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师傅转过脸,直愣愣的看着插进自己腰里的尖刀,当这把刀捅进汤师傅身体的时候,突然之间,我的恐惧竟然烟消云散。

他也不过是一个人,是可以被打倒的,我根本就用不着害怕他!

我没有因为第一次捅人而吓得连刀都不要了,我知道这一刀仅仅是伤了他的肾脏,还不足以使他失去行动能力,反而会更加激怒他。

这个时候如果犹豫,我和黄小桃就都没命了。

于是我攥紧刀柄,把刀抽了出来,一股鲜血随即喷射而出,汤师傅的身体哆嗦了一下,然后发狂地大喊大叫,举起菜刀朝我劈下来。

黄小桃在后面大叫:“宋阳,快闪开!”

我向后躲闪了一下,发动‘洞幽之瞳’,这双眼睛虽然没有动态视觉的能力,但是我能捕捉到他肌肉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预测他下一次落刀的方向。

果然,轻轻松松就避开了!

汤师傅在我面前像疯了一样挥刀,但我每次都能精准地躲开,汤师傅彻底被激怒了,发出杀猪样的嚎叫声。我瞅准一个时机,一刀贯穿他的胸大肌,向上一挑,切断了他的肌腱,让他的整条右手举不起来。

趁他的右手无力,我又往他的胸口刺了一刀,精准地穿过肋骨捅穿肺叶。

我对人体结构了若指掌,他在我眼中就像一张挂在墙上的人体解剖图,我清楚地知道捅哪里能让他失去行动力。

我在你眼里不过是包子馅,你在我眼里不过是行尸走肉,变态对变态,看谁更变态!

汤师傅这时已经开始喘不上气,两眼恶狠狠地盯着我,像要喷出火一样,我轻蔑地冷笑,有种杀了我。

没想到他竟然困兽犹斗,把刀换到左手,想要继续砍我。

但此时他的动作已经减慢了许多,等他一刀砍过去还没把胳膊收回去的时候,我反抄起剔骨刀,一刀扎穿了他左臂的肩关节,刀就留在了上面。

汤师傅连左手都抬不起来了,他非常吃力地向前迈了几步,身上的三个血洞不断冒血,把皮围裙都染红了。

最后他跪在地上,两眼一翻就栽倒了,发出沉闷一响。

总算是结束了,我长松了口气。

我赶紧奔向黄小桃,把她从地上扶起来。黄小桃受惊吓过度,紧紧地抱住我,一言不发,我能感觉到她娇小的身体在我怀中不停哆嗦。

“没事了没事了。”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让我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我把她扶起来看了下,黄小桃的额头被削破了一块,流了些血。手腕受伤了,好在没有伤到筋骨,我不确定她的肋骨有没有断,断骨刺进肺叶是很麻烦的,想伸手确认,可是又犹豫了一下。

黄小桃看出我的心思,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肋下,嘴里发出嘶的一声,大概是说这里很疼吧?

眼下也顾不上羞耻,我在她那里摸了摸,黄小桃问道:“肋骨断了吗?”

“没有,但可能有内伤。”我答道。

“你呢,哪里受伤没?”黄小桃道。

“我没事!”

我刚刚吃了一脚,可能有点胃出血,因为胃里那种火辣辣的灼烧感经久不散,但这点小伤不要紧。

她又一次抱住我,说道:“宋阳,我刚刚好害怕你会死啊!”

说完,我感觉到几滴温热的眼泪留进了我的脖子里,黄小桃把脑袋搭在我的肩膀上,头发搔着我的耳朵感觉痒痒的。

虽然抱着她的感觉很好,但现在不是拥抱的时候,抱了一会,我和她分开,说道:“快打120!”

“我没事啊。”黄小桃摇了摇头。

“不是,救他!”我指了指不断抽搐的汤师傅。

黄小桃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他没死?我明明看见你捅了他四五刀!”

我拨了120,然后给汤师傅做了一些急救处理,他的肺叶正在出血,整个胸腔处于高压状态,无法呼吸到空气,几分钟之内就会窒息,也就医学上所说的‘气胸’。

我把汤师傅翻过来,脱下衣服将他的脖子垫高,然后叫黄小桃找根笔给我,用刀子削成管状,在他胸口中央找了个空隙,直接插了进去。

肺里的高压立即被释放出来,昏迷中的汤师傅剧烈地咳出几口血来,看起来应该可以坚持到医护人员到场。

我需要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时也得解除我心中的一些疑惑。

黄小桃错愕地说道:“你这几刀都是算准了捅的吧?”

“可以这么说吧,我不是会点穴的武林高手,当时那个情况,只能想办法剥夺他的行动力,对了,我这算正当防卫吗?”我问道。

“算,太算了,当时他正挥刀砍你呢,标准的正当防卫。”

“那就好!”我拍拍胸口:“我真害怕待会警察来了,给我跟他一人一副‘银手镯’。”

黄小桃笑着用胳膊捅了下我:“就算你真的防卫过当杀了人,我就天天给你送饭。”

“你会做饭吗?”我问道。

“不会,还不能学吗?”黄小桃撅着嘴说道。

我也笑了,笑着笑着,心里却有一丝后怕。

并不是因为刚刚经历了这场差点丢掉性命的恶斗,而是因为我捅汤师傅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一阵无可言喻的快感。

我骨子里其实也是个变态吗?

人们从新闻上看见令人发指的罪行的时候,总是会说人怎么可能变态到这种程度之类的话,但实际上,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变态的种子,只要在‘合适’的环境下就会催生出罪恶的果实。

世上有光就有暗,和犯罪打交道的人,久而久之,内心也会有一个隐藏的罪犯。

我得出这些结论并不是给自己开脱,我只是觉得,一个人了解自己的阴暗面也很重要,这样内心才不会真正变质!

不一会儿,警察和医生赶到了,收拾残局就交给他们了,我和黄小桃离开这间地下室,外面依然阳光灿烂,可是那感觉却恍如隔世一般。

有人递给我们一人一条毛毯,以前看影视剧里警察给被解救的受害者披毛毯我还不明白是干嘛,现在才知道,经历了可怕的事情之后,出了一身冷汗,走出来真的很冷。

附近的居民纷纷跑来围观,警察在外面拉起警戒线,现场一下子热闹起来,我看着从地下室抬出来的尸体,说道:“看来回去还得验尸。”

黄小桃道:“案子都结了,尸体交给法医吧!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腿都是软的,我要回家睡一觉。”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跟车一起回警察局。”我说道。

黄小桃笑了:“真拿你没办法,走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