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饭菜上来了,孙老虎自掏腰包请客,点了一桌子好菜。可我却吃得有点食不甘味,可能是因为有黄小桃在场,我跟她中间隔着王大力,吃饭中途没有半句交谈。

孙老虎和王援朝那边就特别热闹了,饭吃到一半两人斗起酒来,别看王援朝现在就是一个普通警察,可我发现孙老虎对他尊敬有加,可以说是平起平坐!

两人都是酒精考验的战士,斗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把目光转向我们。

我从小是烟酒不沾,为了保护自己的感官,于是客气地婉拒了,结果王大力很不幸地成了他俩的目标。

孙老虎的劝酒方式很俗套,什么“感情深一口闷”、“我干了你随意”,王援朝的劝酒方式简直粗暴,王大力刚捏着鼻子把一杯酒灌下去,王援朝就又拿起酒瓶斟上两杯,然后干掉自己那杯,把空杯子重重地砸在桌上,叫人不喝都不行。

王大力平时在大学里也有一点值得吹嘘的酒量,可哪里招架得住两个大叔的轮番轰炸?

半斤五粮液下肚,整个人已经东倒西歪,脸膛涨得紫红,一头就栽在桌上。

黄小桃笑着朝这边望了一眼,跟我的视线短暂相接,我也笑笑,她却收起笑容把脸转向别处。

我心想,这是哪里得罪她了,莫非是因为刚刚和孙老虎聊他女儿的事情?

一顿饭吃到尾声,孙老虎已经有了几分醉意,拍着我的肩膀,大着舌头说道:“大侄子,我这人是个大炮筒子,年轻的时候不知道得罪过多少人,比援朝老弟还刺头!三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有个算命的说我四十岁必遇贵人,然后我就遇上了你爷爷,没有你们宋家就没有今天的我,这杯酒我敬你爷爷,也是敬你,不喝不行!”

说完,给自己满满地倒上一杯。

我不好推辞,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孙叔叔,我就以茶代酒吧。”

“行,干了!”孙老虎和我一碰杯,一仰脖子把酒灌进肚里。

吃完饭,王援朝扶着喝醉的孙老虎叫辆车先走了,我扶着王大力,黄小桃开车送我们回学校。

回学校途中王大力一直在后座酣睡,黄小桃沉默寡言地开车,一句话也不跟我说。眼看着快要到学校了,我鼓起勇气说道:“那个……上次我不是说要请你吃饭吗?”

“行啊,明天我休息,明天好像不是周末,你有空吗?”黄小桃淡淡的问道。

“有空有空!”我连连点头。

我没想到这么顺利就约下她了,胆子于是也壮了几分:“有件事我得跟你解释一下,我以前是认识孙老虎的女儿,不过就是小时候的玩伴罢了。”

黄小桃抛给我一个白眼:“你是白痴吗?以为我在吃醋?我吃你醋干嘛,咱俩又不是那种关系。”

我十分尴尬的挠挠头,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黄小桃突然把车停在路旁道:“哎哎,我发现你这段时间很奇怪呀,为什么每天晚上都给我发短信,还问我睡了没?”

我的脸一下子烧到耳根,卧槽,难道我一直是在自作多情?

那种羞愧感,简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黄小桃接下来说了一句让我更加羞愧的话:“宋阳,你该不会是想追我吧?”

我感觉全身的血液‘噌’的一下蹿到头顶,脸颊烫得都快能煎鸡蛋了。

“没……没有……”我支支吾吾地回答:“就是随便问问……你要是嫌烦,我以后就不发短信了。”

“我没说烦啊。”

“啊?”我愣了一下。

黄小桃笑了,伸手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追女生要主动一点知道不?像你这么胆小哪能行,等着女生倒追你啊。比如去年有个地税局的男人追我,直接把一整车玫瑰送到警察局,他还跟我说,要是我不答应,就在警察局对面拉横幅,写‘黄小桃我爱你’。”

我问道:“哦,那后来你答应了吗?”

“没有啊!我告诉他,如果敢乱搞的话,我就以扰乱治安罪把他抓起来,他顿时不敢骚扰了……”

我脑袋一抽,问道:“那假如追你,用什么办法比较好呢?”

黄小桃噗嗤一声笑了:“你是不是傻啊,哪有直接问这种问题的,我会回答你吗?我说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我会吃了你吗?跟我在一起这么紧张。”

我伸手摸了下发烫的脸,大概已经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了,这时黄小桃把她那凉凉的小手贴在我的脸上。我愣了一下,然后她竟然将两只手都覆在了我的脸上,凉咝咝的感觉让人特别舒服,连内心也平静了下来。

因为我们坐在车上,要维持这种姿势难免会把上半身朝对方转过去,也就得四目相对。我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长时间地凝视黄小桃的脸,她的眼睛清澈干净,就像没有一丝杂质的宝石,瞳孔仔细一看并非完全是黑色,而是带一些浅灰色,特别好看。

她的皮肤白皙粉嫩,显然是保养得很好,即使近看也不会发现任何瑕疵。

娇俏玲珑的鼻子下面是一双纤薄红润的嘴唇,在车内灯光下泛起樱桃似的光泽,嘴角微微跷起,可爱迷人。

我在心里说,黄小桃好美啊,是"qingren"眼中出西施吗?不,她本来颜值就很高。

“知道你什么地方最可爱吗?”黄小桃突然问了一句让我一头雾水的话。

“什么?”

黄小桃笑道:“就是我随便说点什么,你马上就脸红,什么都写在脸上,比温度剂还直观,逗你玩真是太意思了。”

“逗我玩?你刚刚在逗我啊!”我叫道。

“是啊!”黄小桃点点头。

“卧槽,你玩弄我的感情!”

“玩弄你的感情?”黄小桃突然大笑起来,捶着腿笑了半天:“宋阳,你真是太逗了,行了行了,姐补偿你一下还不行吗?”

“怎么……补偿?”我一阵心跳加速,喉咙发干,此时我俩的脸相距不过几公分,这难道是要那什么的节奏吗?我还没作好心理准备呢。

“先把眼睛闭上!”黄小桃用调皮的语调说道。

我乖乖闭上眼,感觉到黄小桃的脸渐渐凑近,近得能感觉到她芬芳的吐息。

就在这时,后座上的王大力突然发出一阵"shenyin"声,黄小桃连忙和我分开:“喂喂,别吐在我车上。”

我们赶紧把王大力搀下车,带他到路边吐了一会儿,王大力清醒了一些,说道:“阳子,我这是在哪儿?”

“你喝醉了,我送你俩回学校呢。”黄小桃说道。

“小桃姐姐,真是太过意不去了。”说着,王大力又吐了一大滩,吐到最后只剩酸水了,他晚上吃的东西算是全白搭了。

被王大力这样一搅合,气氛算是彻底破坏了,之后一路上我和黄小桃都没说话,到学校附近我和王大力下车了,黄小桃叮嘱一声“路上慢点”就开车离开。

我心里一阵气馁,明天的约会还算数吗?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发到我手机上,是黄小桃发来的,她说道:“明天早上八点,金龙商厦门口见,别让我等!”

我顿时心花怒放起来,简直想对着天空举起拳头喊声:“哦耶!”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