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摇摇头:“不!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情。”

我又去二楼,在各个角落里撒了些面粉,办完之后回到一楼,叫罗薇薇把门锁上,准备离开。

黄小桃问道:“现在去哪儿?”

“警察们还没回来,肚子饿了,先吃饭去吧,你不是说请吃烤鸭吗?”我说道。

罗薇薇兴奋起来,看样子这姑娘平时也是个吃货:“我知道一条近路,我带你们去,宾满楼的烤鸭可有名了,你们肯定没试过一鸭三吃……”

我打断她:“没你的份,你回警察局帮我做一些化验,重点化验一下死者的鼻腔残留物,还有肠胃,看看有没有兴奋剂类的东西存在。”

罗薇薇被泼了这桶冷水,脸色顿时白了:“不是说不让解剖吗?”

“没事,我该验的都验完了,你随便剖吧。”我摆摆手。

“哦,知道了。”

罗薇薇走后,黄小桃笑道:“宋阳,你好无耻啊,对人家妹子这么刻薄!”

“是她自己打赌输了,之前都说了是免费司机,还管她饭不成?”我冷笑一声。

“一看你就不属于那种对谁都好的暖男,不过我喜欢,哈哈!”说着,黄小桃在我背上重重拍了几下。

被她这样夸奖,我脸上一阵发烧,忙岔开话题:“我觉得应该化验不出什么来,只不过排除法是必须的。”

“那岂不是又跟上一个案子一样了?”黄小桃问道。

“不,我们现在还是有所进展的,只是比较缓慢罢了,等等看吧。”我达答道。

我们三人去了宾满楼,这儿的烤鸭可真贵,一只就要四百多,再加上一些菜肴和服务费,消费足有六七百了。不过黄小桃付帐很大方,我问她:“你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开的车比你们队长还好,你那点警察工资够吗?”

黄小桃倒了杯可乐:“哈,我那点工资就是零花钱。”

“莫非你家里很有钱?”

她挤了下眼:“暂时保密,反正不是偷来抢来的,你就放心吃吧。”

我们美美地吃了一顿,吃完我给王大力带了一份,他一个人在宾馆肯定很寂寞。

下午我们回到警察局,调查的警察陆续回来了,我叫他们去二楼会议室集合,白一刀也到了,就是看我们的眼神带刺,这小子看来是没让王援朝揍服!

我叫他们把各自的发现汇总一下,大部分警察都没查到东西,有几名警察拍下几只猫的脚印,比对了一下,显然不是要找的那只猫。

实际上,通过刚刚张六儿交代的情况,我怀疑这只猫并非真实存在的。

我又问技术组的几名警察:“化验结果呢?”

一名警察回答:“只化验了几种。”

他跟我解释,兴奋剂类药物有一百多种,他们要一一进行比对,目前只做了布苯丙胺、卡西酮、二乙基色胺、安非他命这几种药物的检测,检测结果都是阴性,全部出结果估计得三四天。

我点点头,简单分配了一下接下来的任务。

目前有几件事情要去办,第一是梳理一下死者手机里的信息;第二死者是一名供销商,看看和哪些人有利益上的往来;第三是调查一下命案现场对面的空房子,看看最近有没有租出去过;第四是把死者的女儿找来,我有些话要问她。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名警察举手问道:“宋顾问,死者的亲戚都对他女儿隐瞒这件事,小姑娘今年才十二岁,在外面读书,把父母的死讯告诉她这不太好吧!”

我叹了口气:“早晚要说的,难道瞒一辈子?”

那名警察又道:“要调查的话找死者的亲戚不也一样。”

我问道:“你有几个叔叔?”

那名警员一头雾水:“四个。”

“那我问你,你四叔的生日是哪一天?”

警员一时语塞,我解释道:“亲戚之间往往比朋友还生疏,对一个人最了解的还是直系亲属,把那女孩找来就是了!”

分配完任务,我叫他们解散吧,明天一早我们碰头再汇总一下情报。

所有人都走了,还剩下两个人,罗薇薇和白一刀,白一刀大咧咧地枕着双手,道:“宋神探,我俩干什么?”

我掏出一张纸,是我中午吃饭的时候画的,上面是三个画具的图案,我扔给他道:“去找个木匠帮我打造出这三副面具,另外纸后面写了一些中药,照着给我抓一些来。”

白一刀不服气地站起来:“你就让我跑腿?”

我反问道:“除了跑腿,你还能干什么?我刚刚了解过你的背景……”

“你打听我爸干嘛?”白一刀生气的叫道。

我乐了,这小子以为谁都在乎他的处长父亲,我说道:“我打听的是你的履历,你当警察三年,参与侦破工作十几次,破案仅两起,一起是盗窃案,一起是命案,命案还是嫌疑人自己自首的。”

像白一刀这种凭关系进来的警察,破案率肯定不高,我有意要戳戳他的痛处!

白一刀瞪大眼睛指着我的鼻子:“你……”

我说道:“帮我把东西准备好,晚上送到这里来,不服从命令就别在专案组呆了。”

“不呆就不呆!”白一刀站起来准备走,罗薇薇小声地喊了他一声。

我叫住他:“你可想清楚,这起案件是省内的特大案件,省公安厅都在关注,而我当顾问以来,破案率为百分之百,这是你难得的立功机会!”

白一刀只好忍气吞声,把那张纸收起来,狠狠瞪了我一眼走了出去。

罗薇薇比他有自知之明,问道:“我下午还是给你们当司机?”

“不用了,你既然是一名法医,当司机太屈才了,干点份内的事吧。”我摆摆手。

罗薇薇顿时开心无比:“尽管吩咐!”

“去帮我弄两只小白鼠来。”我说道。

“什……什么?”罗薇薇脸颊抽搐着:“喂,请你尊重我的专业好吧!”

“行啊,那你就对三具尸体作一下全面解剖,评估一下机械性损伤程度,看看有无损伤并发症及隐性病灶?做一下脑部、骨髓、关节三项检查,看看脊椎的灰质、白质变化情况?另外我还需要主要脏器的切片样本各一份,以及血清、血小板的分离样本,写一份五千字的尸检报告明天提交上来。”

我一口气说完,罗薇薇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大概没想到我对法医学如此了解,过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道:“那个……小白鼠要多大的?”

“两三个月大的就行。”我答道。

等罗薇薇走后,黄小桃终于憋不住了,趴在桌上一边笑一边捶桌子:“宋阳,你太厉害了,看到她刚才的表情没有,就像吃屎一样。哈哈哈哈……不行了,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