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了个小瓶子,盛了一点余军的血,他既然都招供了,我也要履行自己的承诺,确保他今天不会死!

我们来到楼下,看见寥组长和一群警察都在楼下等着,不知道情况的人大概还以为今晚要地震,我说道:“疑犯已经招供了,你们上去录口供吧。”

寥组长大惊:“宋阳,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笑道:“略施小计而已,现在是十一点半,我去给灵猫喂余军的血,大家不会有危险的,回去吧。”

我知道他们不是怂,而是亲眼见识过诅咒的厉害,加上不甚了解这种生物磁场,所以才会被余军的威胁吓住,因此我也不怪他们。

‘渡财灵猫’被放在寥组长的车上,我们向他要了钥匙,来到停车场。可是当我们找到那辆车时,意外地发现车窗玻璃被砸开了,后座上什么也没有!

黄小桃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这里停的都是车,砸坏玻璃警报会响的,整个停车场会响成一片,我们就在警察局,为什么一点动静也没听到。”

“除非有一些超自然的力量在作祟……”

我掏出一包面粉在车门上撒起来,发现上面出现了一个小手印,我立即联想到那天晚上的小女孩!

黄小桃说道:“她不是被亲戚接走了吗?”

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小女孩和灵猫是同时现身的。也许有一种可能,小女孩本来也在灵猫的猎杀名单上,只是它出于某种原因放过了小女孩,条件则是小女孩要帮助它脱身。

这些推理已经完全超越现实之上,但从本案的逻辑来看,却是有可能的。

我说道:“分头找,十二点之前把东西找回来,不能让疑犯就这样死了!”

我们分头寻找,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快到十二点时,黄小桃打来电话,说在一个天桥上找到了小女孩,还有灵猫。

我匆匆赶到,王援朝已经先我一步到了,两人堵在天桥两端,手里举着枪,小女孩抱着灵猫站在中间。

“乖,把东西交给我,不要乱来!”黄小桃伸出手说道。

女孩的眼睛是正常的,这说明她没有被灵猫附身,她紧紧抱着灵猫,一言不发。

我劝道:“黄圆圆,杀你父母的凶手已经认罪了,他会被判死刑,你不需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惩罚他!”

见她不理会,我一步步接近:“听话,把那东西给哥哥!”

女孩突然高举双手,把灵猫举到天桥外面,我们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她幽幽地说道:“爸爸妈妈死了之后,是这只小猫找到了我,它向我认罪,说是它杀了我爸爸妈妈,可是我一点也不恨它,因为它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

我惊讶道:“你可以和它沟通?”

“我能听懂它的话。”女孩点了点头。

我听说过一种说法,小孩眼睛干净,能看见超自然的东西,看来这是真的。

女孩继续说道:“我知道是坏人逼它去做的,它也很可怜,所以我才决定帮它一把。”

“坏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东西交给我们来处置就行。”我说道。

女孩激动的道:“不,它不是东西,它只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咪!我不相信你们大人,它在你们眼中只是一样发财的工具,你们拿到它,就会接着利用它做坏事。”

“你错了,大人也分好的和坏的。”我解释道。

然而她拼命摇头,纤细的手臂托着沉重的雕塑,好像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黄小桃提醒我:“宋阳,还剩一分钟了。”

就在这时,女孩把灵猫扔了出去,摔碎在下面的马路上,我们同时叫了一声。我冲到栏杆边上,用‘洞幽之瞳’在马路上寻找起来,满地都是雕塑碎片,可是里面的猫尸却不翼而飞。

然后我就听到‘喵呜’一声,抬头一看,一只漆黑的猫蹲在路旁的树上,意味深长地打量着我们,也许是在和帮助它重获自由的小女孩道谢,随即一转身消失了。

“它自由了!”女孩开心的跳起来。

“它会回去报复奴役它的余军吗?”黄小桃问道。

“有这种可能!”

我让王援朝把女孩送回去,和黄小桃赶紧回警察局,路上我们遇见姗姗来迟的王大力,他问道:“人找到了吗?”

黄小桃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指望你派上用场,猪都能上树了。”

我们回到警察局时已经过了午夜,然而余军还活着,看来他并没有被报复,我们都松了口气。

这案子终于结束了,之后就开始走司法程序,那不是我们能关心的事情。这一天可把我们折腾死了,我们回去之后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中午黄小桃请客,大家找了家川菜馆美美吃了一顿,下午便准备告辞。

寥组长还有专案组的其它人都送我们,临行的时候,寥组长说道:“宋阳,这案子多亏有你才能告破,我不说什么功劳之类的话,如果这个凶手没有被抓住,肯定会有更多的人遇害,而我们也只能束手无策,我代表武曲市的市民向你表示感谢!”

说着,寥组长和警员们齐唰唰地向我敬礼,这场面,搞得我的都不好意思了,只好谦虚地笑笑:“寥组长你过奖了,我也只是走运罢了。”

寥组长感叹道:“你有这惊天动地的大才,不当警察真是可惜了。”

我笑道:“不当警察,不也一样能为社会做贡献吗?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罪人伏法,血案洗冤。”

“以后欢迎你到武曲来玩,武曲市全体刑警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如果你在这里遇到任何麻烦,我们一定会鼎力相助!”

“寥组长,你这话说得太客气了,反正我有空会来玩的。”

我从寥组长那里得知,余军已经转移到看守所,程厅长亲自去了省最高人民法庭,研究怎么审理这桩特殊的案件。随后我问起白一刀和罗薇薇的情况,寥组长道:“一刀因为渎职被局里处分了,要停职一年,罗薇薇今天来上班了,不过她对你意见好像蛮大的。”

罗薇薇对我有意见那是肯定的,黄小桃讽刺道:“有个处长老爸就是好,犯这么大错也不用坐牢。”

我又问:“那小姑娘呢?毁坏证物,不会定她罪吧?”

“她只有十二岁,所以不用付刑事责任,当然,我的车窗玻璃钱还是让她的亲戚给赔了。”说到这,寥组长笑了:“宋阳,你的意思呢?”

“放她一马吧!她说的对,灵猫在我们每个人眼里都是工具,只有她知道,那只是一个渴望得到自由的小猫咪,我想这个结局或许也是老天的安排吧。”我抬起头,眺望蔚蓝的天空。

寥组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辞别寥组长之后,我们开车回南江市,王大力中午吃多了,在后座上睡着了,王援朝也很放松,一个人喝着小酒。

我和黄小桃一路都没说话,只是中途她不小心碰了一下我的手,我们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心照不宣地笑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