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是警察在一条下水道里发现的,外面裹着一层黑色防水塑料袋,绳子系得十分凌乱,警察把它送到了停尸房,袋子也已经被剪开了。

因为查案过程中绳结往往是重要物证,所以不从袋口解开,这是作为刑警的基本常识。

我和黄小桃第一眼看见尸体的时候,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黄小桃更是用手捂住了嘴!

死者被剃光了毛发,全身裸-露,只穿了一条内裤,身上被削去了大量皮肉,脸颊、胸口、侧腹、手臂、大腿、小腿,尤其是四肢被削得只剩下光秃秃的白骨,上面并没有多少血迹,却沾了一些粘稠的组织液。

我最先联想到的就是满清时期的凌迟酷刑!

死者被削得已经男女莫辩,发现尸体的警察说把它抬上来的时候感觉轻飘飘的,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在袋子里塞进了充气娃娃。

我戴上橡胶手套,用手指丈量了一下死者的脚长,以及身高,然后摸了下死者的盆骨,又看看牙齿。

当我移动到死者头部的位置时,发现死者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这一幕,看得我心尖儿都情不自禁颤了一下!

试想一下,一个全身上下如同被凌迟的人却露出一缕似有若无的微笑,这是怎样的画面?

检查完之后,我飞快的说道:“死者为女性,年龄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体型中等,身体健康,从骨骼判断没有疾病与残疾的迹象,职业可能是纺织厂女工。”

黄小桃被尸体的惨状震慑住了,一直捂着嘴,听我这么一说,立刻道:“等等,宋阳,你怎么看出来她是纺织厂的女工?”

我翻过死者的手掌解释道:“看见这上面的横条状老茧没有?死者手上还有一些刚刚愈合的细长型伤口,只有每天用手调整纺线的人才有这种痕迹。再一个,她的背有点驼,这是长时间弯腰造成的,这些都符合纺织厂的工作特征。”

在场的人都露出佩服的表情,黄小桃若有所思地点头,问一名警察:“南江市最近三个月的失踪人员查了没有?”

“小王负责这事呢!”警察回答道。

“把他找来,问问里面有没有纺织厂女工。”黄小桃命令道。

“是!”

我在死者的脸上嗅了下,然后看见小周也在场,就对他说道:“你去化验两样东西,一个是绳子来源,一个是死者鼻粘膜里的残留物。”

小周毕竟是专业人士,马上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死者可能吸入了药物?”

“死者鼻腔里面有医用酒精的味道,你只要比对一下是不是氧化二氮就可以了,因为这种呼吸麻醉的药物总是和医用酒精混着用的。”我解释道。

小周笑道:“你确定就是这一种吗?没想到你一个仵作,还知道这些啊?”黄小桃瞪了他一眼,小周连忙点头:“行行,我马上就去!”

于是他用一根沾了酒精的棉签在死者鼻腔里取样,然后又从绳结上取了些纤维,拿去化验了。

我用剪刀剪开死者的内裤看了下,没有被性侵的痕迹,实际上死者还是处女。然后检查了一下死者身上的创伤,这时我注意到她的腿根和肩膀部位有被捆绑的痕迹。

我检查得太入神,随口说道:“王大力,去给我买些东西来。”

回头一看,我才想起来王大力今晚不在,不单他不在,王援朝今晚也不在。

黄小桃说道:“你需要什么,我叫人去给你买吧!”

“一瓶质量最好的醋,一个小漏斗,再买一些无砂紫菜还有海带。”我想了想道。

黄小桃当即吩咐一名警察去附近的超市给我买来。

等待的时候,我用听骨木听了下死者的内脏,首先死者内脏和肋骨都完好无损,生前并没有遭到虐待,然后断定死亡时间为二十天左右。

听见这个结论后,黄小桃诧异地张了下嘴:“二十天?按常理说应该出现巨人观了吧。”

我笑了:“你还知道巨人观啊?”

“当然喽!平时尸检报告也没少看,什么死后僵直、巨人观、泥炭鞣尸这些术语我还是知道的。”黄小桃得意的扫了扫眉头。

“那你能解释一下巨人观吗?”我问道。

“巨人观就是……”

黄小桃一时说不上来,我替她解释了一下,所谓‘巨人观’是一种尸体现象,人死后一段时间,身体里的细菌没有食物可吃,同时没有人体免疫系统的控制,就开始反噬人体,在机体组织内产生大量腐-败气体,人体就跟充了气的皮球一样全身膨胀起来。

出现‘巨人观’的尸体可以说极度恐怖!整个人肿成了一大坨,两个眼睛往外鼓,嘴唇就像两根肥香肠一样,翻动的时候,皮肤下面还一股腐烂尸液在流淌,用手碰破身体组织还会流出一股污绿色的气体。极度考验法医的心理素质,不相信的可以自己百度查查。

《洗冤集录真本》中记载:‘如尸经多日,则头面胖胀,皮发脱落,唇口翻张,两眼迭出’,与现代法医中所说的‘巨人观’描述完全吻合。

我只是不想拽文言文装逼,图个方便,才拿法医学里的话来解释。

之所以要解释这个,并非是卖弄才学,主要是待会我有件事情需要跟黄小桃说明,在说反常的状态之前,得让她知道正常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然后我又说道:“死者之所以没有出现巨人观,有三个原因,第一是死者身上的肌肉和脂肪都被割掉了,身体内的细菌没多少东西可吃;第二,下水道里的气温较低,加上塑料袋隔绝空气和水,可以说尸体是处在一种半密封状态。”

“第三个原因呢?”黄小桃问道。

“我等会再告诉你,对了,你看看这里。”我指了下死者腿根、肩膀处的捆绑痕迹。

黄小桃问道:“死者被捆绑过?”

“不是,绳子绕着腿根捆了一周,这种捆法没有任何束缚意义,更像是故意让她的腿部血液不流通……”说到这里,我深深感觉到,做这件事的凶手不是凶残到极点,就是心理扭曲到极点。

“为什么要这么做?”黄小桃问道。

“你听说过‘活叫驴’吗?那是一道猎奇而又残忍的菜,把一头毛驴的四肢用木板固定住,然后往驴身上浇滚烫的开水,活活把一块肉烫成半熟再割下来,让客人蘸着酱料吃,整个过程可以说残忍得令人发指。”我从黄小桃的眼里看见一丝惊恐,她大概猜到我要说什么了,我说道:“凶手残害死者的过程跟这也差不多,他紧紧捆束住死者的血管,就是为了从她身上活着割下新鲜的肉来!”

我朝铁床上这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望了一眼,也就是说,死者是真正被凌迟而死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