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笑道:“这主意不错,那咱们开始寻找猎物吧!”

于是我们飞快地搜寻起来,按照这个标准,年龄三十五以上,十五以下的直接排除掉,身体有疾病、残疾的直接排除掉,瘦弱和肥胖的直接排除掉。

用凶手的思维去寻找猎物,把一个个大活人看作超市里明码标价的五花肉,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变态!

我们把排除掉的档案扔在桌子左边,剩下的放在右边,渐渐的左边越积越多,右边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八个人。

黄小桃说道:“这八个人可能就是潜在的受害者了。”

“等下,我再看看。”

我仔细翻阅了一下,取出一份档案:“这个有精神病史,住过精神病院,排除掉。”

“为什么?”黄小桃问道。

“精神病人要吃大量的抗抑郁药,加上长期缺乏锻炼,肉质会很差。”

我这样说的时候,黄小桃的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个牙齿不好,胃口就不好,看上去面黄肌瘦,肯定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状态。”

“这个整过容,身上有不少填充剂和玻尿酸,肉肯定不好吃。”

“这个是下水管道工,身上应该有一股下水道的异味,肉太臭,排除掉。”

我一上来就排除掉了四个,黄小桃说道:“听你说这些,我一瞬间有种错觉,觉得你就是那个做人肉包子馅的变态。”

“我要是那个变态的话,我第一个想吃的人就是……”我突然朝黄小桃看一眼,没再说下去。

“第一个想吃的是谁啊,是谁,你说啊?”黄小桃气的鼓起了香腮。

“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

“哼!”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手上的第五份档案,失踪者名叫马耀祖,曾在屠宰场工作,籍贯是南江市下辖的一个小村庄,年龄为三十二岁。

黄小桃凑过来看了一眼道:“这人看着面黄肌瘦,按照变态的标准,大概也不好吃吧,排除掉!”

她准备从我手里拿走,我却摇了摇头:“等等,我有种直觉,这人可能就是马金火!”

“可上面没写肉联厂啊,而且名字也不一样。”黄小桃不信。

“有过屠宰场工作经验的人,去肉联厂找份工作也不奇怪吧?许多乡镇里的人都有个在正式场合用的官名,平时是用俗名,你去问一下肉联厂的人事处,看看马金火的官名是不是叫马耀祖。”我对黄小桃说道。

“行!”说完,黄小桃从我手上接过这份档案。

剩下三个人,其中一个是纺织厂女工,各方面特征与我刚刚验的尸体完全符合,基本可以断定这就是那名死者。

另外两人,一个是在超市打工的小伙子,年龄为二十四岁,另一个是洗车工,年龄为二十六岁,两人均为男性。

我说道:“这两人有可能就是接下来的受害者,不,也许他们已经遇害了……”

黄小桃道:“那我们去他们的住处走访一下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好!”

黄小桃打电话叫手下去调查一下马金火官名的事情,然后和我去停车场取车,我们先赶到第一个人曾经工作过的超市,询问老板。老板说这位叫做小张的打工仔一个半月前突然不告而别,他打电话没打通,四十八小时之后就在辖区派出所报了案。

“小张失踪一个半月,他家人没来找吗?”我问道。

“他好像跟家里断绝联系多年了,也就他的房东找过我一次,叫我把小张欠的水电费给结了,这不搞笑嘛,我才不当这个冤大头呢!”老板回道。

“那你知道他的住址吗?”

“等下,我这里有员工登记薄,我给你抄一份。”

老板抄了一份地址给我,临走的时候还准备送我们两瓶矿泉水,我们当然没要。

小张的住处距离超市有三条街,我们赶到后,找到小张以前的房东。房东是个中年大妈,一听到小张的名字就唠叨起来了,说这小子平时怎么怎么不讲究,乱扔垃圾乱倒脏水,搬走的时候居然也不打声招呼,她事后发现屋里的电灯、电视竟然开了整整一个星期,拖欠了一百多块的电费还是她自掏腰包垫上的,一提起这件事房东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问道:“那房子后来租出去了吗?”

“没呢,还在58同城上寻租,对了,两位警官,你们查案子的时候能不能顺便帮我宣传一下,我这房子……”接着,房东开始喋喋不休的介绍自己的房子怎么怎么好。

黄小桃打断她的话:“抱歉,我们是刑警,这忙我们帮不了。”

“刑警?”房东大惊:“这小子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了?我看他整天闭门不出,见人也不打招呼,绕着走,肯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房东的话实在太多,再这样纠缠下去估计能聊到晚上,黄小桃要她带我们去看下小张的住处。

我们走进房间,房东已经把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我大致看了下,说道:“小张走的时候电视和灯都是开着的?”

房东赶紧点头:“是啊。”

“门呢?”

“门是关着的,但没反锁。”房东答道。

“他当时穿什么衣服出去的?”

房东回忆了一下:“我记得我后来进来的时候,他的鞋还摆在门口,外套也扔在椅子上。”

我看见窗台上有烟灰缸,大概断定小张是临时出去买烟,然后被人劫走了,弄走一个大活人很容易引起注意,凶手显然有辆车。

勘查一遍受害者的住处并非没有意义,我主要想弄清的是,凶手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意?

黄小桃从床下找到一箱子军事杂志,另外我还看到一些模型坦克,都是手工拼出来的,喜欢这些东西的人一定很宅。

我从窗户往外看,看见一栋烂尾楼,便问房东:“那栋楼是怎么回事?”

“烂尾楼呗,承建方跟投资人没谈拢,工程就半道上停了,这都几年了,经常有些流浪汉在里面过夜,可影响这一片治安和卫生环境了,连居委会都没辙!两位警官,你们回去一定要向上面反应反应。”房东赶忙说道。

我一阵想笑,这房东拿我们当灶王爷啊,什么事都管。

黄小桃问道:“过去看看吗?”

“行!”

我们当下跟房东告辞,来到对面的烂尾楼,时隔一个半月,我感觉已经不可能发现什么线索了。

每到一层楼我就停留一下,朝小张租住的房子眺望一眼。四楼的角度是最好的,能把小张屋内的情形尽收眼底,我看见地上有一些烟头,总共有三种牌子,无法确定是不是凶手留下的?

我仔细嗅了嗅这里的空气,嗅到了一些异常的气味,最终将视线慢慢投向旁边一个很大的水泥管……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