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的气氛又回到了那种尴尬的感觉,似乎从昨晚之后,我对黄小桃隐隐有种特别的感觉,从刚刚她的反应看,似乎她对我也……

我知道拿‘洞幽之瞳’观察女生是件作弊的事情,可我面对女生实在是紧张得不行,尤其是有感觉的女生。

我决定确认一下,我注意到黄小桃的手放在座椅两边,离我的手不远。

我慢慢地伸出手指,小心脏又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结果我的小伎俩被识破了,黄小桃突然缩回手,我的心情顿时一落千丈。

结果万万没想到,那只手竟然贴到我的脸上,她是用手背贴过来的。黄小桃的手凉凉的,像块玉一样,让我高温的脸颊瞬间冷却下来。

“是不是车里的温度太高了?”黄小桃问道。

“你开空调了吗?”我说道。

黄小桃噗嗤一声乐了,车里压根没开空调,她把手放下,覆在我的手背上,我以为她是无意为之,下一秒就会把手拿开。

然而她并没有把手挪开,寂静中我听见咚咚,咚咚,她的心脏在胸脯里剧烈跳动的声音。

这一次她紧张,我却没有紧张,反而意外地平静,我能感觉到一些微妙的气氛在我和她之间酝酿,完全不需要语言就可以心有灵犀!

我朝她看了一眼,她竟然在同一时刻朝我看过来,然后我俩心照不宣地移开视线,她把放在我手上的手也拿开了。

我身体里像有一股东西在躁动着,毕竟我是男生,我鼓起勇气,突然翻身抓住黄小桃的肩膀。她的肩膀纤细娇小,细可盈握,在我的手掌里安分得像一只小兔子,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我受到了鼓舞,继续发起进攻,把脸慢慢朝她凑过来,这一次轮到她脸红了,她轻咬着樱唇,脸颊微微泛起桃花般的红晕,眼神羞涩地看着我,我慢慢凑近嘴唇,渴望着一亲她的芳泽。

我们的脸越凑越近,近得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黄小桃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期待着!

就在这时,手机突兀地响了,把此刻的气氛一扫而空。

我沮丧地坐回去,拿起手机一看,是王大力打来的。按下接听之后,就传来他大呼小叫的声音:“阳子,救命!”

“出什么事了?”我问道。

“我忘了带纸了,你快来救我!”

我气得乐了,耐下性子道:“行,我马上给你送去。”

我挂断电话,对黄小桃说道:“我去救大力。”

“哦!”她轻描淡写地答应一声,眼睛一直瞅着外面,好像在掩饰脸上的羞红。

下车之后,被冷风一吹,我的头脑瞬间清醒了许多,刚刚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过火了?黄小桃会不会对我有意见,我一路上都在纠结,纠结,掉进纠结的地狱,感觉心里像一团乱麻在缠绕。

我把王大力‘救’了回来,有五百瓦电灯泡的照耀,车里暧昧的气氛荡然无存。等了大概有两个多小时,看见工人纷纷往外走,这是中午下班时间,我们便紧张地注视着工厂门口。

等工人走得差不多了,余军从才厂子里出来,上了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等车开出一段距离后,黄小桃才发动汽车悄悄跟踪。

黄小桃一边跟踪一边发短信,半小时后,余军的车停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附近,黄小桃拿起手机看了下道:“我刚刚问了寥组长,余军的家不住在这儿。”

“大概是养小三了。”王大力猜测。

“不,可能是养‘灵猫’的地方。”我说道。

余军走进一栋建筑,我拿不定主意是继续盯梢还是跟上去,黄小桃说道:“等他走了我们再进屋搜查。”

“可咱们好像没有搜查令哎。”王大力提醒。

“样样合法,这案子要怎么办下去?”黄小桃说道。

我们注意到余军站在五楼的窗户前打电话,神情严肃,好像在谈什么事,他朝窗外瞥了一眼把窗帘拉上了。王大力一阵紧张:“他不会发现咱们了吧?”

“应该不会吧。”黄小桃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余军从楼上下来,开车走了。我们来到那栋建筑前面,这时有个穿着卫衣的小伙从楼上下来,手里拎着一样东西,我们都没有在意。

我们上到五楼,在一扇门面前停下,黄小桃从头上拔下两根发卡,递到我手里:“宋神探,到你大展神通的时候了。”

我想起黄小桃之前的教导,说道:“我回头买两根更好的还你!”

“不错啊,孺子可教。”黄小桃哈哈大笑。

我没用一分钟就把锁给捅开了,屋里摆设简单,桌上什么都没有,卧室里只有一张空床板,一看就是临时租的房子。这里一览无余,并没有什么‘渡财灵猫’,只不过我在一间屋子的角落里发现一些掉在地上的檀香灰烬。

我们搜了一遍,甚至连窗台外面都看了,全无所获。

黄小桃问道:“余军该不会把东西转移了吧?”

我想起刚刚在余军后脚下楼的人,大叫一声:“糟糕,是刚刚下楼那个人!”

黄小桃果断的说道:“追!”

我们匆匆下楼,在楼上耽搁了足有五分钟,那人肯定早就跑没影了,我抱着一线希望给王援朝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儿。

“光明小区。”他回复道。

我大喜过望:“我们也在这儿,这么说白一刀在这里喽?”

“是,我刚刚看见他进了一栋建筑,现在已经出来了,手里还有一样东西。”王援朝说道。

“你开车了吗?”我问道。

“开了!”王援朝答道。

“把你的位置用gPs发到黄小桃车上,我们跟上你。”

挂断电话后,我让黄小桃赶紧开车,顺便把情况说了一遍,刚刚与我们擦肩而过的就是乔装改扮的白一刀。看来我的猜想是对的,他和余军认识,现在‘渡财灵猫’就在他的手上。

我们用gPs锁定王援朝的位置,一路跟上,然后他把车停在一家宾馆后面,他下车之后上了我们的车,说道:“白一刀进这家宾馆了。”

“肯定是处理‘灵猫’去了。”黄小桃说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上去抓他个人赃并获!”王大力跃跃欲试。

“不!”我皱着眉毛摇摇头:“我们还不知道白一刀牵扯得有多深,到底是同谋还是单纯地帮余军一把,万一狗急跳墙就不好了,毕竟他身上还有佩枪。”

“没事,王援朝的身手,十个白一刀也拦不住。”黄小桃不屑的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里离警察局不远,要不打个电话叫寥组长带些人过来?我们一起冲上去,这样也好有个人证。”我说道。

“这主意很好,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黄小桃兴奋地连连拍掌。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