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说道:“可是,我们已经被蚂蚁包围了!”

“不怕,我这里有法宝!”

我抓了一大把白砂糖往角落里撒,不管是什么蚂蚁,对糖都是欲罢不能的。

潮水般袭来的子弹蚁立即从我们身上退下,朝白砂糖奔过去,那里立即隆起一个大包。刚刚我看见血里隆起一个女人头的幻觉,就是因为我撒了一把白砂糖。

我拽着黄小桃逃出房间,整个走廊里到处都是子弹蚁,我把整袋白砂糖扯开全部扔在走廊尽头,引开它们的注意力。

要不是王大力粗心买了一袋白砂糖,我们今晚可能真的就交代在这儿了!

往楼下跑的时候,我看见王大力正在地上打滚,身上爬满了红通通的子弹蚁。我赶紧把外套脱了替他打掉,往他嘴里塞了一粒明心丹,王大力大惊:“原来不是火!”

“赶紧走!”

我们一口气跑出别墅,累得瘫坐在地上。

黄小桃看着自己的手指,心疼地说道:“这会不会留下疤啊?”

我差点吐血,死里逃生第一件事竟然是关心这个,王大力哀叹道:“你还好吧,瞧瞧我,这儿,这儿,还有这儿……”说完还要解开裤子给我们看,我连忙阻止,王大力确实比我们都惨,身上到处是伤,都破了相了。

我说不要紧的,这是蚁酸,回去用碱水一擦,几天之后结痂就好了。

黄小桃准备进去拍下证据,我说等明天吧,现在蚂蚁正凶着呢!两人都十分好奇我们是怎么把子弹蚁看成火焰和鲜血的?其实我心里已经猜到七八分,但是还没有确认,只说一切等明天揭晓。

隔日我们来这里重新调查取证,技术组的人撬开一块墙砖,发现下面全部是密密麻麻的蚂蚁窝,只不过都处在半沉睡状态,小周取了几只回去化验。

我叫他同时刮一些墙漆带回去化验,这可以说是我的一个重大疏忽,这房子明明破旧不堪,墙漆却是新的!之前竟然没注意到,可见有些东西是书本上学不到的,得靠实践得来。

小周把子弹蚁身上的蚁酸和死者身上发现的酸性物质一比对,证实死者确实是被子弹蚁杀死的。

墙漆上面分析出了一些可疑的成分,小周不知道是什么,我写了一个药方子给他,叫他照着抓药,然后一比对,果然就是药方子上的几味中药。

全部忙完,已经是中午,黄小桃被吊了一上午胃口,托着下巴问道:“宋阳,你现在可以揭晓答案了吧?”

我笑说:“你还欠我顿饭喲!”

黄小桃捶了我一下:“我把全组的人叫上一起,顺便听听你的高见,不过你可得对得起这顿饭!”

“行!”我微笑着点点头。

黄小桃在附近挑了一家饭店,所有人落座之后,我解释道:“子弹蚁生活在南非,是世界十大最毒生物之一!它能分泌出一种非常厉害的蚁酸,被蚁酸杀死的人体表几乎和烧伤没什么区别。这案子差点连我都蒙过去了,因为我的祖先并没有遇到过这种来自非洲的毒虫。”

黄小桃说道:“行了行了,这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想知道幻觉是怎么来的?”

“有一种"miyao"叫做夜不思乡。”我答道。

“夜不思乡?”众人大惊。

我解释说,夜不思乡是古代妓-女用的一种秘制香水,说是香水其实无色无味,具有强烈的致幻效果。为什么叫‘夜不思乡’,因为这种药在白天不起作用,只有深夜才会发挥作用。

小周插了一句:“大概这种药的化学成分极不稳定,在气温正常的时候会分解成无害的水和二氧化碳,只有在冷的时候才会真正起作用!”

黄小桃责备道:“别打岔!”

我继续说,夜不思乡致幻之后,人的精神会变得非常脆弱,非常容易受到心理暗示。其实我们看见的鬼魂都是幻觉,王大力应该还记得一个细节,之前我下楼的时候什么都没看见,经他一提醒,突然就看见一个白衣女鬼站在黄小桃身后。

其实昨天晚上我们见到的鬼都是自己吓自己,自己暗示自己才‘出现’的。

王大力看见的是火,而黄小桃看见的是血,因为两人事先接触了不同的信息。王大力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那房子发生过火灾。但王援朝后来调查了,火灾只是以讹传讹,这件事我和黄小桃知道,王大力却不知道。

那对叔侄既然是凶宅试住员,之前应该调查过,但从他们的渠道只会查到这房子以前失过火,所以当子弹蚁大片来袭的时候,在他们的眼中就变成了熊熊火焰!他们慌乱中从一间屋子跑到另一间屋子,被两头堵截,最后就这么活活烧死了。

王大力松了口气:“这么说,那房子不闹鬼了?”

我笑道:“闹不闹鬼我不敢断言,我只能说,昨晚我们见的鬼都是假的。”

黄小桃一拍桌子:“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可是宋阳,凶手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我们怎么抓他呢?”

我的眼中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这个简单,让子弹蚁带我们去找吧!”

“子弹蚁?”黄小桃不是很明白我的意思。

我解释道,凶手之所以可以操纵那么多的子弹蚁,是因为蚂蚁都是有蚁后的,它们奉蚁后为王,誓死守护着蚁后。可以肯定蚁后就在凶手身上,昨晚那辆车停在附近,车上应该就放了蚁后,蚁后被困,大群子弹蚁接受到蚁后释放的求救讯号之后,这才疯狂了起来。

黄小桃问组员们查到那辆车没有,大家摇头说没有收获,全城的4s店都派人盯着呢。

我说道:“让派出去的警员都回来休息吧,我们三人出面就行了。”

王援朝淡淡地说了句:“我也去!”

黄小桃站起来叫道:“饭不吃了,现在就走!”

我说道:“别这么冲动,子弹蚁生活在非洲,那边白天太炎热,所以它们都是夜间活动,我们晚上再去。”

黄小桃不放心地道:“那要是它们再袭击我们怎么办?”

我说道:“你帮我找一样东西。”然后对她附耳低语了几句。

黄小桃大惊:“这东西是犯法的!还好你是跟我说,要是你自己去弄,我准把你逮起来。”

我连连哀求:“拜托,拜托了!”

警员们见我跟黄小桃窃窃私语,露出不怀好意的笑,黄小桃脸上一红,怒拍桌子道:“不许笑,我们在说公事!”

这天晚上,我们四人来到凶宅,为了防止再中夜不思乡的招,我叫每人都含了一粒明心丹。然后我用一个剪成铲形的塑料瓶,从白天撬开的墙砖下面铲了几只子弹蚁。

没有蚁后发令,它们虽然有反抗,但都属于个别行动,并没有蚁群大军来袭。尽管如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黄小桃和王大力见我操作的时候还是提心吊胆!

我们来到昨天那辆车停的地方,把子弹蚁放在地上,它们当下自动朝一个方向爬去。

黄小桃惊讶道:“有一件事情我想不明白,它们为什么不自己离开别墅去找蚁后?”

我说道:“这问题我也想过了,刚刚我仔细闻了下屋子周围,发现有樟脑的气味,这应该也是凶手所为,目的就是把它们困在别墅里。”

黄小桃倒吸一口凉气:“好狡猾的凶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