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之后的一个星期,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神魂颠倒的状态,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上课的时候心不在焉,连睡觉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王大力问我是不是这段时间连续破案压力太大,要不要买只老母鸡补补身子?其实我满脑子都是黄小桃,但又没法跟他说。

我有时也给黄小桃发发微信,当然也就是一些“你在干嘛呢”、“睡了没有”之类没营养的话。我从小到大没有任何恋爱经验,连单相思也没有过,叫我突然像情圣一样满嘴甜言蜜语,那肯定是不现实的,可是黄小桃好像工作太忙,经常不回复,就算回复也是支言片语。

但即便她只发过来一个笑脸的表情,都能让我高兴半天,害我隔几分钟就要抓起手机看看,感觉都快得强迫症了……

人们常说恋爱中的人是傻子,我现在深刻地体会到,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

这天黄小桃打来电话,叫我和王大力晚上去某饭店,我俩到了之后,黄小桃就站在一楼大厅里等我们。她今天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额头上压着一副墨镜,一副酷酷的样子,我注意到黄小桃从来不穿裙子,估计是性格使然。

以黄小桃那傲人的身姿,一身普通的衣服都能穿出前凸后翘的立体感,王大力一见面就色眯眯地说道:“小桃姐姐你今天打扮得好漂亮啊,我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几天不见你又犯贱了是不?”黄小桃威胁地扬了扬拳头。

“哎呀,小桃姐姐手下留情。”

看着他俩打闹,我突然对王大力心生妒意,当然脸上仍旧装出若无其事,黄小桃淡淡地看我一眼道:“宋阳,孙老虎在楼上等你们。”

“怎么突然请吃饭啊?”我问道。

“你忘了?之前孙老虎不是说,等咱们回来的时候,要亲自接风洗尘。”黄小桃解释道。

我们随黄小桃来到四楼的一个包间里,王援朝也在,饭局还没开,他就就着桌上的瓜子喝起酒来。这大叔也是强,我听说以前有个嗜酒如命的人一粒花生米都能喝上一壶,王援朝离这种境界也差不远了。

孙老虎坐在另一边,正自己跟自己玩扑克,两人各干各的,大概都是警察局里的熟人,用不着客套。

孙老虎一见我们进来,就站起来招呼道:“大侄子,来了啊,这位就是你的助手王同学吧?”

“孙局长好。”王大力毕恭毕敬的道。

“哈哈,不用这么客套,你喊我孙叔叔就好,坐坐,小桃,让服务员上菜吧。”孙老虎挥了挥手。

落座之后,孙老虎先是跟我道歉,说原本准备一回来就给我们接风洗尘,但局里有些事情一直走不开,这才拖到现在。

再一个,是上次的渡财灵猫案仍旧在做善后工作,这期间发生了一些意外,嫌疑犯余军在看守所畏罪自杀了。

听到这个信息,我略微一惊,问道:“怎么死的?”

“那小子用床单搓成绳子,在铁窗上把自己给吊死了,第二天早上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凉透……”说到这,孙老虎顿了顿,不禁皱起眉头:“但死的实在是蹊跷,他个头有一米八,铁窗也差不多是这个高度,虽说是吊死,可他的脚却是踩着地面的,这太让人费解了。同房的犯人第二天闻见屎尿味,才发现余军直挺挺的吊在那里,吓得他们大呼小叫。”

“站着吊死的?”王大力错愕地瞪大眼睛。

我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一幕画面,破晓的晨光下一个男人僵硬地站着,嘴里拖着鲜红的长舌头,屎尿顺着裤腿流了一地,这场面确实蛮诡异的。

我的第一反应是,余军或许是被自己奴役的灵猫给报复了。

孙老虎给我斟了杯茶,说道:“大侄子,武曲市的法医都给难住了,不明白这人到底是怎么吊死,你有什么高见吗?”

我摇了摇头:“我不敢乱说,最好到看看现场。”

“不不,我们就是闲聊,为这事再跑一趟武曲市有点不值当。”

我想了想道:“现在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诅咒杀人,余军被灵猫报复而死。”

孙老虎说道:“其实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但这种说法好像不适合写进报告里……”

“第二种解释,武曲市靠近大海,湿气比较重,绳子原本足够让余军离开地面,但是早晨露水降下来之后,绳子受潮被拉长,再加上吊死之人脊椎会略微拉伸,两者相加,就出现了犯人们早上看见的那一幕。”

孙老虎瞪大眼睛,一拍大腿:“哎呀,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咋没想到,大侄子你真是太神了!”

我谦虚道:“过奖过奖。”

“不不,一点也不过奖,当年我跟你爷爷聊案子,他总是能一语惊醒梦中人,让我佩服得五体投体,现在我是对你佩服得不行。”孙老虎翘起大拇指道。

“我也就是有点小聪明罢了,离我爷爷还有很大的距离。”我答道。

这时黄小桃进来,笑道:“孙局长,怎么又聊起案子来了?”

孙老虎大笑:“瞧我这坏毛病,三句话不离本行,不说案子,说点别的。”

孙老虎跟我闲话了一会儿家常,聊起他这两年的情况,提到孙冰心现在就在南江市读法医。孙冰心是孙老虎的宝贝女儿,跟我年龄相仿,初中升高中的暑假我去孙老虎家呆过一阵子,曾经跟她同吃同住过一段时间,虽称不上严格意义上的青梅竹马,也能算是故交了。

我好奇地问道:“孙叔叔,你不是不让她当警察吗?怎么还允许她读法医。”

孙老虎叹息道:“唉,别提了,我这女儿从小娇生惯养,我哪里管得住她,考大学的时候瞒着我偷偷把志愿改了,好好的政法系不念,偏要学法医。我知道之后简直火冒三丈,但没办法,我对她是打不得骂不得,她稍微掉两滴眼泪我立马就心软,只能由着她了。”

我一想到孙老虎在外面是威风八面的局长,在家里却对宝贝女儿一点辙也没有,不禁觉得很有意思。

孙老虎又说道:“冰心还一直念叨你,问你怎么放假都不来家里玩了?她毕业之后会到警察局来上班,你现在也大四了,我想不久之后你们就能见面了吧。”

我说道:“冰心妹妹小时候就长得很可爱,现在应该出落得很漂亮了吧。”

“可不是,我这宝贝女儿简直是完美无缺,谁有她长得漂亮!”孙老虎一阵豪迈大笑,天底下这么自豪的父亲估计也没几个了,得意完之后他又叹息一声:“所以当初她上学,班上都是男生,可把我这当爹的给操心坏了,每天上学放学都要亲自接送。生怕哪个小王八羔子对我的宝贝蛋下手,还好我这宝贝女儿除了学习什么都不过问,给我省了不少心。”

我说道:“冰心妹妹真是摊上一个好父亲,听得我都羡慕了。”

“是啊,别的我不敢说,这点还是敢承认的,我跟她母亲离婚已经够对不起她的了,所以要加倍补偿呗!”孙老虎惭愧的答道。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黄小桃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等着我,但她很快就移开了视线,是我的错觉吗?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