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说完,黄小桃瞪大眼睛:“究竟什么人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凶手跟死者得有多大的仇啊?”

“不,不但没仇,甚至可以说凶手不是为了杀人才做的这种事。”我摇了摇头。

“不是为了杀人?这是什么意思?”黄小桃云里雾里。

“你看见死者的脸没有?”我问道。

黄小桃还有其它几名警察当即凑过去看了下,震惊道:“她在笑!”

有一名警察解释道:“也许这不是笑,而是极度痛苦之下作出的狰狞表情。”

“不,这就是笑,发自肺腑的笑!人做出笑的表情的时候要牵动二十多根面部肌肉,所以不可能是别的表情。”

我说完之后,停尸房的气氛似乎陡降了几分,刚刚那名警察问道:“那死者为什么会……会笑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凶手让她吸入了氧化二氮,俗称笑气,这种气体吸入之后可以麻醉全身肌肉,并且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的表情。”我说道。

不少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黄小桃不解的问道:“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凶手反正是要杀死死者,如果是怕她尖叫,大不了把嘴给堵上,为什么还要给她全身麻醉?从犯罪成本来说,弄这种医用麻醉剂本身风险很大,很容易被追查到。”

我没有马上回答,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变态!

不一会儿,刚刚派出的那名警察把我要的东西送来了,我将一颗小药丸塞进醋瓶子里,先放一段时间,然后找来一个脸盆,把海带、紫菜烧成紫黑色的细灰倒在盆中。

黄小桃问我这是干什么,我说这叫‘海草灰’,是用来验指纹的。

道理其实很简单,海带、紫菜里面含有大量的碘,而碘可以让指纹显现,其实法医平时也用碘熏法来提取指纹。

我取了一些海草灰撒在死者身上,撒得特别仔细,生怕洒在了伤口上。其实死者身上完全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撒完之后,我等了一小会儿,轻轻吹掉外表的一层海草灰。

但是,仅存的皮肤上没有任何指纹!

“取个紫外线灯过来。”我说道。

一名警察出去了,一会功夫就把紫外线灯拿来,上次我把验尸伞弄坏了还没修好,所以我另外准备了一小段涂了药水的红绸布,一样也可以验阳印痕。

我把那段红绸布蒙在紫外线灯上,轻轻扫过死者的身体,果然出现了一些手掌的形状,上面没有指纹,只有一些类似编织品的纹路。

“凶手戴了工作用的手套。”说着,我用手比了一下那个手掌印:“凶手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手掌强壮有力,年龄大约在四十岁到五十岁。”

刚刚那名提出疑问的警察下意识看了下自己的手掌,说道:“不对吧,宋顾问,我听说人从三十岁开始身体就会开始慢慢衰老,四五十岁的人会有这么宽的手掌吗?”

我笑了,警察也未必个个观察力过人:“你说的对,人是会衰老,但只有手例外。”

“怎么就例外了?”警察不服道。

“人一辈子都要用手,正所谓用进废退,人的身体状态确实在三十岁达到顶峰,然后慢慢衰老。但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手掌非但不会退化,反而会越来越发达,不信你可以去观察一下那些厨师,木匠的手。”

那名警察还在一脸疑惑,黄小桃最先点点头道:“这点我同意,四五十岁的重体力劳动者,其实手掌比三十岁的人还要宽厚,王援朝的手掌就非常强壮。”

然后对我说道:“宋阳,你平时是不是很喜欢看别人的手啊?这些都知道。”

我谦虚道:“只是兴趣罢了。”

宋家祖上有一位奇才总结了一套《相手经》,这可不是看掌纹算命的,而是专门观察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手掌形状,总结出一套非常实用的相手歌诀。

虽说古今的职业差异较大,但我根据《相手经》上的歌诀,平时经常留意,渐渐也有了一些心得体会。

我让警察们拍照取证,然后我关掉紫外线灯,把剩下的海草灰撒在塑料袋上。当我把海草灰吹掉之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塑料袋上竟然出现了大量凌乱的掌纹、指纹。

屋里传来一阵惊呼声,取证的警察赶紧上前,喀嚓喀嚓地连拍了十几张照片,黄小桃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凶手明明很谨慎,为什么却在塑料袋上留下这么多指纹?”

其实我也有点懵,没想到一下子验出这么多指纹,只能试着作出推测:“凶手有可能是两个人,杀人的是一个,善后的是另一个。”

我注意到袋口的绳结扎得很草率,有几个地方还打了死结,与凶手的谨慎小心完全不同,显然这个善后的这个人相当慌张!

这本来应该是一项重要证据,但我细看海草灰印出的指纹时却有点灰心,袋子在地上拖动,加上下水道里的污垢把指纹完全破坏了,全部都是模糊不清的,很难找到特征点。

黄小桃也注意到了:“不管怎么样,待会叫技术组拿去比对一下指纹库吧。”

我摇头道:“我感觉希望渺茫,且不说指纹模糊成这样,系绳子都这么慌乱,这种菜鸟一看就不像有案底的。”

我拿起醋瓶子,一瓶黑醋在药丸完全溶解之后已经变成了紫棕色,黄小桃好奇地问道:“咦,你刚刚往里面放的什么东西?”

“化醋丹,能把醋化成白水。”我解释道。

“那你干嘛不直接用水?”黄小桃哭笑不得。

我笑了:“因为醋比水重,我要把这瓶醋灌进死者肚子里,但醋酸留在尸体里面会有一定的腐蚀作用,化醋丹会在一个小时内生效,把醋分解成水,这样就不用担心损伤尸体了。仵作验尸的宗旨是‘查死知生,敬死如生’,能不破坏尸体就尽量不要破坏。”

黄小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你还挺讲究的。”

“那当然!”我答道。

这‘化醋丹’其实不是药丸,是拿十年的柳树根养出来的一种瘤状菌,可以分解醋酸,为了整这玩艺我特意去根雕市场买了一截品相比较差的柳树根,可是费了死劲。

身为仵作我必须得‘讲究’,祖宗立下的规则和禁忌不能轻易破坏,胡搞瞎搞早晚会吃苦头的。

我叫一名警察把尸体扶起来,另一名警员把漏斗塞进死者的嘴里,往喉咙里灌醋!

我则拿着听骨木去听醋在内脏里流动的声音,我闭着眼睛听得格外入神,几乎调动了所有的听觉神经,期间有人发出动静,我示意他们谁都别出声,最好连呼吸都给我停顿几秒。

这一招是听骨辩音的高阶手法,通过液体在腑脏之间流淌产生的回音,在脑海中重构内脏的立体图,去判断死者内脏的病理以及损伤情况!

我听了足足有五分钟,把一屋子人都憋坏了,当我终于直起腰时,听见所有人长松了口气,黄小桃问道:“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

我皱紧了眉头道:“死者的腹腔里面,空空如也!”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