悄悄下楼。

我们躲在楼梯口里,就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摸进屋来,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不许动,警察!”黄小桃喝道。

男人抬头看见我们,吓得大惊失色,掉头就往外跑,我们紧跟着冲出去。王援朝的速度快得跟一头猎豹似的,很快就追上那男人,把他扑倒在地,从腰间取出手铐给他铐上,动作干净利落。

沿街的居民听见动静,纷纷出来围观。

我们追上去之后,那男人哭丧着脸说道:“警官,我就是看见门开着,进去瞧瞧情况,真的没做什么……”

黄小桃叉着腰,声色俱厉地说道:“进去看看?你不知道这里是命案现场吗?你是不是跟这起命案有什么关系?”

男人被吓得脸色煞白,拼命的摆手:“警官,警官,我其实……是想看看有没有东西能顺出来。”

黄小桃乐了:“真不经吓唬,原来是个贼。”

男人脸上一阵青白,围观的居民中有人认出他来:“就是这家伙,上个月偷了我晾在外面的一件衣服。”

“我家丢的花瓶肯定也是他偷的!”

“对,还有我儿子的一辆自行车,放在外面一转眼就没了。”

居民们七嘴八舌地声讨起来,小贼畏畏缩缩地低着头,拼命向我们投来求助的眼神,黄小桃亮出证件,说道:“大家稍安勿躁,我们是警察,这个小偷我们会带回去好好审训,所有丢失的赃物我们会一并追讨回来。”

居民们这才不再吵闹,我说道:“你怎么敢夸下这种海口?”

黄小桃冲我挤了下眼,笑道:“不要紧,这里又不是咱们的地盘,追不回来就让当地派出所背锅吧!”

我叹了口气:“本是同根生……”

黄小桃把小贼揪起来,问他叫什么,干什么的。

这小贼名叫张六儿,其实也不是什么专业小偷,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吊丝,见这一带没有物业管理,就隔三岔五过来转溜转溜,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好占。有时候把居民放在窗台的咸菜,花盆给顺走,甚至居民在门口放个煤炉子炖上一锅鸡他都能连锅端了,反正只要有便宜没他不占的。

黄小桃万分鄙夷地说道:“我真没见过这种没出息的贼,真是给祖师爷盗拓丢脸。”

张六儿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挨了黄小桃一脚,立马老实了。

我问道:“你整天在这里转溜,肯定知道前两天出了命案吧?没看见警察在这附近调查吗?为什么还要进那所宅子。”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进去看看。”张六儿讨好地冲我笑笑。

“你是不是惦记着里面的什么东西?”我虎视眈眈的逼问道。

张六儿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死过人的宅子,有啥东西好惦记的。”

好,既然你不说!

我突然发动‘洞幽之瞳’,张六儿吓出一身冷汗,我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惦记着屋里的什么东西!”

我本想用‘洞幽之瞳’识破他的谎言,哪知道张六儿这人胆小如鼠,闭着眼睛拼命摆手:“大哥,大哥,别杀我,我招,招还不行吗?”

我被他这怂样给逗乐了:“谁说我要杀你了。”

“你那双眼睛好恐怖,好像能杀人似的,跟那只猫一样……”

一听这话,我马上警觉起来,抓着他的肩膀焦急的问道:“你说的是什么猫?”

可能是我太激动,把张六儿抓痛了,他缩着脖子,瑟瑟发抖地说道:“大哥,大哥,你先收了那对红眼睛好不好?”

我收起‘洞幽之瞳’,叫他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

张六儿说他前阵子手头很紧,老是小偷小摸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就想来一票大的,闯空门!

他盯上的正是死者一家,因为白天两口子都不在家,只有一个老太太,那老太太患有腿病,眼神也不好,张六儿就冒充抄煤气的先进去踩下点,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张六儿趁只有老太太在家的时候成功混了进去,把屋里调查了一遍,发现一楼一个仓库里摆放一只猫的雕像,好像是镀金的,做工精细,惟妙惟肖,两颗眼珠似乎是宝石做的,看起来值老鼻子钱了。

张六儿当时就起了贼心,想把这猫带走,谁知道猫的眼睛突然动了过来!

张六儿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弄出些动静,老太太就在外面问怎么了?张六儿赶找些理由敷衍过去,然后就告辞了。

他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发现老太太隔三岔五会到邻居家打麻将,家里是没人的,准备挑一个好时机下手。

谁料没等到下手,这家人就出了那档子事,一家三口惨死,现场很快被警察给封锁了,只好放弃这个念头。

没想到今天路过发现门开着,一颗贼心又蠢蠢欲动,便想上来看看,岂料阴沟里翻了船。

张六儿说完之后,我思忖起来,刚刚并没有在屋子里看见什么雕塑,难不成有人把它带走了?

黄小桃问我:“这个贼怎么处置?”

我说道:“刚刚派出去的警察不是在附近调查吗?随便找个人,把他带回去录口供吧。”

“哎哎,大哥,大哥,我都招了,怎么还录口供啊,看你们调查命案也挺忙的,我就不打搅你们工作了。你们就高抬贵手,把小弟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张六儿道。

我被他逗笑了,说道:“不要紧,把你交给这里的派出所,不会占用我们的宝贵时间。”

张六儿苦着脸说道:“我这不都招了吗?东西我真没拿!”

黄小桃怒道:“你老实点,平时没少偷东西吧,回去把这些事情交代清楚!”

果然我们看见一个警察路过,叫他带上张六儿,送到附近的派出所立案,然后我们又返回命案现场。罗薇薇已经回来了,手里拎着一袋面粉问道:“你们跑哪去了?”

我答道:“出门抓了个贼。”

“抓贼?”罗薇薇冷笑:“你们可真够闲的,呐,这是你要的东西。”

我道了声谢,把面粉接在手中,走进一楼的仓库里勘查了一下,并没有张六儿所说的猫。我打开面粉,在窗户、窗台还有门附近撒了薄薄一层。

黄小桃突然问道:“咦,上次在学校对付那个女鬼的时候,你也用过这招,难不成你怀疑这屋里闹鬼?”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