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刀一直蹲在地上哭着,说要给他爸打个电话,但没人理会他。

寥组长叹息一声,叫人带他先回警官局。我把那只‘渡财灵猫’拿在手里打量着,把耳朵贴在上面去听,并用手指轻轻敲打,我听见雕塑内部有一些东西,好像是一具尸体。

不过灵猫体积不大,里面能放的肯定不是人的尸体,大概是一具猫尸。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黄小桃,她建议道:“要不打开来看看?”

“不行,这东西诡异的很,还是不要动它为好。”我把它包起来交到寥组长手里:“寥组长,你去找家医院,用x光照一照里面有什么。”

“行,我这就叫人去办!”寥组长点了点头。

我们离开宾馆,因为人比较多,怕电梯超载,寥组长、王援朝和王大力先坐电梯下去了,我和黄小桃等下一趟。

黄小桃问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我们该怎么证明这东西有杀人的能力,总不能找个活人来实验吧!”

我摇了摇头:“不需要,现在这东西在我们手上,余军肯定会自投罗网的。”

“你确定?”黄小桃问道。

“八成把握!”我答道。

黄小桃笑了:“每次跟你查案都感觉很顺啊,到底是你直觉灵敏,还是吉星高照?”

“人比较帅吧。”我说道。

“臭美!”黄小桃骂了一句。

这时我听见走廊里有哭声,像是女人的,而且这声音有点熟悉。

我循着声音走过去,黄小桃催促道:“喂,电梯门开了!”

“你先下去。”

黄小桃还是跟着我一起过来了,我们回到刚刚逮捕白一刀的房间,发现罗薇薇正站在门前哭,哭得很伤心,听见脚步声她转过身,问我:“一刀真的被抓走了?”

我点点头:“是!”

“那他会坐牢吗?”罗薇薇问道。

我说道:“以他父亲的关系,应该不会吧,但工作恐怕保不住了。”

罗薇薇突然说道:“你能帮帮他吗?求你了,一刀这人性格是有毛病,但我了解他,他绝对不是坏人,我不想看到他落到这种下场。”

我皱眉道:“不行!”

罗薇薇突然抓住我的手,乞求道:“宋阳,求你了,我知道你关系很硬,连厅长都认识,只要你肯拉一刀一把,我肯为你做任何事情。”

说完,她竟然将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似乎在暗示她所说的‘任何事情’包括哪些内容。

我立即抽回手,正色道:“请你自重!白一刀犯了法,在法律面前警察和普通人是一样的,这个忙我帮不了你!”

说罢,我转身离开,罗薇薇哭得更加凄凉了。

下楼的时候我叹息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黄小桃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问她看什么,她说道:“没什么,你刚刚拒绝罗薇薇的样子,很man哦!”

被她一夸,我的脸红起来:“哪有。”

“对了,你昨天晚上不是说,等案子破了,请我吃东西吗?”黄小桃说道。

“怎么了?”我记得她当时拒绝了,害我还失落了好久。

“笨!”黄小桃嫣然一笑:“我考虑了一下,最近忙得昏天黑地,出去放松一下也好,那我正式答应你啦!不过你可得好好想想请我去吃什么,我可是很挑嘴的哦。”

我顿时心花怒放,这难道是要和我约会的节奏吗?

中午,我们四人便找了家中餐馆吃饭,吃完饭我们来到警察局,寥组长说白一刀已经暂时拘留起来了,罗薇薇因为伤心过度也请假了,他请示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说道:“向检察院申请逮捕令吧,把余军抓起来!”

寥组长为难道:“那……以什么罪名呢?”

“毁灭伪造证据罪,眼下是铁证如山。”我掏出上午从余军那拿走的塑料杯:“让技术科化验一下这个杯子,上面有余军的指纹,某个证物上面应该有相同的指纹。”

寥组长大喜:“宋阳,你做事真是滴水不漏,我马上去办!”

我叫住他:“那只猫呢?”

寥组长拍了拍额头:“瞧我这记性,刚刚我去附近的医院拍了x光照片,发现猫像里有一只死猫的尸体。”

“它现在在哪?”我问道。

“证物室里。”廖组长回答。

“取出来让我仔细看看。”我激动的叫道。

寥组长带我们去证物室,‘渡财灵猫’用一层塑料袋包着,放在架子上。我注意到这只猫的体型,想起上一起案件中的招财猫,两者体型接近,看来那只招财猫就是被余军调包的证物。

我叫寥组长把那只招财猫拿到技术组化验指纹,然后我带上‘渡财灵猫’来到一个空的会议室里。

黄小桃问我:“你不会打算验里面的猫尸吧?”

“不啊,我是想看看这东西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叫王大力去给我买几个铃铛、半斤黄鳝、一个喷壶、一瓶二锅头还有一些丝线,顺便把我放在宾馆里的手提袋拿来。

半小时后,王大力回来了,左手提个大袋子,右手提着我的包,兴冲冲地说道:“宋阳,我现在办事越来越磨溜了吧。”

我夸奖他一声,接过东西着手开始准备。

我从手提袋里取出一袋子中药的切片,放进喷壶里面,然后兑上二锅头。

黄小桃问那是什么东西,我解释道:“这是愈创木切片,我知道超市里买不到才特意准备的,是用来探测血迹的,因为愈创木的汁水遇到血蛋白会变色!”

酒里的切片开始不断冒泡,这是木汁在与酒精融合。

我找来一个脸盆,对着‘渡财灵猫’烧了几张纸,双掌合十,恭敬地说了一声:“灵猫大仙,抱歉打扰你休息了,这点纸钱就当作我的心意。”

王大力没好气的说道:“一只猫你还搞得这么煞有介事?”

我说道:“它可不是普通的猫,是拥有灵性的猫,完全可以看作一个怨灵。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你尊重它们,它们才会尊重你!”

等喷壶里的切片不再冒气泡了,我解开‘渡财灵猫’外面的塑料袋,在猫身上薄薄的喷了一层。渐渐的,猫的头顶部位变成了紫红色。

仔细一看,我注意到猫的两耳之间有一个用蜡封住的不起眼的小孔,这八成是余军用来喂血的。

黄小桃说道:“好多血啊,和你猜的一样,余军果然用血在喂它。”

我说道:“我对这类东西不太了解,但可以猜测!之前见面的时候我注意到余军的样子有些疲惫,用精血喂这东西,意味着主人要把自己的精气分给它一部分,因为人血是极有灵性的媒介。”

愈创木的效力很快就随着酒精挥发了,我把塑料袋封好,剖开几只黄鳝,把血淋在袋子外面,用来喂养灵猫。

原本我是打算用自己血的,但害怕这玩意有认主的属性,万一出啥事就不好了,所以还是用黄鳝血比较稳妥。

灵猫虽然已经成精,但猫的本性都是吃腥的,黄鳝血的气味应该能刺激到它。

然后我把‘渡财灵猫’放在桌子下面,在桌子四周悬上铃铛,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王大力说道:“什么也没发生啊。”

“不着急,再等等!”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铃铛竟然在没有风的情况下,自己晃动起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