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警察举手问道:“你说是神秘雕塑作祟,为什么上一个案件没有发现?当时整个屋子处于密室状态,命案发生之后警方立即到场,期间不可能有外人闯入。”

答应显然只有一个,警队里面有人在帮助凶手,但我目前不想打草惊蛇,便说道:“我不知道!”

此言一出,声浪更加沸腾了,我等他们安静下来,才道:“上一个案子不是我经手的,许多细节我还没完全搞清楚,但我确信余军通过某种手段从现场取走了雕塑。”

我把‘从现场’这三个字说得很重,并且观察了一下白一刀的神情。

另一名警察担忧的说道:“疑犯有这种非常规的杀人手段,那我们调查这案子,会不会送命呢?”

大家一阵附和,警察也是人,不想平白无故就牺牲。

我安抚道:“这点大家不用担心,本案目前已经明朗,剩下的交给我们四人小组去调查,其它人留在这里待命。”

我叫他们‘待命’,差不多就是叫他们放假,众人一阵轻松。

然后我宣布解散,黄小桃赞许道:“有条有理,可以啊,我发现你认真起来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特别帅是不是?”我笑道。

“臭美!”黄小桃也笑了。

我说道:“对了,你去找下寥组长,帮我要一样东西过来。”

“他刚刚出去,我现在去找他?”黄小桃问道。

“不不,等一会,最好单独见他,我要上一起案件的专案组所有人员名单。”

“行!”黄小桃点点头。

然后我对王援朝说道:“王叔,你跟踪技术怎么样?”

他淡淡地道:“我曾经在缅甸潜伏了三十天,就为了抓一个大毒枭,别说跟踪人,跟踪一条狗都不会被发现。”

“那太好了,我有一项特别任务交给你,今天你去跟踪白一刀,他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我吩咐道。

王援朝点头,黄小桃问道:“怎么,宋阳,你怀疑专案组里有内鬼?”

“有这种可能。”我小声道。

王大力惊叫起来:“卧槽,无间道……”

我瞪了他一眼,因为这时警察们还没走光,我生怕他这样口无遮拦地泄漏重要情报,王大力连忙改口说:“无间拉面你们吃过没有?”

“那是什么玩意?”我问道。

“超辣超爽的一种日式拉面,辣得人能怀疑人生。”王大力瞎扯起来。

“是吗?我最爱吃辣了,回头试试去。”黄小桃道。

等警察统统走光之后,黄小桃和王援朝各自去了,我和王大力就先去外面等着,不一会儿黄小桃出来了,手里拿着两张纸:“这是两起案件专案组的名单。”

我接在手上看了一下,同时参与两起案件的有三人,寥组长,白一刀还有罗薇薇。

我心里已经有了眉目,把这两张纸折叠一下塞进口袋里:“去会会那个余军吧!”

我们来到余军所在的科技公司,黄小桃向看门的出示警官证,说要找他们余经理,看门的为难地说道:“余经理正在工作,可能要等一会儿。”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黄小桃道:“我们直接进去!”

看门的劝阻不住,我们直接进了厂,回头一看那人正拿起电话通报,我猜这可能是余军事先交待的。

我们一路打听来到一个车间,穿着制服的工人在流水线上组装电子产品,王大力看见最新款苹果手机的手机壳,叫道:“天啦,市面上卖六七千的手机在这里跟大白菜一样到处都是,要是能顺走几部就爽翻了!”

黄小桃没好气的说道:“你做什么梦呢?这里管理可严了,员工上下班都要搜身的。”

一名主管打扮的人拦住我们:“车间重地,外人不许闯入!”

黄小桃亮出证件:“请你们余经理出来说说话。”

主管的口气软了下来:“余经理正在忙,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吧。”

黄小桃道:“不行,我们一定要见到他。”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车间制服,文质彬彬的男人走了过来笑道:“我就是余军,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黄小桃点点头:“我们正在调查一起命案,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余军皱了皱眉:“昨天来的两名警察也是这样说的,知道的我都说了,怎么还来调查?这命案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只不过是跟黄有财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以前吃过几次饭罢了,没什么交情。”

黄小桃问道:“能借一步说话吗?”

余军犹豫了一下,跟主管交代几句,便带我们来到一个休息间。他从柜子里取出塑料杯给我们倒水,我注意到他的几根手指上裹着创口贴,黄小桃例行问道:“你认识黄有财多久了?”

余军在一张老板椅上坐下:“不到半年。”

“你们之间是什么样的生意往来?”

余军有些不耐烦地撇撇嘴:“警官小姐,这些昨天都问过了,有必要再问一遍吗?”

“你回答就是了。”

余军说黄有财跟他是在一个饭局上认识的,黄有财说他有个朋友卖小孩玩具,想跟余军下一笔订单,做那种小孩玩的汽车。

余军所在的是一家大公司,私人订单不接受。黄有财再三担保,又找了一名中介人担保,软磨硬泡了很久,余军才同意,先收了一百万订金,把货赶了出来。

谁料黄有财家里出了这种不幸的事情,交易出了问题。事后余军找中介人商量,从黄有财的帐户里把钱提出来,其实那笔钱是归公司的,用来支付员工薪水和原料费,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说这些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他的神态和动作,等他说完,黄小桃看我一眼,我冷笑一声:“他在说谎!”

余军激动的站起来:“我说的句句属实!”

我淡淡的摇了摇头:“不,人的鼻头血管最稠密,一个人说谎的时候大脑需要高速运作,编排语言,所以血液会大量汇聚到头部,鼻子就会发热发痒。你刚刚不自觉地摸了几下鼻子,你肯定在说谎!”

余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黄小桃清了清嗓子:“余经理,人命关天,请你说实话吧!”

“好吧!”余军下意识地要摸鼻子,但是忍住了:“我跟黄有财在造假的苹果手机。”

他说自己所在的公司长期替苹果组装手机,把国外运来的芯片、电路板、摄像头这些零件组装成手机,再贴上苹果手机的标签,拿到市面上就能卖到六七千,说是进口的,其实全部是国内生产的,成本大概只有两千多。

黄有财看出这其中的暴利,说他有渠道可以搞到芯片和电路板,当然都是走私来的,然后通过余军的公司组装成手机拿去卖。虽说是假货,但质量也差不到哪去,用起来跟真的没两样。

第一批山寨手机很快就造了出来,黄有财通过他的人脉很快把这些假手机卖掉了,两人说好了三七分帐,没想到黄有财竟然死了,余军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把属于他的那笔钱拿回来。

余军说完之后,我摇头指着他道:“你还在说谎!”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