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回到警察局,王大力听说刚刚发生的事情,立即冲上来关心地问道:“你俩有没有受伤啊,我就说跟你们一起去,偏不让。”

黄小桃冷笑一声:“你去能干嘛,帮凶手系鞋带吗?”

王大力不服道:“小桃姐姐,你干嘛老揭我的短啊,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准备了一下,便前往停尸房查看在地下室发现的尸体,打开尸袋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死者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完全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象,神情极度狰狞痛苦,同样也被剜掉了大量的肌肉与脂肪,简直无法想象他生前所经历的事情。

“太残忍了!”黄小桃皱眉道。

我开始做了一些常规检查,死者年龄二十五岁左右,男性,体型中等,健康,死亡时间为十天左右,但因为受处环境比较阴冷,并没有出现严重腐烂。

死者的内脏和骨骼几乎是完好无损的,死因是休克引发的心跳停止,他身上的伤像是被棍状物体击打出来,凶手用一根木棍慢慢地捶打他,每一寸皮肉都不落空,体表没有任何破损,皮肤下面却淤积了大量积血。

正是这些创伤引发创伤性休克,最后导致心脏停跳,换句话说,死者是活活疼死的。

听完我的叙述,所有人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黄小桃问道:“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

“和前两名受害者一样,为了肉质鲜美!我听说以前有些大官吃猪肉不用刀杀,让下人用棍子把猪活活打死,这样血全部封在皮下面,加上肌纤维被捶打得松软,肌键全部被打断,肉质会变得异常鲜美……”我朝铁床上的尸体望去:“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活人,我真是连想都不敢想。”

“我现在真想跑到医院,把那混蛋的管子统统给拔了!”黄小桃骂道:“那死者身上的肉是死后挖走的?”

“是!”我答道。

虽然凶手已经被抓,但我还是从尸体身上和尸袋上面提取了手印与指纹,作为证据。

验完尸之后,我跟黄小桃说道:“今天看来没什么事了,我先回去了,等汤师傅醒了,你们准备审训他的时候再叫我来吧。”

“你打算亲自审讯他吗?”黄小桃问道。

“不,我只是仵作,就不越俎代庖了,我只是有些地方还没有弄清楚,想听听他自己是怎么说的。”我解释道。

“行!”

黄小桃把我们送到门口,说了声:“宋阳,今天谢谢你!”

“不客气,我还要谢谢你呢。”

“对了,那个……”

“什么?”

黄小桃脸上一红,这时已经是傍晚了,金灿灿的夕阳撒在她的身上脸上,有一种柔和的美,她笑道:“没事!”

王大力急着赶公交车,一直催促道:“快点啦,你俩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

我走开一段距离,回头看时,黄小桃竟然还站在那里目送我们,也许是这几天丑恶的东西见识到太多,她脸上浮现的微笑竟然如此的美。

接下来几天,我又回归了正常的生活,这种落差搞得我有点不适应。

人肉包子案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我看见肉都没胃口,尤其见不得别人吃包子。

闲着没事的时候,我拐弯抹角地问王大力:“对了,我前两天看了一部电影,里面的男主角最后跟一个警花好上了,你说这样的感情会幸福吗?”

王大力说道:“我觉得吧因人而异,要是男主角也是警察,经常在一起大概也不错,要是男主角是罪犯,那就不好说了。”

“普通人呢?”我问道。

“这我说不准,警察应该平时很忙吧,你咋不去问小桃姐姐,她肯定清楚。”王大力道。

废话,我能问她就不问你了。

大概一个星期后,黄小桃打电话告诉我,今天准备提审汤师傅,我便一个人赶到警察局。

审讯室里的汤师傅身上裹满绷带,打着点滴,样子也比较憔悴。两名警察审训他,旁边还坐着一名书记员,我和黄小桃就在隔壁,通过监控镜头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然而大出我所料,汤师傅对整个事件一无所知,还表现得特别恐慌,用脑袋抱着头痛哭流涕:“人不是我杀的,我什么都不知道,马金火那混蛋把尸体扔到我铺子,我没办法才帮他处理尸体的。”

警察怎么问,都是这些话,就在大家快失去耐心的时候,汤师傅脸上的神情突然变了,审训的警员试着喊他的名字:“马金火?”

汤师傅冷笑一声:“叫老子干嘛,把老子捅伤的那个小哥怎么不来审问我吗?他不敢见我吗?”

无论警察提什么问题,他都抱着双臂,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说除非我来,否则他什么也不说。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她拿起内线电话,让里面的人退下来,然后对我说道:“咱俩上吧!”

“上次的事情,你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我问道。

“怎么会,警察会怕罪犯吗?”黄小桃不屑的摸了摸鼻子。

“行,那我们进去吧。”

我们进了审训室,汤师傅一上来就找我要烟,我说没有,黄小桃道:“马金火,现在已经是铁证如山,你是死罪难逃,这次审训也只是走个过场,你就老实招了吧!别耽误大家时间。”

汤师傅轻蔑地笑了下,对我说道:“遇上你,我认栽,那我就给你们说说我的故事吧。”

原来马金火三年前欠了汤师傅十万块,当时实在是还不上,就提议拿肉来抵。马金火每天利用工作之便从肉联厂顺些肉出来,两人因为是同乡,当初并没有立下字纸。

三年下来,马金火不知道给汤师傅送了多少猪肉,这笔债应该早就还清了,谁料三个月前,汤师傅家里急需十万块,竟然翻脸不认帐,又要他掏钱。

两人于是就吵了起来,言辞比较激烈,汤师傅威胁着要把他当年的丑事捅出来。马金火气不过就动了手,谁料汤师傅身体强壮,竟然把马金火给杀了。

汤师傅回过神来,吓坏了,一旦尸体被发现他就要坐牢,他想来想去,决定效仿《人肉叉烧包》那部电影,把马金火剁碎了做成包子卖掉。

这个从来没杀过人的家伙,竟然用这种化整为零的法子,瞒天过海,把一个大活人‘处理’掉了。

当然,人肉和猪肉是有区别的,汤师傅怕被顾客吃出来,往里面加了许多五香粉,还是不放心,而且每次蒸出来的包子都要亲自尝一遍,有一次尝着尝着,他不知不觉吃掉了半屉,回过神来吓得冷汗直流。

汤师傅就像当年的马金火一样,尝到了人肉的鲜美,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每到晚上八点,也就是马金火被杀的时间,汤师傅都会性情大变,疯狂地吃自己做的人肉包子,有时候还会抱着桶直接把生的人肉馅往嘴里塞。

一边吃一边露出满足而诡异的笑。

渐渐的,他的身体里出现了另外一个灵魂,而这个灵魂便是死去的马金火!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