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最终摇了摇头:“我实在看不出来哪儿有疑点,宋阳,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

我指着卷宗道:“22点03分这辆车离开停车场,22点05分发生刹车故障,撞车是在两分钟以后。”

“然后呢?”黄小桃问道。

“之前他们干了什么?”我反问了一句。

“卷宗上说,21点48分到22点整他们在车内……行夫妻之事,停车场内的监控拍下来了。”黄小桃解释道。

“就是车震喽!”我说道。

黄小桃用卷宗打了我一下:“你现在脸皮变厚了,说这种话脸都不红了。”

我苦笑一声:“这不是在讨论案情吗?”

我这人脸皮薄是平时,讨论案情的时候说什么话都不忌讳。

我继续说道:“结婚半年,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那天晚上又车震了。”

“这没什么疑点吧?”黄小桃道。

我翻到证物列表上指出其中一行:“为什么证物里面会有一盒吃过的伟哥呢?”

黄小桃嗤之以鼻:“这算什么疑点。”

“试想丈夫才三十岁,结婚半年就需要这种东西吗?而且车震本来就是兴趣来了临时搞一下,结果还需要这东西助阵,是不是有点反常?”我问道。

“也许人家是想持久一点……”黄小桃红着脸道。

“整个过程也不过十二分钟,平均水平罢了。”我答道。

黄小桃笑着捶我一拳:“你是不是跟你那些同学学坏了,变着法跟我讲荤段子。”

我尴尬地挠挠头:“你别误会,我真的是就事论事。”

“行了行了,你说吧,但我觉得这算不上真正疑点。”黄小桃道。

“疑点本身就不能一下子推翻整个案子,只能说是怀疑的开始!”我严肃的说道。

而第二个疑点问题就更大了,车辆撞击的瞬间会弹出安全气囊,当时车内玻璃碎片乱飞,安全气囊被割得千疮百孔。但是我注意到一件事,安全气囊在最不该被刺破的地方被刺破了,就是正对着死者脖子的那一块,而死者的致命伤也在那里。

但是很遗憾的是,证据已经不在了,那辆车早就被处理掉了,死者遗体也火化了。如果能检查一下安全气囊就能得知,上面的那个洞到底是从前面贯穿,还是从后面刺破的!

黄小桃不解地说:“从前从后有什么区别吗?”

我冷笑着问道:“撞击瞬间冲击力那么大,你说挡风玻璃碎片会朝哪个方向飞?”

“反方向!”黄小桃一口叫道。

“所以那块玻璃并不是撞车时刺进死者喉咙的,而是在撞车前就已经刺进了死者喉咙,你们人民警察可真是糊涂。”我叹息道。

黄小桃恍然大悟道:“这是谋杀!”

我点了点头:“车子当时撞得面目全非,车内到处都是碎片,谁也看不出是之前插进的玻璃,还是之后插进的玻璃,凶手脑子真是灵光……可是现在证物、死者都没了,只凭一张照片还不能当作罪证!”

黄小桃气愤的道:“但凶手还活着,我现在就申请成立专案组!”

结果黄小桃为了成立专案组可是费了好一番劲,上级觉得我们提出的疑点不足以推翻整个案件,再说已经侦破的案件再次立案,会白白浪费人力物力。

黄小桃嘴皮子都磨破了,还提出愿意自己掏钱办案,林队说那也不行,反正就是不批准,还批评了她一顿,告诫她不要有个人英雄主义。

黄小桃回来跟我诉了一通苦,我说道:“实在不行,咱俩单干吧!”

她笑笑:“被逮住是要受处分的。”

我正想说那就算了,她又说道:“但我相信你的直觉,咱俩肯定能把这案子推翻,不过低调行事,千万别让林队发现。”

“行!”我点了点头。

翻过去的旧案,很可能是白忙一场,搞得不好黄小桃还要丢掉警察的身份,但我们心里都只有一个信念,绝不让任何一个坏人逍遥法外。

黄小桃提议直接去找那个领了巨额保险金的丈夫,我觉得眼下还是要把证据再过一遍,不打无准备之仗。

“证据,哪还有什么证据?早就过了时效销毁了。”黄小桃无奈的说道。

“卷宗上不是说有监控录像吗?”我问道。

“都时隔一年了,大概也删掉了。”黄小桃道。

“不,只要在电脑上保存过的东西都能恢复,我认识一个高手!”

我说的这人自然是老幺,黄小桃还有公务要执行,我继续回去看卷宗,叫她下班之后把存放监控录像的电脑给我带回学校,我明天一大早悄悄拿回来。

光偷警方电脑这一件事,就能让黄小桃失业,让我去看守所蹲半年,还是那句话,非常情况非常手段。

黄小桃下班之后叫我去停车场等她,等了一会儿,她挎个小包出来了,我问她电脑呢,她笑道:“你疯啦,让我搬整台电脑出来?我把硬盘取下来了,用完赶紧还回来。”

“行,那给我吧!”我伸手就要去接硬盘。

“不,我也要跟你去!”黄小桃将小包往怀里一收。

原来这电脑里存放了不少机密文件,她得在旁边看着才放心。再一个,老幺多次出力,她有心收编这个电脑奇才,想亲自见见。

来到学校,正值放学高锋期,黄小桃这样一个成熟御姐走在校园里难免不引起轰动,她叹息道:“太有魅力也是烦恼!”然后把头发束了起来,戴上一个棒球帽。

尽管她变了装,但走在校园回头率还是挺高的,毕竟有一身傲人的曲线。

当我们走进男生宿舍,整个宿舍楼都炸开了锅,我恨不得埋着头走路,黄小桃怒道:“怎么了,嫌和姐一起走丢人?”

“说的哪里话,是你太引人注目了,我怕闲言碎语。”我答道。

她坏笑道:“要不要姐挽着你的胳膊?”

“别别,我明天非得上校报头条不可!”我吓得连连摆手。

一路艰难地来到老幺宿舍,老幺正跟猴一样蹲在椅子上玩英雄联盟,看见我们进来,大着嗓门说道:“小宋宋,你个没良心的,终于知道来看我了!”

一听这浪荡的声音,我顿时鸡皮疙瘩掉一地。

然后他就注意到黄小桃:“哟,从哪拐了个大美女过来,范思哲的t恤衫,有品味啊美女!”

这么了解女性名牌,他要不是gay我的姓倒过来写。

黄小桃打量着这猪窝样的宿舍,皱皱眉道:“咱俩没见过面,但是通过电话。”

老幺回想了一下,咧嘴笑道:“你就是那个黄sir是吧?”

“别喊我黄sir,老让我想到《无间道》里摔死的黄秋生,喊我黄小桃吧!”黄小桃纠正道。

上次黄小桃坑过他,我以为老幺会翻旧帐,岂料很热情地搬椅子叫黄小桃坐,一个劲夸黄小桃皮肤好,问她用的什么护肤品?我打断他的废话,讲明来意,叫他帮我们恢复一些数据。

老幺抠着脚丫子说道:“可以啊,不过先讲明价钱!”

黄小桃掏出一个小瓶子,上面写满了看不懂的外国文字:“这是我朋友从巴黎带回来的护肤油,600欧元一瓶,内地买不到,涂在脸上能让皮肤变得像鸡蛋一样嫩,算是酬劳了怎么样?”

老幺眉开眼笑,乐得嘴都合不拢:“好说好说,那啥,咱现在就开始吧!”

我小声对黄小桃道:“干嘛给他这么贵的东西,他一次也就收一千多。”

黄小桃坏笑道:“淘宝上买的山寨货,才40块钱!”

我彻底服了,以前我总觉得白富美都没有金钱观念,其实不是这样,她们给自己花钱舍得,但是绝对不当冤大头,抠门起来比谁都强!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