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话的时候,旁边的炉子上一直在蒸灌汤包,汤师傅说道:“两位,不好意思,我的包子蒸好了。”

我挥了挥手:“行,你去忙吧。”

汤师傅去忙活的时候,黄小桃低声问我:“他在撒谎吗?”

我答道:“不,句句属实。”

汤师傅用一口大海碗装了十几个包子,然后又切了一碟黄瓜片,装了一碟花生米,弄了一壶黄酒,全部放在一张矮桌上,问道:“两位,要不要在这里吃一口,我给你们取两双筷子去?”

“不不不!”我们连声拒绝。

“那我一边吃一边说没问题吧?”

“随便。”

汤师傅拿起包子就吃,吃得特别有滋味,然后抿上一口酒。

我啼笑皆非的问道:“你这么爱吃包子?”

“是啊,我小时候家里特别穷,一年能吃到的最好的东西就是集市上的大肉包子,我这辈子就爱吃包子,啥都比不上包子好吃。”说着,汤师傅露出一脸的自豪:“而且每天包子卖出去之前,我都得亲自尝尝才行,看面酸不酸,馅咸不咸。”

说完,又大口吃掉一个包子,看得我直皱眉,毕竟他那笼屉昨天还蒸过人肉包子。

我说道:“那你岂不是吃了不少人肉包子?”

一听这话,汤师傅停住了,然后哇地一口全部吐出来了:“这位小哥,我好不容易不去想那事儿,你怎么又提起这茬来了!”

其实我是在试探他,看他这反应,倒还正常。

我感觉没什么可问的了,就告辞了,临走的时候汤师傅问我们发生这种事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生意,我说道:“不会的,你放心吧,整个案件对外都是保密的。”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我蒸了不少包子,带回去给大家伙吃吧。”汤师傅热情的说道。

“不不不!”我们拼命拒绝。

出门之后,黄小桃看看时间:“都一点了,找个地方吃饭吧。”

我们找了一家中餐馆,点菜的时候,我俩默契地全部点的都是素菜,大概是刚刚看汤师傅吃包子吃那么欢,联想到昨晚吃进嘴里的东西,我俩相视笑了笑。

吃着饭,黄小桃疑惑的道:“我觉得这里面有个解释不通的地方。”

“你说。”我放下筷子。

“马金火痴迷吃人肉,但他花那么大力气搞到的人肉,自己不吃,还送给汤师傅做成包子,这有点说不过去。”

我沉吟道:“其实我也想到了,这确实古怪得很……”

“对了,你刚刚说的人吃人会发疯,是真的吗?”黄小桃仿佛一个好奇宝宝。

“是真的,同类吃同类确实会发疯,你知道英国的疯牛病是怎么来的吗?”我反问了一句。

黄小桃摇头。

“当时英国为了降低肉牛饲养成本,把牛身上的一些没人吃的边脚料,还有牛骨头加工成饲料喂给牛吃,结果就吃出了疯牛病,这个原因当时调查了很久才查出来。”

“你怎么懂这么多啊,平时没少看书吧,难怪没女朋友。”黄小桃调侃我道。

“正聊着案情,你怎么突然拐弯?”我一阵尴尬。

黄小桃笑道:“要不姐送你一个吧。”

“啊?”我正在吃海带,突然听见这话,脸又红了,嘴张得很大,一条海带从嘴里挂出来,样子特别滑稽。

“你上次不是说喜欢长发萌妹么,我正好认识一个耶,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

“这……这不用了吧。”

“还是说你心有所属?”黄小桃把脸凑过来,盯着我的脸看。

我低头说道:“海带真好吃。”

“去你的吧!”黄小桃笑着推了我一下。

刚吃完饭王大力就打电话过来,说道:“阳子你这一天跑哪去了?”

“我在查案子。”我答道。

“需不需要我帮助啊?”王大力问道。

“你想来就来吧。”

然后我把这家快餐馆的地址告诉了王大力,王大力说道:“我现在就起床,你在那等我一会。”

我差点吐血,这货居然才刚起床!

挂了电话,我发现黄小桃也在打电话,她神情凝重地讲了几句,然后看着我道:“发现第二具尸体了……”

“那我们现在回警察局?”我问道。

“不,直接去现场吧。”黄小桃果断的答道。

可我的东西还在警察局放着,我问黄小桃现场在哪?又给王大力打个电话,叫他去警察局拿上我的手提袋,然后去我给出的地址。

王大力说道:“宋阳,你太能折腾我了,谁让我是你的助手呢,你叫小桃姐姐车开慢点啊,我可能得一个小时才到。”

我跟黄小桃立即赶到现场,这次的抛尸地点是在一座桥洞下面,因为秋季水位下降,露出了大面积的湿泥巴,一踩一个脚印。

尸体就装在一个黑袋子里,半露出水面,已经剪开一个口子,露出一颗高度腐烂的男性头颅,发现尸体的警察说可能是漂到这里搁浅了。

黄小桃朝满地脚印的现场看去,这些脚印都是警察们留下的,不禁问道:“拍照片了吗?有罪犯留下的脚印吗?”

“拍了,一个脚印都没有,我听附近居民说前阵子这里还都是水,入秋之后水位才降下来了。”一名警察解释道。

我戴上橡胶手套,把袋子从水里拽了上来,尸体倒不是很重。然后我撕开袋子,露出里面的尸骸,在场之人都发出一阵惊呼声。

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人型,和上一具尸体一样,腹部、胸部、四肢上的肌肉、脂肪被大面积削掉,露出下面的骨骼以及内脏,一坨坨泛着油光的肠胃拖在外面,有许多蛆虫在尸体上乱爬。我注意到袋子里面有积水,大概是没扎牢袋口,河水渗了进来,尸体还残存的皮肉被泡得肿胀发白,泛着一层绿色的蜡质光泽。

但他似乎不是被凌迟的,脸上也没有露出吸了笑气之后的诡异笑容,死者的喉咙上有个很深的刀口,下面的静脉、气管被-干净利索地切断了。

有几个警察见状,立即跑到一旁呕吐去了,黄小桃也紧皱着眉头。连我自己都有些吃不消,这可能是我参与破案以来,见过的腐烂程度最严重的一具尸体。

不过当着一众警察的面,我也不能露怯,就硬着头皮上!

我一边做常规检查,一边说道:“死者年龄二十五岁到三十岁,男性,体形偏瘦,没有疾病与残疾迹象,死亡时间大概为四十天左右,直接死因是喉部气管被切断导致的窒息……”

我按压了一下死者的胸口,一股变质的血液从切开的喉咙涌了出来,里面还夹杂着白色的泡沫,带着恶心的气味,我听见不少人发出“噫”的声音。

我甩掉爬到手上的几只蛆道:“肺部有大量淤血。”

黄小桃问道:“这人想必就是第一名失踪者,那个超市打工的小张吧?”

我扳过死者的脑袋辨认了一下,虽然头颅高度腐烂,但部分面部特征还是能够辨认的:“是的,就是他!”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