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诗文把我载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饭店,点了一桌子菜,这两人腻歪得我都看不下去,坐这尴尬得不行,就提议道:“要不我把大力叫来?”

叶诗文点点头:“行啊,反正这一桌菜也吃不掉。”

我打电话给王大力,说叶诗文请吃饭,王大力连忙追问:“萌萌来了没?”

我有心帮兄弟催成一段感情,捂着电话对张艳说道:“能不能把夏萌萌叫来?”

“行,她现在应该在宿舍,我打电话给她!”

张艳拨通电话,简单说了几句,挂断之后噗嗤一声笑了。原来夏萌萌第一句话就是宋阳来了没?

张艳说来了,夏萌萌立刻说马上就到。

我叹息一声,待会一定得找个机会澄清一下误会!

不一会,两人都来了,这顿饭吃得特别尴尬,夏萌萌一直在看我,王大力一直在看夏萌萌,叶诗文和张艳各种秀恩爱。张艳一个人把我们几个人的话都说完了,巴拉巴拉地说我有个警花女朋友,说我是公安厅聘请的神探,侦破大案无数,我连说没有没有,就几桩小案子。

张艳拍着我的手背道:“宋大神探,你就别谦虚了,来来,我敬你一杯。”

我说不会喝酒,拿饮料跟她碰了一杯。

张艳八卦的笑道:“宋大神探给我们聊聊你的私生活呗!”

叶诗文也在帮腔:“对对,说说你跟那个警花怎么认识的?”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你们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宋大神探,我没名字啊?”

“这不是崇拜你嘛,对了,学校最近创建了一个话剧社,我是社长,你要不要考虑加入?要是宋大神探能加入,实在是我们天大的荣幸。”张艳恳求道。

“不不,我还是算了。”我连连摇头。

好不容易摆脱张艳的骚扰,夏萌萌又问我跟警花认识多久了,有没有正式交往?又说警察是不是都工作忙,没时间约会。

我情商虽低,但也没蠢到那种地步,很明确地说交往很久了,感情非常好,经常约会。然后拼命把话题往王大力身上带,当电灯泡真辛苦啊!

好在经过这顿饭,夏萌萌对我丧失了兴趣,前阵子她还偶尔发短信给我,只是我忙着破案一直没回复。

我本以为王大力能就此顺利拿下她,结果是我太乐观,几周后夏萌萌突然跟一个高大魁梧的男生好上了,王大力伤心欲绝地找我喝了一宿闷酒,这些都是后话。

凶宅案告破之后,我又进入了无聊状态,这天辅导员把我叫去谈话,说我这学期逃课太多了,学分恐怕修不够,搞得不好都不能顺利毕业。

这可把我吓坏了,毕不了业回家该怎么面对家人?辅导员语重心长地劝我,趁现在学期过半,赶紧想办法补点学分。

我们学校是学分制,可以通过各种途径积累学分,比如献个血加两分,评个优秀团员加五分,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加五分,但这三项只能各加一次,而我差了十几个学分。

好好上课我肯定办不到,只能从歪门邪道上想办法补点学分回来,王大力劝我加入那个话剧社吧?张艳对我那么崇拜,只要挂个名就算参加社团活动了。

我一琢磨这可行,参加个社团活动,然后献个血,回头再写篇考证古代法医的学术论文,就能凑和着毕业了,我不图啥奖学金,能毕业就万岁!

王大力这学期也没少逃课,跟我属于五十步笑百步,于是我俩掂着脸去找张艳,说要加入话剧社。她高兴坏了,一上来就给我俩任命个理事,我说道:“你随便给我个虚名就行了,我们就是来混学分的。”

王大力附和道:“对对,最好是那种当吉祥物的,不用干活。”

张艳正色道:“那可不行,我身为社长怎么能搞特权呢,有活动的时候你必须到场。”

“非得来吗?我既不会表演又不会写剧本,对你们社团来说形同废人。”我一阵苦笑。

“宋大神探别这么谦虚嘛,我经常在社团里说你协助警方破案的事情,你要是亲自来了,大家肯定兴致高涨,就当帮我个忙好不好?”张艳说道。

“卧槽!”我乞求道:“姑奶奶,求你了,能不能不要说我的事情,案件内容都是机密,不能乱说的。”

张艳撅着嘴道:“那些机密内容你又没对我说过,我都是自由发挥的,就是为了宣传你的大名,让大家知道我们学校有位神探!”

王大力恍然大悟:“难怪这两天好多漂亮女生都跟我打听你呢,敢情都是慕名而来。”

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答应社团有活动的时候尽量来,作为条件,张艳不许再乱传我的事情。

张艳一口答应:“好啊好啊,我不说了,你亲自来给社团成员聊聊你那些惊险刺激的破案生涯。”

我心里咆哮,让我死吧!

凶宅案里我疏忽了两次,果然有些东西是书本上学不来的,但是短时间内不能弥补经验上的不足,我决定利用业余时间去黄小桃那借阅一些以往的刑事卷宗。

公安局的卷宗属于机密,我只能在档案室里看,黄小桃对我这个举动很支持,就是怕我坚持不下来,因为卷宗都写得很枯燥。

可是我一开始看就停不下来,那些文字在脑海中自动还原成犯罪经过,比看小说还带劲。第一天就看光了半架子卷宗,黄小桃都震惊了,问我要不要考虑来档案室工作?

我每天就在学校、公安局两头跑,感觉挺充实的,利用几周时间看了几千份卷宗,收获颇丰。

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竟然在翻阅卷宗的过程中发现了一桩案件的漏洞,将一个逍遥法外一年的歹徒绳之于法!

这起案件是一起看似普通的车祸死亡案,车祸的两名受害者是一对夫妻,丈夫活了下来,妻子死了,事后丈夫领到了妻子的巨额保险金。

当初局里是把它当作刑事案件来立案侦查的,所以我才能在刑警队的档案上看到它。调查的时候也曾提出过伪造意外杀妻的猜想,但是所有证据都表明,这就是一起单纯的车祸。

案发过程是这样的,一年前的某天晚上,这对夫妻开车从停车场离开,结果到了马路之后轿车的刹车突然失灵,在丈夫一顿操作之后,最后还是以超高的速度撞上路障,整辆车翻了过去。妻子被一片挡风玻璃的碎片刺穿颈部大动脉,丈夫也多处骨折,在医院躺了几个月。

我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拿着它去找黄小桃道:“这案子有疑点!”

黄小桃接过扫了一眼:“这个案子啊?我记得是去年张队长带队侦查的,已经告破了,确实是意外死亡。”

我竖起两根手指:“不,你再仔细看一遍!有两处疑点!”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