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坐车来到城里一家量贩式KtV,王大力的麦霸本性展露无遗,加上在女神面前,更是使劲浑身解数唱着周杰伦的《告白气球》。

我在旁边玩手机,大有卸下重担的感觉,让他表现去吧。

张艳突然凑过来对我说道:“小帅哥,你其实是单身吧,有女朋友怎么还能出来玩?”

“她比较忙。”我答道。

“哼哼,你就骗我吧,你咋不唱歌呢?”张艳问道。

“我唱歌不行。”我摇摇头。

“来嘛来嘛,咱俩对唱个‘今天你要嫁给我’好不好?”张艳拉着我的胳膊撒娇道。

我顿时起一身鸡皮疙瘩,往她那张擦满了粉的脸上瞄了一眼,整个一女版王大力嘛!她也玩广泛撒网,重点培养这一套,不,这姑娘要是男生,估计比王大力还奔放。

幸好这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暂时把张艳的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了。叶诗文在王大力唱得正嗨的时候切歌,两人吵上了,叶诗文说他是麦霸,王大力说大家都不唱,他多唱几首怎么了?

我赶忙起身劝道:“有什么好吵的,一人一首不就得了。”

叶诗文哼了一声,抽出一根香烟,朝夏萌萌望了一眼,出去抽烟去了。

王大力把麦交给了张艳道:“饮料怎么还没来,我去吧台催一下。”

十分钟后王大力端着饮料和小吃进来,热情地招呼大家,张艳说道:“好香啊,王大力,你怎么还点了炸鸡?”

“我请的呗,当夜宵,不够再点。”王大力得瑟道。

“KtV的炸鸡多贵啊,王大力你真豪迈!”张艳惊讶道。

“哈哈,小意思!”

我们拿起各自的饮料准备喝,突然叶诗文推门进来道:“萌萌,先别喝!”

大家愣了一下,叶诗文从夏萌萌手里拿过那杯蔓越梅汁,对着灯光举起来,又拿给我们几个看:“瞧见没有,里面有个小药片在冒泡!”

然后他把果汁重重放在桌子上,溅出来许多,指着王大力骂道:“刚刚我上厕所的时候看见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往饮料里放东西,简直太龌龊了,竟然对我家萌萌做出这种事情。”

张艳也傻了,忙检查自己那杯饮料:“王大力,你怎么能干这种事情,给小夏下药?”

夏萌萌更是脸色煞白,吓得捂住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王大力。

王大力瞪大眼睛,不停地用眼神向我求助,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绝对不敢做这种事的。

叶诗文耀武扬威,准备带夏萌萌离开,王大力的表情好像快哭出来似的,我这时再不站出来就太不够哥们了!

我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王大力放的药?”

叶诗文冷哼一声:“这还不叫证据,饮料是他端来的,除了他谁也没碰过。”

我苦笑道:“这根本就不合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迷晕一个女孩子,不但达不到目的,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这位朋友没脑子吧。”叶诗文无奈的摊摊手。

王大力暴跳起来:“叶诗文,你说谁没脑子,肯定是你小子使的坏!”

“卧槽,你还敢狗血喷人!明明就是你干的。”叶诗文怒道。

“我对天发誓,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哼,对什么发誓都没用,事实就摆在这儿。”

两人越吵越凶,眼看着要打起来,我听得头都要炸了,于是劝道:“都停下来,口说无凭,我们还是用证据说话吧!”

“证据?”两人同时愣了,叶诗文问道:“这还不算证据?”

“你那算什么证据,药片里含有什么成分化验过了吗?杯子上的指纹验过了吗?最起码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我一一分析道。

叶诗文冷笑:“还调监控录像,你以为你是警察啊。”

“你们先坐一会吧,我去趟吧台。”

说完,我推门离开,叶诗文突然在背后叫住我:“站住!”

看他的神情有些微妙,我一下子明白了,就是他在下套,叶诗文可能以为我一个学生不可能搞到监控录像,于是到嘴边的话没说,转头回包间去了。

行,待会我叫你哭都哭不出来!

我来到吧台,直接对服务生说道:“这里的监控室在哪?我要看一下九点半左右吧台附近的监控录像。”

服务生没好气地道:“你谁啊,监控记录是想看就能看的?”

我拿出警察证件,给他看了下封皮,服务生马上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为刚刚的无礼道歉。然后说他无权作主,要请示一下经理,又问我是不是在查什么案子,我直接甩给他一句:“别废话,我在调查一个嫌疑犯,快带我去!”

这也是平时跟警察打交道久了学会的,有时候适当地耍下横比什么都好使。

服务生叫上一名工作人员带我走进监控室,一路上态度那叫一个恭敬,这种娱乐场所都有些见不得光的猫腻,看见警察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我看了一下吧台的监控录像,大概十分钟前,王大力要了饮料,然后去另一边取炸鸡。就在这时,一个瘦高戴眼镜的男生接近吧台,手在杯口停了一下,虽然画面不怎么清楚,但仍能看清他往里面放了一样东西。

我冷笑,叶诗文啊叶诗文,你真是自作聪明!

我对工作人员说道:“这段视频拷给我,有u盘吗?借用一下,我马上还给你。”

“好好好,警察同志,您稍等。”工作人员很快就拷贝好了给我。

我拿上u盘回到包间,叶诗文和王大力正吵得面红耳赤,夏萌萌已经拿上包准备走了,我大声喊道:“大家先静一下,看样东西吧!”

KtV的数码电视后面有usb接口,插上之后就可以看视频,当快播到那一段时,叶诗文紧张起来,伸手准备去关电视,我挡在他面前冷笑道:“你要干嘛?”

叶诗文脸色煞白,嘴唇一个劲的哆嗦。

我说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给我坐下!”

他很尴尬地坐回沙发。

当那一段播出来的时候,张艳大叫:“天啦,你怎么能做这种龌蹉的事情,我真是看错你了!”

叶诗文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突然干笑起来。

“大家听我解释。”他从怀里掏出一板药片,上面少了一粒:“其实我刚刚就是跟大家开个小玩笑,那不是什么"miyao",是我吃的维生素片,不信我喝给你们看。”

然后他果真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你们看,没事吧,就是开个小玩笑……”

话没说完,一杯饮料突然泼到他脸上,夏萌萌手里拿着泼完的饮料杯,气得脸都青了,她重重掷下杯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萌萌,听我解释!”

叶诗文正要去追,王大力直接一拳上去了,两人抱在沙发上厮打起来,张艳吓得跳了起来,尖着嗓子叫:“你们别打啦。”

我一阵无奈,王大力怎么不会抓重点,这么好的机会不去送夏萌萌回家,在这里打开架了。

夏萌萌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回学校让人有点不放心,我也劝不住两人,干脆追了出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