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问我接下来干什么?我说暂时没事情做,等他们消息期间,不如先回宾馆睡个觉养养精神。

我们回到宾馆,王大力还躺着呢,我把打包的烤鸭和饭菜带给他,王大力竟然吃得挺欢,一边吃一边问起今天的调查情况,我简单说了一下。

王大力听完我的推测,问道:“阳子,你觉得这案子不是人做的吗?”

“不,无论任何案子,我始终坚信是人做的,否则就别破了。”我双目炯炯的说道。

这时隔壁传来哗哗水响,王大力一下子精神了,色眯眯地说道:“你听,小桃姐姐在洗澡哎!”

“不是啊,隔壁是王援朝的房间。”我答道。

他了无兴致地躺下:“切,隔壁老王!”

我们连夜开车来武曲市,我早困得不行了,睡了一觉,觉得精神好很多,打开手机发现收到几条信息。

专案组建了一个微信群,一名警察说查到一条重要情报,还有就是交代白一刀和罗薇薇的事情办妥了。

我穿好衣服,挨个敲了下黄小桃和王援朝的房间,等了大概五分钟,王援朝穿戴整齐了出现在我面前,我问他:“你没睡啊?”

“睡了。”他淡淡地答道。

过了一会,黄小桃才开门,她穿着宾馆的睡衣,脸上贴着补水面膜,长长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真足,怎么了,有线索了?”

“是啊,给你十分钟,快点穿上衣服。”我催促道。

“十分钟?喂,你有过等女孩子的经验没有,穿衣服加梳头怎么也得半个小时吧,要是化妆得更久。”黄小桃急了。

我头一次知道女生穿衣服要这么久,便说道:“那我和王叔先过去了,你待会过来。”

“行!”

我们来到二楼会议室,白一刀,罗薇薇和另一个警察已经在等着了。白一刀把两个纸包交给我,打开一看,一个里面包着三个柏木雕刻的面具,另一个包着几味中药。

我称赞道:“办事挺麻溜的嘛!”

他懒洋洋地回答:“我有个哥们是做这种工艺品的,他店里有车床,你要这东西干嘛?”

“反正我有重要用途。”我故作神秘的道。

罗薇薇把小白鼠找来了,两只装在小铁笼子里面。

那名警察说他调查了一下死者的银行帐户,发现有一笔可疑的大支出!有五百多万,这笔钱是死后消失的,收款方的姓名叫余军。

我让他和白一刀去查一下这个余军,至于罗薇薇,没什么任务给她,我让她想提前下班也行。

可是罗薇薇却坚持要跟白一刀一起调查,她走的时候我叫她把凶案现场的钥匙给我一把。

而我则借用了一下化验室,把那些中药用文火慢慢熬煮,然后叫陪同的警察分别给我弄一份男女死者的血清样本。

血清分离好之后,我叫他们给两只小白鼠分别注射20mm的剂量。这时黄小桃来了,看见化验室里又是熬中药,又是给小白鼠打针,便打趣道:“宋阳,你在搞什么邪恶的试验啊?”

“你待会就知道了。”

血清注射完之后,我安静地等了一会儿,两只小白鼠仍旧活蹦乱跳的,黄小桃不解地说道:“什么变化也没有啊。”

“好吧,试验失败,我本来是想看看它们会不会自相残杀。”我摊了摊手。

“自相残杀?”黄小桃问道。

“是啊,等技术组出结果太慢,不如做个生物试验,看来这两起命案基本可以排除药物作用了……”我失望的叹了口气。

“宋阳,你好残忍啊!”黄小桃大声叫道。

然后我跟技术组的人说,不用继续化验了,原本准备熬夜苦战的技术组欢呼一声,准备下班。

中药熬好之后,我把汁水滤出来,因为没有刷子,就用一块纸巾蘸了一点,涂在三副面具的内侧,黄小桃闻到那股怪味,问道:“这是什么东西,闻起来怪怪的。”

“待会你就知道了。”等面具上涂的药水风干之后,我拿上面具,拎起装有小白鼠的笼子说道:“走吧,我们回凶案现场。”

“现在?”黄小桃看了下表:“现在都已经五点半了,到那里天该黑了。”

“不要紧,我就是打算晚上去!”我神秘一笑。

我们三人驱车来到那条老街,日暮降临后,家家户户都呆在屋里吃饭看电视,我们掀开警戒线来到死者家门前,用罗薇薇给我的那把钥匙打开门。

晚上这里的气氛更加阴森,黄小桃伸手开灯,发现没有电,我苦笑道:“可能是没交电费被停了吧?”

然后掏出手机来照明。

白天我撒的面粉上面没有出现什么痕迹,我们来到二楼,我把小白鼠放在窗台上,推开窗户,再从袋子里取出三副手套,叫他们帮忙把现场收拾一下。桌椅摆好,地上的碎片也扫一扫,手机就摆在桌子中央充当照明设备。

大致收拾完之后,我取出三副面具,说道:“我们来做做犯罪现场模拟吧?”

“什么?”黄小桃大惊:“喂,你也太会挑时间了吧?这第一屋都是血,气氛得有多恐怖啊?”

“放心,我自有分寸。”我答道。

黄小桃有些抵触:“非做不可吗?”

“是!”我坚定的说道。

“好吧!”黄小桃委屈的点点头。

我分配一下角色,原计划是我和黄小桃扮演夫妻,王援朝扮演老太太,但来到这里之后,我确实感觉气氛阴森,心里一阵阵发毛。为了保险起见,老太太这个角色就算了吧!反正也没台词,便让王援朝在一旁守着,有任何不对劲马上打断我们。

我将一副面具递给了黄小桃,自己戴上另一副,面具很沉重,只能从两个眼洞里往外看,黄小桃拿在手上掂了掂说道:“犯罪现场模拟我在警校也学过,可没听说过要戴这种稀奇古怪的面具,你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我笑着解释了一下,这其实是《断狱神篇》中记载的‘演凶术’。

是一位宋家祖先从傩戏中得到的启发,古代巫师戴着鬼怪面具,通过神秘的舞蹈,据说可以沟通阴阳。这位先祖便联想到,是否可以用类似的手法还原犯罪经过?

于是他经过十年的试验,开创出了这种‘演凶术’,通过几人分饰命案中的角色,还原犯罪过程,探索罪犯内心,寻找容易被忽视的蛛丝马迹。

‘演凶术’里的角色按性别、生辰、生死分成好几类,用傩戏中的十二祖巫来代替,这十二张面具一个比一个狰狞,目的正是为了唤起演凶者的恐怖心理。

比如黄小桃拿到的是象征中年女性死者的‘句芒’,而我脸上戴是象征中年男性凶手的‘蚩尤’。

面具内侧还涂有一层唤起人情绪反应的药水,能让喜怒哀乐如身临其境般真实。

‘演凶术’的玄妙之处难以详尽,这里面包含了心理暗示等等科学道理,以及一些非科学所能解释的东西。

据说曾有人在施展‘演凶术’的途中突然晕倒,然后用死者的音调哭喊出凶手的名字,使一桩十年悬案得以侦破!

但不可否认,‘演凶术’是非常危险的。

我之所以要使用它,一来是因为本案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任何进展。二来我有一个大概的猜想需要验证……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