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在门上踹了两脚,直接把锁给踹开了。只见窗帘大开,床上坐着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看见这么多人进来急忙用被子捂住身体。

我们凑到窗前一看,这里是三楼,下面一辆轿车的车顶被砸瘪了。中年胖子披着一件宽大的浴袍,趿着宾馆的拖鞋,跑得那叫一个风-骚!不少路人被动静吸引了过来。

王援朝爬到窗户上,大喊道:“警察办案,闪开!”

然后他直接跳下去了,就地一滚,起来就追,速度快得跟豹子一样。

王大力问道:“小桃姐姐,咱们也要跟着跳吗?”

黄小桃说道:“不用,王援朝出马,肯定能把这厮逮回来。”

黄小桃环顾屋内,地上扔着中年胖子的衣服,赶情这家伙浴袍下面什么都没穿,几乎是裸奔,她从裤子里搜出证件,跳窗逃跑的那家伙正是我们要找的任发财。

然后她问床上的女人:“你是任发财什么人?”

“表……表妹!”

“表妹还能表到床上去?”黄小桃冷笑一声,把地上的女人衣服扔给她,喝斥道:“穿上衣服,到外面蹲着。”

不一会儿,任发财便被王援朝铐了回来,他跑得一头大汗,一条腿瘸了,样子别提有多狼狈,当看见走廊上蹲着的女人,忙解释道:“警察同志,这是我亲侄女,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

“一个说表妹,一个说侄女,你俩怎么不事先对对词?”黄小桃冷笑。

任发财一脸的羞愧:“我懂我懂,拘留五天,五百块钱罚款是吧?行了,我认栽!”

我心想,卧槽,这主还是一个惯犯。

他往身上一通掏,想起自己穿的是浴袍,又说道:“那位警官,劳驾把我的裤子拿来。”

黄小桃亮出证件,一声喝斥:“别在我面前装孙子,看清楚没有,我们是刑警,不是来抓嫖的,跟我们回局里一趟!”

任发财搔着头,眯着眼打量着证件:“警官同志,您是不是弄错了,我最近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黄小桃一摆手:“先带走再说!”

抓住犯罪嫌疑人,黄小桃打算回去马上审训,上车之后,王大力说道:“小桃姐姐,你没有准时下班的概念吗?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那我先送你们回学校?”黄小桃问道。

我连说不必了,到路口我跟王大力自己回去就行了,占用她宝贵的办案时间我于心不忍。

案件进展顺利,黄小桃很是意气风发,问我:“宋阳,你觉得任发财是凶手吗?”

“从面相上来说,他长得贼眉鼠眼,属于目光短浅之辈,不像是那种弯弯肠子的人。”我分析道。

“你还相起面来了,就直说吧。”黄小桃不耐烦的道。

“那我就斗胆发表意见,我觉得凶手不是这人!”

黄小桃大笑:“一看你就经验不足,这种人劣迹斑斑,为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赌他是!”

“赌什么?”我扬了扬眉毛。

“赌顿饭吧!”黄小桃跟我拉起钩来。

“好,成交!”

王大力捂着胸口道:“卧槽,你俩注意点场合行吗?照顾一下单身狗的感受。”

黄小桃道:“打个赌而已,你怎么又敏感起来了?”

“瞧你俩那小眼神飞的,车里都是爱的电波。”王大力有气无力的道。

“再胡说给我滚下去!”黄小桃的脸唰的红了,我的脸比她更红。

我和王大力回学校了,隔日早上九点,黄小桃才打来电话:“宋阳,这人太滑头了,还得你亲自来一趟!”

“行,马上来!”

我跟王大力递个眼色,当时我们正在上课,趁老师转身写板书的功夫,一溜小跑着从后门逃逸,同学们露出讥笑的表情,我俩最近都成逃课惯犯了。

来到公安局,我们看见任发财坐在审训室里,两眼通红,面前放着吃空的饭盒,水杯,一直在啰嗦个不停。

我问道:“交代了吗?”

黄小桃叹息:“交代了,偷鸡摸狗的事情交代了一大堆,从昨晚一直说到现在没停过,比相声演员还厉害!”

我注意到她的衣服没换,吃惊道:“你一直没休息啊?”

“中途在会议室眯了一觉,审训他的警员都换了三拨了。”黄小桃一阵无语。

“走,我们上吧!”我点点头。

黄小桃给正在审训的警员发了条短信,这是换人的暗号,两名警员很快出来了,然后我们来到审训室,我问道:“你最近是不是买了一套房子,花了五十万!”

任发财拼命点头:“对对,警察同志,你们调查得太彻底了,连这事都知道,佩服佩服!”

黄小桃一拍桌子:“别给我们兜圈子,那间房子里有死人,你不知道吗?”

任发财道:“警察同志,你们都问三遍了,我真的不知道死人的事情,要是知道我也不敢买啊。”

我冷笑一声:“且不说死人,那是一间凶宅,你之前难道不知道?”

“知道!”任发财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那你为什么还买?”我问道。

任发财嘿嘿一笑:“其实我买那房子也不是为了自己住的,我就是看中那间房子没人敢去,想买下来做一个皮具作坊,我有个兄弟是做假LV包包的,他做出来的东西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黄小桃猛拍了三下桌子,吼道:“说重点!”

任发财挤着小眼睛道:“美女,手不疼吗?”

黄小桃气得差点上去刑讯逼供,还好我劝住了,坐回来的时候她低声对我说道:“你小心这家伙,他可会绕了,一句话能给你绕十万八千里。”

整个审讯过程漫长而煎熬,让我充分体会了当警察枯燥的一面,你不管问任发财任何问题,他都能兜到别的上面,然后抛出一些他干过的坏事来转移我们注意,什么贩卖色-情光碟、网络诈骗、洗钱之类的。

这人属于小恶不断,大恶不犯的人。最后我可算问明白了,他不知道死人的事,也不承认杀人,甚至不知道死的是男是女,我用洞幽之瞳观察了一下,确定他没有说谎。

从审训室出来已经下午四点了,我跟黄小桃都精疲力竭,王大力兴冲冲地问结果,我摇头道:“他不是凶手。”

“我马上叫看守所的人来把他带走,看见那张油腻腻的胖脸就心烦!”黄小桃厌恶地骂道。

线索中断,黄小桃整个人像泄了气似的,我开导她说没关系的,这案子本来就蹊跷,一下子破了才奇怪呢,还是照原计划来,晚上我们去凶宅试住一晚。

这时一个电话打到黄小桃手机上,黄小桃按下接听,交谈几句之后对我说道:“宋阳,我的人在凶宅那抓到了一个可疑人物!”

王大力惊喜道:“肯定是凶手想毁灭证据,太好了,今晚不用去凶宅喽!”

我们立即上车,来到凶宅,两名警察正在盘问一个男生,我们一看,竟然是叶诗文,他一看见我,大喜道:“宋阳你来得正好,这两位警察叔叔拿我当可疑人员了,问个不停,我就是来找东西的。”

黄小桃问道:“你是宋阳的同学?这里是命案现场,你有什么东西掉在这了?”

叶诗文支支吾吾地不肯说,难怪看守凶宅的警察不放他走。在黄小桃的咋呼下才招了,原来是一把工艺刀,那天闯凶宅的时候不小心掉了,可能是掉在了卫生间里。

黄小桃让一名警察去找找,果然找来一把工艺刀,刀鞘非常精美,叶诗文正要去拿,黄小桃劈手夺过道:“胆子不小,敢随身携带管制刀具,没收!”

叶诗文一脸尴尬地说道:“警察小姐,这刀没开刃呢,砍不了人,是我前女友送我的礼物,很珍贵的。”

黄小桃试了试,确实没开刃,看在我的面子上把刀还给了叶诗文,叶诗文千恩万谢,说下次请我吃饭。当时我万万没想到,这把刀不久之后我又会见到,还是在一场命案当中!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