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不早,我们准备从现在开始就呆在凶宅里,黄小桃让那两名看守凶宅的警察去买些吃的,喝的还有三个睡袋过来,然后就可以下班了。

这地方周围没有别的建筑,天一暗下来马上就有种进入深夜的感觉,而且这天晚上也没有月亮,马路上隔几分钟才有辆车一闪而过。

我们三人把睡袋铺在死者生前呆过的房间内,坐在上面,王大力不停用手摩挲着肩膀,问道:“宋阳,你确定要在这儿过夜?”

黄小桃道:“你都问几遍了?烦不烦,先吃饭吧!”

她揭开热干面的盒子,拿筷子搅拌起酱汁,我也啃了点面包,王大力说道:“我靠,这种环境下你俩都能吃下东西?真是强。”

呆在这里主要是无聊,手机也不敢玩,怕没电联系不上外界,黄小桃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她经常为了盯一个嫌疑人在车里窝几天。

王大力说要去上厕所,非要我陪着,黄小桃嘲笑他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出去左拐就是了。”

“那……那万一有情况,我就喊你们哦!”王大力的舌头都有点打结。

见王大力走了,我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新的马克杯:“对了,上次害你打碎个马克杯,这是赔你的。”

黄小桃笑道:“真不会说话,就不会说送我的吗?看你这么有诚意,姐就笑纳了。”

她拧开一瓶绿茶倒进去,喝了一口,然后递过来:“一直没喝水吧,喝一口。”

我推辞了一下还是接过来,杯沿上有黄小桃的唇膏留下的淡淡甜味,搞得我脸颊又烧烫起来,这时王大力突然惊叫一声,我们连忙冲出去。

来到卫生间一看,王大力正盯着马桶发呆,脸色煞白。他说刚刚坐上去的时候,好像有只冰凉的手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吓得他菊花一紧,屎都吓回去了。

黄小桃捂着嘴骂道:“你可真恶心!”

王大力哭丧着一张脸:“卧槽,你有点同情好不好,这种事情多诡异啊!”

我盯着马桶看了一会儿道:“大概是老鼠吧,马桶和下水道相通,这地方常年没人居住,老鼠就肆无忌惮地从这里爬出来。”

“不不,我对天发誓,真的是一只手,好恐怖的!”王大力使劲的摇着头。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拍皮球的声音,王大力吓得尖叫一声,我没被那声音吓到,倒被他吓一跳,王大力牙关打颤地说道:“是那个小孩子的鬼魂!”

拍皮球的声音时远时近,听得特别真切,在寂静黑暗的旧宅子里格外碜人,连黄小桃都吓得脸色苍白。

我使了个眼色道:“走,去看看!”

“你确定?”王大力大惊。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在这种地方最恐怖的不是鬼,而是你的想象!”我说道。

黄小桃拧着眉毛道:“那要是真的闹鬼呢?”

“那又怎么样,鬼无非是残留在阳间的一种精神能量,就像录像一样,伤不了人的。”我解释道。

黄小桃去取来手电筒,我们一起下楼察看,说是一起,其实他俩在后面紧紧地揪着我的衣服。王大力就罢了,怎么黄小桃也这么胆怯,她撅着嘴辩解说这里的环境太压抑,让人不由得就害怕。

我心里暗想,害怕的黄小桃,也蛮可爱的嘛!

下楼的时候,老旧的楼梯发出嘎吱的声音,王大力一惊一乍的,来到楼下,我用手电筒四处照照,屋子空空荡荡,我说道:“什么都没有吧……”

话音刚落,一样东西碰到黄小桃的脚,她吓得跳了起来,低头一看是个皮球。

她拾起来,惊讶地叫道:“怎么会出现一个皮球,之前清理现场的时候没发现啊。”

“是真的!真的有鬼!”王大力恐慌的就要逃跑。

“你俩能不能别把气氛搞这么可怕。”我责备道。

就在这时,楼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重重的撞门声,还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声音,听上去像一个女人在笑。两人吓得尖叫连连,就像踩到高压电似的,我怒道:“装神弄鬼,我上去看看!”

我冲到楼上,发现走廊里一扇原本关着的门打开了,我独自走进去,用手电筒四下照着,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爬了下来。一个声音在我耳畔低语:“他杀了我儿子,该不该死,你说,他该不该死?”

这声音说话的时候,却没有任何气流,让我的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之前我叫王大力替我买了一袋精盐,是可以驱邪的,我转身准备去取,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好像有只脸慢慢凑了过来!

我不敢回头,我知道鬼喜欢从后面拍人肩膀,回头的瞬间自己就把自己肩膀上的阳火吹灭了,我正色道:“你已经死了,再留恋人间也没有丝毫意义,赶紧投胎去吧。”

那只手在我肩膀上停了一会儿,最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这种东西都是欺软怕硬,只要不害怕它们,它们就不敢动你!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听铃声就知道是黄小桃打来的,因为我给她设置了特殊的铃声。我心想黄小桃就在楼下,打什么电话啊,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伴随铃声传来的,还有一阵拍皮球的声音,那小鬼又出现了?

我火速下楼,看见王大力正在那里拍皮球,我骂道:“你有病啊,玩什么不好,玩这个?”

“你拍一,我拍一,两个小孩坐飞机,你拍二,我拍二……”王大力不理会我,捏着嗓门念着歌谣,我后背一阵恶寒,心想王大力该不会着了什么道吧。

可他的表情却非常古怪,一个劲地努嘴,挤眉弄眼地示意一个方向,眼睛里有泪花在颤动。

“宋阳!宋阳!”一个低微的声音在叫我。

回头一看,黄小桃瑟瑟发抖地躲在一根柱子后面,不停地冲我招手。

我正要过去,王大力突然揪住我的袖子,拼命地摇头。

我朝黄小桃看了一眼,不知道王大力究竟在暗示什么,难道黄小桃是鬼魂假扮的?我才不信鬼魂有这种能力!

黄小桃用非常低微的声音喊道:“他不是王大力,离他远点。”

我挥开王大力的手,他仍旧在拍皮球,眼神好像要哭出来了,压低声音道:“小桃姐姐后面有个女人,你没看见吗?”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再看向黄小桃的时候,发现她身后果然有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披头散发,脸颊上沾着鲜血,手里握着一把血迹斑斑的匕首,匕首就架在黄小桃的脖子上,而她本人却浑然不觉。

我猛然间明白过来,那个女鬼挟持了黄小桃,逼王大力扮演她的儿子。

我当下念道:“一杯黄酒敬天地,两根高香敬鬼神。掌灯扫灭黑夜幕,洗冤昭雪宋提刑。”

两人大惊,大概以为连我都中邪了,我一边念一边走到黄小桃身前,并指成剑喝道:“宋家后人在此,诸邪退散!”

“啊啊啊啊!”

那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像雾一样散去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